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春晚,骂春晚,知道春晚了不起在啥地方么?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时光如电,转眼就是岁末,除夕夜又到了,又有春晚看了。

总是有人“扬言”不看春晚了,说春晚越来越没意思。这么说的人多,但真正一点也不看春晚的人总还是少数,就算不从头看到尾,也会根据兴趣从网上看一些片段。

说实话,不能一点都不看啊,一大波段子手正严阵以待,除夕不看春晚,春节假期的一些新段子就看不懂,那岂不是很恐怖的事?

对于央视来说,春晚是每年最重要的常规任务,虽然越来越难以让观众都满意,但“年年挨骂年年办”。对于观众来说,春晚躲不开绕不过,“年年吐槽年年看”。

像春晚这种关注度如此高的焦点实在是少之又少了。哦,举国震动的舆情时不时会冒出来一个,所以我们应该说,像春晚这样万众瞩目而又洋溢着祥和气息、起到聚合而非分裂作用的全民话题,实在是少之又少了。

拉开一点距离,透过春晚舞台上唱唱跳跳说说笑笑的表面,我们就可以看到更深的一层——无论怎么吐槽,有一个事情是要承认的,那就是春晚真的挺了不起的。

除夕之夜,有的人坐在电视机前认真观赏春晚,有的人把春晚当做背景声音,喝酒聊天打牌,这种现象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发生在每个家庭,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相当多海外华人也在直播时收看春晚。春晚最厉害之处就是,在除夕之夜创造出了一种“我们在一起”或曰“我们是一家人”的感觉。

说中国人也好,说华人也好,都是一个规模无比巨大的群体,就每个人所能直接接触的范围而言,跟这个大的群体相比是极其微小。我们对中国人/华人这个身份的认同,对同样拥有这个身份的其他人的认同,就需要通过想象来完成。自人类赖以生存的共同体在规模上超出部落或城邦,人对共同体的认同就离不开想象了。

人们对“想象的共同体”的体认需要经由一些中介因素。这些因素自古以来就是存在的,比如方块字、主流的儒家文化、民俗等等——过年都贴春联、放炮仗、吃饺子,这是中国人互相认可彼此为同胞的理由之一。

纽带存在,不代表足够。古代中国人的家国认同是淡漠的,故而显得一盘散沙,近代以来中国饱受列强欺凌,跟这个因素有极大的关系。中国的民族国家建设直到新中国建立、社会主义改造后才算基本完成。

在现代民族构建的过程中,起到最大促进作用的是大众传媒的发展,尤其是全国性媒体的发展。传统媒体通过其特有的内容编排方式,告诉所有人什么是最重要的国内事件,什么是最重要的国内新闻,为大家设置共同的议程。人们通过彼此共享相同的议程,拥有共同的语言,从而认同彼此的同胞身份。

在这个意义上理解大众传媒对共同体构建的作用,可以说春晚将这个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庆祝旧历新年,是中国人/华人每年一度的确认身份的仪式。春晚已经成为这个仪式的一个构成要素。

除了在这个抽象层面来理解春晚的意义,我们还可以从两个相对具体的角度来阐释春晚能够发挥的作用。春晚诞生和存续的这三十多年,正是中国的飞速发展和中国社会的快速分化的时期。发展带来新变化,催生新的形势,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春晚的意义越发地凸显了。

首先,社会分化越严重,粘合社会的需要就越强烈。

春晚诞生在改革开放初期,当时的中国社会还延续着之前的稳定结构,虽有差距,但总体上差距不大,分化不明显,社会的整体性还比较强。所以早期的春晚注重娱乐性,只要让大家开心就达到目的了。

等到改革开放走过40年了,社会分化已经相当明显了,利益分殊严重。在日常的现实生活中,我们的差异性已经远大于共性。于是,在娱乐大家的同时,春晚还要担负起粘合社会的任务,寻找一切共识性因素,并且在大年夜呈现出来。

年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一句“大过年的”可以让很多很多的分歧暂时搁置。年是一个可以短暂地忘记疲惫、忘记矛盾、忘记冲突的节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弥合社会裂痕,增强社会稳定性的作用,以利于年后的再出发。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春晚也是费了劲了,在搜集呈现共识、节目尽量满足各方需求的同时,还不能忘了除夕夜最大的政治——让观众开心,春晚的创作也真是不容易。

因为社会分化程度高,无论怎样表达共识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还有可能起到刺激性作用,这是春晚被吐槽的原因之一。

明明社会是分裂着的,非要在过年的时候扮和谐,这是不是虚伪?是,但也得承认这是必要的。就算以斗争的视角分析社会问题,也要明白底线是斗而不破。破了就不好办了,所以面子上功夫还是有必要的。

无论如何,春晚在除夕这个阖家团圆、欢乐祥和的时刻为社会整合所做的努力,是我们国家所需要的。当然了,这个任务不能指望春晚来完成,但春晚所指的方向是好的。

其次,在后现代的媒体环境中,我们变得更需要传统的大众传媒发挥作用。

互联网技术催生了新的媒体形态,在媒体领域,我们已经进入后现代阶段。所谓大众传媒的发展催生了现代意义上的民族,是现代化的表达,后现代的媒体条件改变了这一切,大众传媒设置议程的能力消失,信息获取方式变得碎片化、个人化。大众传媒不能规定什么是头条了,个人感兴趣的内容变成了个人的头条。

这种信息传播以及获取的新方式,颠覆了大众传媒塑造“想象的共同体”的逻辑。现如今,一部电视剧火遍全国的现象基本绝迹了,一个话题吸引万众瞩目的情况难以出现了,相反,人群分割成一个个的小圈子、小团体,他们可能分别在追一个网络主播、一个公号写手。他们之间彼此不沟通,也无法沟通。

举例来说,最近互联网管理部门封禁了一些“涉毒”的歌手和网络主播。在一般人看来,这样的处罚毫无问题,“涉毒”是一道红线,绝不可以逾越。然而,他们的粉丝并不这么看,他们觉得偶像没有问题,或者说偶像的问题根本不算啥。我们很难理解这些粉丝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三观”。

理论上,这种趋势无限发展下去的话,社会会变成一个个相互隔绝的小团体,中国人/华人的范畴会被瓦解掉。这是一个危险的趋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奇迹般地有一台春晚。它是传统大众传媒的表现形式,在内容编排上遵从传统大众传媒的手法,在事实上起到议程设定的作用。如果像春晚一样的节目多一些,社会分裂的程度会降低许多。

这种媒体形势有可能被扭转吗?很难。这更显得春晚可贵了。

好了,再过几个小时,狗年春晚就快开始了。大家看春晚的时候就把这些问题先放下吧,该笑就笑,该吐槽就吐槽。过年就要高高兴兴的,开心是过年最大的政治


您可能还喜欢:

我们如何叙述中华民族

如何在这个新媒体的时代健全地存活下来

头条模式会把人变成啥样?——有感于今日头条被整改

大赞,小岗重回集体化方向,这个拜年方式很不错!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