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愤怒”应抽象解决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网上舆论的热点一个接着一个,在网友的围观中,谣言四起,不胫而走。这样的混乱状况已经成了舆论场上的常态,一个热点事件出来,网络上的所谓“民意”一涌而起,吵得一塌糊涂,越辩越乱。然后,另一个热点事件出来了,这个过程又重演一遍。生活变成了一个热点接着另一个热点。

舆论的聚焦放大了事件本身,也模糊了一些基础性事实的重要性。在激烈的辩论中,很多人将自己的想象当成了事实,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变得不重要了,要事实符合想象更重要。

对一段时间内的头号热点而言,被投入到其中的关注度一般地说和事件本身的重要性并不匹配,很多人对此踊跃发言,不代表真正关心这个事件,而只是借热点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这就是热点舆论事件中谣言和谩骂的现象非常多的原因所在。那么这种情绪是从哪里来的呢?有的人可能是因为遭遇了其他事情而心情不好,有些人可能并没有遇到什么特定的不顺心的事,只是觉得不高兴,趁乱说几句、骂几句。

学者于建嵘发明了一个睿智的概念来概括这种现象,“抽象愤怒”。抽象愤怒会在某些具体的事件上具体地表达出来。这就好比泛滥的河道,到处是超出水位的河水,但只要有一个地方决口,水就会都从这个地方涌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舆情管理工作引入了商业界的公关思维,紧盯舆情,并根据舆情做出反应。这固然是对的,决口处不可以不治理,但精力不能都用在堵决口上。在险情过去之后,大堤的任何一处都要加固,否则下一次还会发生溃堤,而且实现根本无法预判会发生在什么位置。

也就是说,抽象愤怒,要抽象地解决,即在舆情的牵引下具体应对热点之后,要深入地分析社会的病根,进行治理。比如,今天大家普遍感觉到生活压力大,心情抑郁,主要原因之一是扭曲的经济结构导致了大家活得累,勤奋劳动的成果被高昂的居住成本吞噬,每轮房价上涨都可能意味着几年白干了。那么,就应该从这里切入,解决问题。

此外,如果认识到舆情热点的深层次原因是抽象愤怒,那么对具体事件的方式也要有所调整。比如,涉警事件很容易成为舆论焦点,舆论之所以针对办案警察,是因为老百姓对一般意义上的警民关系感到不满,如果以严惩办案警察的方式来平息民愤,方向就走错了。正确的选择是实事求是,办案警察有错就处理,没错也要敢于理直气壮地说没错,然后再拿出办法抽象地治理警察队伍、改善警民关系。要是被舆情牵着鼻子走了,既会鼓励一些人借热点泄愤的行为,也会伤害警察队伍的积极性,从而使警民关系变得更糟。其他舆情事件也适用于这个道理。

各级官员多上网,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了解民情民意,这一要求和紧盯舆情,被舆情牵着鼻子走是两码事。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必须了解网络舆论的特点,明白群众路线的理论内涵,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通过表象看到真问题,下大力气去解决真问题,这样才不至于把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的要求庸俗化。


您可能还喜欢:

我回来了,但是我感觉我遭遇了中年危机

何谓“人民的知识分子”

为什么老百姓不“怕”警察?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