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特朗普是个好总统?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特朗普是个好总统”这个命题很容易让大家感到困惑。特朗普是美国总统,而本文的作者和读者都是中国人,中国和美国都是世界大国,在利益上是有冲突的。一般而言,如果美国运气好,出了一个雄才大略的总统,对美国是好事,对中国则不是好事;相反,如果一个美国总统对中国来说是好的,大体上是因为他为中国提供了神助攻,那么他对美国人而言可能就是猪队友,不是好总统。

故而,说“特朗普是个好总统”,首先要回答的是,特朗普对谁而言是好总统?

在我看来,特朗普对于美国和中国来说,都是个好的美国总统。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是难以成立的,就好像白天出太阳,晚上出月亮,二者很少同时挂在天空;然而,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日月同辉”的景象是会出现的。目前我们就处在一个比较特殊的历史时刻,这使得“特朗普于中国和美国而言都是个好的美国总统”的命题可能成立。

先说特朗普为什么是个好的美国总统。

前几天我和一位朋友发生了一点小争论。我说,特朗普想要充当美国的拯救者,虽然他能否成功并一定,但这是个有信念的人,不可小视。那位朋友说,他有个屁的信念,他只不过是想折腾一下,让他的家族成为像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克林顿家族等一样的超级家族而已,你看看他上台以后为家族产业捞了多少钱。

这个争论基于各自的判断上,还没有办法确定谁对谁错。我这里只讲讲我的观点。

在最近的文章中,我提出了对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的看法,也分析了美国遭遇的问题。美国的问题是患上了肌肉萎缩症,在“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中美经贸格局下,美国出现了产业空心化的问题,低端产业大量向外转移,制造能力下降,失业严重,高端产业虽然还占据领先地位,但中国追赶的势头很猛,优势很快就可能失去。(参见《加满油,把稳舵,鼓足劲,未来已水落石出!》)

美国在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中实际是占了大量的便宜,用纸票子换别国实实在在的劳动成果,美国人才得以有价格低廉的产品消费。这得益于美元霸权。美国霸权哪里来?来自美国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

于是我们看到一个吊诡的怪圈——因为美国积累了世界第一的实力,才可以借助美元霸权盘剥世界,坐享其成;但享受的时间太长了,身体垮了,制造业优势失去了。长此以往,支撑美元霸权的基础就被掏空了,美国借以称霸世界的那套规则就会失效。

所以,站在美国的立场上看,美国急需一场自我革命,扭转衰败的趋势。扭转的方式就是从强身健体开始,让萎缩了的肌肉重新强健起来。也就是说,要搞再工业化。

如果我们从这个视角看待问题,就自然地会承认,特朗普对美国来说是个好总统。特朗普给美国开出的药方,是对症的。打贸易战,竖起关税壁垒,为国内产业提供市场空间,让已经停工的工厂恢复生产,对美国有好处。

特朗普嘴上谈的是贸易,但实际上关心的是美国的产业竞争力。(参见《贸易战来的好!对中国的前景,我们可以更放心了》)

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助理研究员徐程锦发表在观察者网上的最新文章,佐证了我之前的判断,徐文基于文献指出,美方针对中国的301调查报告中,逆差(deficit)一词就出现了一次,报告主要是在讨论以《中国制造2025》为代表的中国产业政策。美方的报告指出,美国的高技术制造业占全球份额的29%,中国紧随其后,为27%,差距已经很小了。中国目前还在高端领域大力布局,这让美国非常不安。美国的对华贸易战就是针对中国成为制造业第一大国的努力来的,所采取的措施会与《中国制造2025》的部署相对应。

目前的竞争态势是,中国已经紧紧咬住美国,很快就可能实现全面赶超。在这样的关头,特朗普是想要扮演拯救者角色的,拯救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

为什么我说特朗普是个有信念的人呢?可能有很多人看过特朗普年轻时接受奥普拉采访的那段视频,其中谈论到他是否有可能竞选总统,以及他对各种问题的看法。看过那段视频就知道,特朗普的观点是一以贯之的,他的确是认为美国到了危险的时刻,他现在推行的政策也是经过数十年深思熟虑的,不是心血来潮。


