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承包制有那么神,中国何至于“穷了几千年”?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从产权制度的安排,到产权制度可能产生的激励,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跟以前的租佃制一般不二。

中国古代的土地制度非常复杂,非常多样化,我只知皮毛,但这一点皮毛用来辟谣还是够用的。

古代中国土地市场上的主体,主要有地主、自耕农、佃农和雇农。

自耕农是指自己拥有土地并且以家庭为单位自主耕作的农户,历史上长期存在,但地位不稳,很容易失去土地,沦为佃农。土地改革后,中国农民都分到了土地,在土改和农业集体化之间的几年里,中国农民全部都是自耕农。

地主和佃户之间的关系即是租佃关系。土地的所有权属于地主,使用权归佃户,佃户向地主交租。在地租之外,还要交给国家的税负和徭役需要负担,这部分怎么交,地主和佃户之间有不同的安排,有的是佃户直接交,有的是佃户交给地主再由地主去交。

黄世仁和杨白劳之间就是地主和佃户的关系,杨白劳交不起地租,黄世仁才要抢喜儿抵债。

地主和雇农之间的关系是雇佣关系。这就是周扒皮和他家的长工之间的关系,周扒皮半夜学鸡叫,是为了让长工早点下地干活,延长劳动时间。加班,又不给加班费,周扒皮的行为显然是和“劳动法”的精神相违背的。


您可能还喜欢:

被邓小平改变的中国

什么叫国民经济崩溃?1976年中国经济到了崩溃边缘了吗?

1949年的毛泽东:束手无策,还是胸有成竹?

为什么荧屏上的毛泽东总是不懂经济?

心中的魔鬼、钱宝网与金融创新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