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就一定是好事吗?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今年的两会又提到手机流量费用的问题了。《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实现高速宽带城乡全覆盖,扩大公共场所免费上网范围,明显降低家庭宽带、企业宽带和专线使用费,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让群众和企业切实受益,为数字中国建设加油助力

大家最关注的点在“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一来这跟每个人都切身相关,二来大家总喜欢在一堆的问题中提出一个最醒目来说事。

总理刚做完报告,工信部部长苗圩就被请到部长通道了,他对记者表示,过去三年,工信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在抓好提速降费工作上取得显著成效。从降费方面看,通过提速不提价、流量不清零、取消语音通话长途漫游费等措施,用户资费不断下降,三年来,固定宽带单价平均下降90%,移动流量单价平均下降83.5%。当然了,对最新提出的任务要求,也会按时完成。

随后,三大运营商先后表态,总之就是一句话,坚决完成任务。

国有企业就是好,听话。

“提速降费”已经连续搞了好几年了,这个词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有提到。也就是说,去年提出的任务刚完成,新的“降费提速”任务就又来了。

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关于这个事的反应,几乎清一色的赞成和肯定,这个齐刷刷的程度连舆论操控都很难做到。原因嘛也不难理解,在网上能发出声音来的那些人,尤其写稿子的编辑记者,都是手机流量消费大户,流量费用下调,他们是受益者,当然支持,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三大运营商都是大国企,对一部分人来说,降费30%还是太少了,最好直接降90%,一步到位把运营商逼死,国企倒了,就给私企腾地方了

但凡清一色的舆论总是有问题的,我们有必要唱点反调。降费提速是好的,也是随着技术进步、社会发展必然会发生的,问题在于,应该通过中央政府的行政命令来推动吗?

以下几个问题我们可以思考一下。

1

手机流量贵吗?

2015年,总理为了说明流量太贵,举了个生活场景里的例子,说很多人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先问有没有wifi,这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

目前水平下的流量费到底高不高,其实不大好回答,它取决于你如何衡量。可以肯定的是,总理的这个衡量办法是错的,他说的根本不能证明流量费太高了。

到了一个地方先找wifi的确是生活中的常态。这个地方无论是咖啡馆、饭店还是朋友家,wifi的费用都已经付过了,对于接入者而言,wifi是免费的。跟免费的东西比,花一分钱都算浪费;跟免费的wifi比,流量费无论降低到多少都是高的,除非流量费彻底取消,大家敞开了免费用4g流量。

流量完全免费可以吗?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后果不过是移动联通电信用不了多久就关门倒闭了而已。

话说回来,流量费用到底贵不贵?回归到生活常识的话,我们得说,不算贵,至少没有构成明显的负担。

对消费者来说,东西肯定是越便宜越好,最好不要钱。可是,不要钱的东西是靠不住的,不长久的,4g流量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是要成本的。三大运营商也是企业,也要有收入,要产生利润,这样才能提供更好的服务,才有能力进一步投资,开发更好的产品。广大消费者这样一点基本的理性还是有的。

不过,话说到这里,我们倒产生了一个疑问——

2

国企到底是不是企业?

国企的改革进行了好多年了,一个清晰的目标就是让国企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比如,2015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就规定了“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是国企改革的基本原则之一:

这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遵循的基本规律。国有企业改革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坚持权利、义务、责任相统一,坚持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相结合,促使国有企业真正成为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独立市场主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有企业,要成为自觉履行社会责任的表率。

我们的疑惑是,这一条是否适用于三大运营商。三大运营商是否自负盈亏呢?答案是清楚的,是。但他们有权自主经营吗?答案也是清楚的,否。它们连自主定价权都没有,一纸命令就要在年内把流量费降价30%,这哪里是自主经营呢?

这就涉及到国家对移动通信运营商的定位了,运营商到底是不是企业?还是说已经改变了运营商的定位,变为社会公益事业了?运营商把流量费降价30%倒也不难,但如果成本不能同比例下降,造成的利润下滑甚至亏损算谁的责任?降价命令来自国务院,如果发生亏空,国务院给补吗?

如果真正把国企当做企业来对待,当成自主的市场主体来对待,政府不应该越俎代庖,直接干预企业的运营。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讨论一下的,那就是——

3

国企应该把价格压得太低吗?

我觉得不应该。国企是企业,但不是一般的企业。私企把钱挣了,钱都流入了私人资本家的腰包,国企则不同,除了交税,利润还上交国家,用于充实社保基金或者其他惠及全民的用途。

国企提供的一些产品,比如汽油、手机流量等,主力消费人群是城市中产阶层。故而,此类产品不宜太便宜,一来主力消费人群对价格的敏感程度低,二来,通过挣城市中产阶级的钱而产生的利润,最后用于全民,这实际上起到了调节分配的功能

一味要求流量降价,受益者仅仅是那些不差钱的群体,他们也就是一时说几句降价好,一转脸遇到别的事情了,该喷照旧喷。

受损害的则是运营商,随着盈利的下降,在研发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能力就会随之下降。没有运营商这些年来搭建的基础设施,BATJ都是镜花水月,不可能真正发展起来的。下一步,运营商还要上5g,据说5g建成了,万物就可以互联了,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无人驾驶才有可能实现,甚至有人预测,在5g时代,会产生新的BATJ。可是,上5g是需要钱的,一刀把运营商的流量费收入砍去30%,5g基础设施的投入从哪里来呢?

受损害的还有低收入群体,原本他们可以享受到的大国企利润带来的某些福利可能就消失了,当然这一影响是间接的。

有一些决策,我是没办法理解如何做出来的,然而并没有人民代表代表人民问一下。


您可能还喜欢:

“房地产税能降房价吗?”“能!”

国企撑起中国梦,阿里狂刮“逆向混改”风,世上竟有这样的道理?

马云证明,中国资产阶级距离成熟还有二万五千里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