特朗普会成功吗?很难。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美国人已经过了半个世纪的舒服日子,想让他们戴上手套重新开始大干苦干,这很难想象。同时,特朗普还面对着强大的白左反对派,那是一群“隔江犹唱后庭花”的蠢货,但势力不小,对特朗普处处掣肘。

从我们的立场来说,当然希望特朗普干不成。但这不妨碍我们承认特朗普是一个好的美国总统。这是对对手该有的起码的客观评价。

接下来,我们谈谈为什么对中国而言,特朗普也是个好的美国总统。

“中美国”的经贸模式,从本质上说是中国一直在失血,美国人拿纸票子换中国实打实的财富。这一点,之前的文章也反复论述过。(参见《》)

这种模式虽然在事实上造成了美国的肌肉萎缩症,中国人民的血汗总算没有白流,但也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甚至可以说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这种情形不可能也不应该一直持续下去,早晚要扭转过来,“脱钩”是必须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处于美国主导的模式里,通过艰苦努力上升到了老二的位置。中国是个大国,不可能也不应该一直甘居第二。而美国也不甘于被中国超越,让中国当老大,它退居老二的位置。那么,现实的选择就应该是,中国挑空单干,另起灶炉,另立一个以中国为首的世界体系。

这样的转折点已经在前面不远了。

中国方面对中美关系的台面上的表述是,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和稳定器。这个判断成立的前提,中美在经济上呈现互补的格局。这一点,以往是成立的,美国占据高端,中国搞中低端。然而,中国经过多年的卧薪尝胆,产业的更新换代工程已经见效了。前面所引的材料讲了,美国的高技术制造业占全球份额是29%,中国则已经达到27%,这是全面竞争的态势,再讲互补,就不实在了。

以往,美国一说要缩小逆差,中国就买几架波音飞机。在这种情况下,波音这样的美国大企业也会在国内帮中国出力,为了它自己的利益来充当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可是,中国自主制造的大飞机已经出世,C919在世界范围内拿到了800多架的订单。C919尚未真正投入商用,再过几年,中国还会买波音吗?中国不买波音了,波音还会为中美关系奔忙吗?

到了这个份上,中美关系若要继续保持稳定,只能是中国继续搞低端,把高端让给美国。中国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刘鹤最近一次访美“谈崩了”,我推测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让步。所以,贸易战才开打了。(参见《贸易战来的好!对中国的前景,我们可以更放心了》)

在国内,媚美、恐美的势力还不小,“吴建民式外交思维”还比较吃得开。当然这不是全部,甚至不能算是真正的主流,否则就不能解释,为什么过去这些年中国发展到了能够给美国造成威胁的地步。

真正代表中国未来的健康力量是比较强大的,但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完全忽略恐美症患者的地步。另外,对健康力量而言,已经持续运行多年的中美关系格局也有一定的惯性,如果没有外部因素的刺激,很难真正下定决心与美国“脱钩”。

这个时候,特朗普出现了。他赤裸裸地喊出了“美国优先”的口号,发动了贸易战,一杆子打翻了美国人念了多年的自由贸易的经文。这当然不足以警醒中国的恐美症群体,但他有助于促使健康力量下定决心,把跟美国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脱钩”是早晚的事,但在特朗普的“帮助”,很有可能提前。

我不主张鲁莽行事,甚至认为在这个关键时刻,要适当继续发扬韬光养晦的作风,让赶超美国的伟业顺利完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致命。

在复兴的征途上,如果特朗普为中国贡献了一记助攻,我们中国人有什么理由不认为他是个好的美国总统呢?


您可能还喜欢:

加满油,把稳舵,鼓足劲,未来已水落石出!

贸易战来的好!对中国的前景,我们可以更放心了

我们不是喜欢特朗普,我们是喜欢特朗普胡来

把美国进行无害化处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