心塞!我们的社会正大步走在全面“女权婊化”的路上…

我一直骂女权婊,多数朋友对此表示不理解,觉得我这么做没必要。甚至一个研究命理的朋友都劝我,少跟那帮贱人掐,我说为啥啊?他说,你想想,有那么多人恨你,会是啥结果?

啥结果?大概就是被一群贱人画圈圈诅咒,负能量太多吧。

我早就解释过,打女权婊,实际上打的是西式“政治正确”。女权婊化的思维是有很强的传染性的,一旦我们的社会滑向那个方向,就麻烦大了,任何的严肃讨论都会变得不可能,全都得变成无聊的扯皮。

女权婊思维方式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插科打诨,避重就轻,你说前门楼子,它非说胯骨肘子,然后把讨论的议题给置换了。

如果这么说还不清楚,那么看看赵本山小品《卖拐》里的一个桥段就明白了。

高秀敏说:就拿着吧,要多少是多呀?

赵本山说:要啥自行车?要什么自行车?!你咋这样捏?见笑哦,这媳妇我也管不了了,就管人要自行车。

范伟说:我觉得我大姐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像我这个腿脚,基本就告别自行车了。

赵本山式的打岔,是女权婊化思维的直观表现。

第二个特点是玻璃心。它们是否真的玻璃心不知道,但它们装出一副玻璃心的样子,动不动就碎了一地,然后撒泼打滚,要求精神补偿。

到了这一步,还有办法好好聊天吗?那就没法聊了,真正的问题就被糊弄过去了。

女权婊是这样的货,所以没人能跟它们好好讨论问题,为了躲它们随便乱扔的帽子,选择绕着走。所谓社会的“女权婊化”,是指这种讨论方式在大众舆论中的扩散,跟女权婊没有关联的人群也学着女权婊的样子,动辄插科打诨、撒泼打滚。

近期有两个热点事件典型地表现出了这种倾向。一个是“暴走漫画被封杀”事件,一个是“周书记发表不当言论”事件。

这两个事件的热度都足够,而且不算什么新鲜事儿了,所以我们在这里就没有必要回顾细节,直接谈谈看法。

关于暴走漫画,我对这个机构无感,只是听说过其名字,见过他们创作的漫画形象,也在微博上见过他们做的视频节目,但从未完整看完任何一期。我实际上不大理解,为什么视频节目的主持人要带一个那么丑陋的面具,然而还有人愿意看。

因为了解不多,我不对暴走发表整体上的评价,只谈这次所谓“侮辱英烈”事件。我的看法简单干脆:其相关言论是在讽刺和批评教科书的广告植入,涉及英烈的言论应该视为一种修辞,不是侮辱英烈。

保护英烈名誉的法律刚刚出台,对此我个人是十二分支持的,因为过去这些年侮辱英烈的现象实在是太恶劣了。然而,我们也要有能力分辨,什么样的言论是侮辱英烈,什么不是。

比如,加多宝的官V曾经发过这样一条微博:多谢@作业本 ,恭喜你与烧烤齐名。作为凉茶,我们力挺你成为烧烤摊CEO,开店十万罐,说到做到。

表面上看,这条微博没有提任何一个英烈的名字,也没有侮辱性字眼,但它实实在在地构成侮辱英烈。稍有一点网龄,对网上舆论斗争有一点了解的人,都明白这一点。微博账号为“作业本”的那个王八蛋,曾经用“烤肉”的说法恶毒侮辱邱少云和赖宁,加多宝打的是这个擦边球。

暴走的那一段话,虽然提到了英烈的名字,表面上看是把英烈戏谑化了,但这是在假定教科书广告植入现象大肆蔓延后有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形,使用这一修辞,是表达广告入侵教科书的危害而已。

这不是侮辱英烈。

各大网络平台纷纷以“莫须有”的罪名封禁暴走漫画的账号。对具体表述做断章取义的解释,把讽刺教科书广告植入歪曲为侮辱英烈,这是典型的女权婊式的打岔。

最夸张的是知乎,虽然暴走没有在知乎平台发布过那段视频,但出于这个那个原因,知乎也把暴走的账号给销了。

暴走是个新媒体内容公司,各大平台把其账户销掉,等于把这个企业给弄死了。

我对这个事件中各大平台的表现极度怀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们。试问,这些商品平台有哪个是三观正的?哪个会是从内心支持保护英烈名誉的?想当初捧“作业本”那种王八蛋的是谁?

它们怎么忽然在封杀暴走这个问题上表现如此积极呢?我觉得,道理很简单,用这种方式给互联网管理部门上眼药。

暴走的粉丝以年轻人居多。而且无论是不是暴走的粉丝,都一眼就能看出,说暴走的那段话“侮辱英烈”是搞无限上纲。在这种情况硬是要全面封杀暴走,起到的效果无非是给官府拉仇恨,让一大票支持和同情暴走的人以为,是管理部门干的。

前几天环球时报说,董存瑞的亲属表态,这事算不上侮辱英烈。看后我还感慨,到底是英烈亲属,没有被带节奏,能够坚持实事求是。不过,今天又看到消息,董存瑞的亲属说这个报道是捏造的。实在是有点儿乱。

现在是对互联网管理部门的考验了,到底要不要背这个锅?如果有魄力,就不背,而且要给恶意挑唆矛盾的商业平台以严厉的处罚。不过以他们的一贯表现,我觉得他们是不可能有这个魄力的。

再来说说周书记的不当言论。那个破事能引发轩然大波,我也是震惊了。

我之前在微博上简短地表达了看法,第一,这种掐头去尾的传播方式,一看就是包藏祸心的;第二,只有喜欢无事生非、没事儿扯老婆舌的货色才会从这种话里挑毛病,上纲上线。

都在声讨周书记,少有人深究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是周书记说那段话的背景。我打听了一下,而且我相信消息可靠,大概是这么回事儿:周书记所针对的那位转业干部是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的一个部门领导,到该单位比周书记早,周书记到任后,提出了一些改革措施,触动了该部门的利益,那位转业干部认为是针对他,于是从工作上的分歧变成了他和周书记的个人矛盾。

周书记那样说话是否合适,把跟下属在工作上的不同看法搞成个人恩怨,是否说明周书记的领导力不够,这些都可以讨论讨论,也不算偏离中心。不过,这些不足以让一段内部会议上的讲话成为热点,之所以成为万众热议的焦点,是因为周书记被扣上了一顶“诋毁转业军人”的大帽子。

周书记说了啥呢?“作为一个党员,个别人觉得自己是个转业军人就了不得啦?转业军人怎么啦,转业军人个个都是好人啦?都是能人啦?”这句话带刺,但不容易挑出毛病来,逻辑严谨。

被围攻的据说是另一句:“你是能人早就当将军啦,还转业到我这里来干啥?”很多人就开始引申了,能当上将军的,毕竟是极少数,照周书记的意思,转业军人岂不是都是废物?


这是特无聊的抬杠。日常互怼的话可以这么说:你那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以抬杠的逻辑来看,这个话构成对几乎所有人的侮辱,因为除了为数不多上过天的宇航员之外,其他人都没上过天,那岂不是说所有人都是没能耐的废柴了?

再重复一下,周书记说那番话是在怼人,是在抬杠,要在他说话的语境里理解。他那么说,有不妥,是工作方法的不妥,而不是其他。如果外人继续抱着抬杠的心理,非说他诋毁了整个转业军人群体,那就无聊透顶了。

到底是谁在这么无聊,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营销账号,还是转业军人?我希望是前者,营销账号为了骗流量,打着转业军人的旗号,做大义凛然状。如果真有转业军人大面积地抗议这么一个破事儿,我就要大大地失望了。军人都这么玻璃心了,还怎么保家卫国啊?

看着这些破事儿被吵来吵去,讨论正经事情却无人问津,真是心塞。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我们的舆论空间迟早被这个婊那个婊瓜分占据,什么正经事儿也谈不下去了。


您可能还喜欢:

我为什么骂女权主义者

在最需要它们的地方,却见不到女权婊战斗的英姿——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2)

女权分子背后的洋大人,是不是该管管了?——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6)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