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坏人不出头,不是好人不发愁——四十感怀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最近,微博上有一段视频被转得很多。一个美国小哥偷偷在一个睡着的流浪汉身下塞了一张一百美元,流浪汉醒来后发现了钱,拿着去便利店买了点吃的。然后这小哥跑到流浪汉身边,装着诉苦,说女儿生病了没钱买药什么的,流浪汉说你等一下,然后就去把刚买的东西退了,把一百美元递给了他,说看来你比我更需要这个钱,你拿去用吧。

也许读者里有人看过这段视频。微信公众号只能插入来自腾讯的视频素材,但腾讯上没有这一段,可能是竞争的原因吧。我从腾讯找来了以下这段,属于同一类题材:一个人故意把钱掉在流浪汉面前,流浪汉没有据为己有,而是叫住他,把钱还给他,说不能拿属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个人拿了一些钱送给流浪汉,流浪汉去买了几个热狗,分给了和他一样处于饥饿之中的无家可归者。


这个类型的视频很多,我看过不少。有一个视频是这样的,拍摄者找了两个流浪汉,让他们比赛掰腕子,赢了人可以得到100美元(两张50面额的纸币)的奖励。可以理解他们二人是何等需要这些钱,都拼尽全力想赢。比赛结束后,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得到奖金的人拿出一张50块的分给了输家,输家不要,说你赢得光明正大,钱你该得,赢了的人则说,我们是一样的人,我知道你也需要钱买点东西吃。

在另一段视频中,拍摄者将一辆豪车停在路边,没有往计时器(电影《不见不散》里有这个东西)投币就离开了。一个在旁边乞讨的流浪汉看到了,想要提醒车主,见他“没有听到”,就从自己面前的碗里拿了硬币投了进去,一个小时过后,他再次为素不相识的车主投币。后来,拍摄者出现了,流浪汉说,我不希望你被罚款或者车被拖走。

另一段更有趣,拍摄者假装盲人,拿着一张中了500美元的彩票,请路人帮忙确认到底有没有中奖。几个看起来衣冠楚楚的人说,没有中奖,我帮你扔了吧,而被问到的流浪者则诚实地告诉他,祝贺你,你真的中了500美元。

还有不少流浪汉弹钢琴的视频,一个流浪汉坐在一架废弃的钢琴前,弹出了令人心醉的优美乐曲……


流浪汉弹钢琴可能是抓拍,其他都是专门拍摄的,有个叫Coby的美国小伙拍得最多。拍摄的目的当然包括在网上获得点击量,所以我们不能完全确定这些视频是否有设计的成分,但这些视频至少可以作为参考。

此类视频表达了一个相同的主题,那就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身上具备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美好人性,他们不自私,不拿属于别人的东西,他们关怀他人,哪怕有一点点余力都会帮助别人。

相应地,我们也都听过大人物们,尤其是大富豪,如何吝啬、冷血的故事。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性,有的好,有的糟。所以,真正严肃的问题是,人的际遇是否跟其人性直接相关,锦衣玉食者过得好是不是因为他们坏,而落魄者之所以落魄恰是因为他们天性美好善良?

这是可能的,上述视频中那些流浪汉的美好行迹便是佐证。

在理论上,亦是如此。我们得承认人并非生而平等的,人和人在禀赋上有差距,体力上的,智力上的。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能有多大呢?谁比谁多吃几碗干饭?

人在禀赋上的差距体现在最终分配的结果上,也是合理的,可以接受的。但如果分配的差距和禀赋的差距成正比,多大的差距是合理的呢?拿生产队劳动举例,成年壮劳力拿十个工分,“半拉子”也该拿五个工分,差距不过一倍而已。人在智力上的差距可能更大一些,也不过数倍而已,往夸张了说,几十倍顶天了吧。

可是,现实的结果跟理论的推演相去太远。最近看到一个说法,世界上最富有的八个人所占有的财富,与世界上较穷的一半人口所占有的总财富数量相当。最穷的人跟最富的人,财富差距是多少倍?难道你能说这是他们之间的差距是自然禀赋差距的真实反映吗?

流浪汉们懂得一个道理,人不该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富人之所以富,正是因为他们拿了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将别人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这在本质上与偷和抢无异,偷得越多、抢得越多,才越富有。

这不是牢骚,这么说是对真理的尊重。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解释,穷人之所以穷,富人之所以富,其秘密在于剩余价值的流向,有能力占有他们剩余劳动的人,才可能成为富人,成为有权势的人。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将人区分为两个集团,剥夺者和被剥夺者。

财富都是有原罪的。基督徒的《圣经》上说,富人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难。

上帝也是马克思主义者。

劳动是否成为剩余劳动,剩余劳动如何分配,这是一套靠国家暴力为后盾支持着的机制。马克思主义的术语称之为生产关系。

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引述了一个故事,某英国商人看中了殖民地澳大利亚,觉得那里大有作为,于是准备了充足的生产资料,带上300个工人,全部海运过去,想要在新大陆大展身手,好好地搞一番生产。结果,船一靠岸,300人就跑光了,他身边连一个伺候他的仆人都没有了。

马克思揶揄地说,他忘记把英国的生产关系也运过去了

没了生产关系撑腰,更直接地说,没了国家暴力撑腰,资本家也好,大富豪也好,全瞎,他们不再能够占有他人创造的剩余价值了,他们的光环也就黯淡下去了。他们和其他人的差别也就回到了自然应有的程度上。

当今世界上普遍奉行的是以国家的名义支持坏人合法地剥夺他人(一部分是好人,一部分是想当坏人而不得其门而入的人)的体制。要想混得好,就得积极主动地、创造性地当坏人,是谓创新,是谓企业家精神。

听一位朋友转述过一个美国学者的话,流浪汉是对资本主义体制的反抗。可惜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观点,并不是一个研究结论。流浪汉的选择是自我放逐,退出这套机制,他们不去争当坏人,也不给被坏人剥夺的机会。这也可以算是软抵抗吧。

积极的选择是革命。革命首先要“剥夺剥夺者”,然后打破旧的生产关系,建立新的生产关系,消灭剩余劳动,消灭坏人剥夺好人的机制,大家谁也别欺负谁。

这样的社会,便是人间天堂,虽然也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

有一个阳和平参加的节目,挺著名的。阳和平是个大鼻子老外,父母分别是阳早和寒春,逃离美国投奔新中国的有识之士。节目视频在这里,没看过的可以看看,精华在结尾处,没时间直接拉到最好看即可。


在访谈的结尾,阳和平总结了父母的一生,他这样说:

他们觉得他们这一生是最荣幸的人。我跟我弟弟我妹妹都谈过这事,就说我们所认识的人里面,没有比他们更幸福的人,他们一辈子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又是人民需要的事业。在毛泽东时代,有个大环境,他不需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奔波,他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自己喜欢干的事业上,他们属于捧金饭碗的人,他要什么有什么,他不追求比别人多,他不追求当人上人,也不追求当人下人,大家吃什么我们吃什么,大家穿什么我们穿什么,这样他们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在解放全人类的事业上……

每次想到阳和平的这些话,心里就不好受。这样的美好的时代,如昙花一现,在毛主席走后就被埋葬了,一如没有发生过。谁也不欺负谁,谁也不剥夺谁,谁也不当人上人骑在别人头上,谁也不用当人下人,这样不是很好吗?

才几十年,又回到只有当坏人才能扬眉吐气、好人注定没有好报的轨道上了,谁都在谈论进步,少有人祭奠这个巨大的退步。不光经济分配领域如此,这样的逻辑延伸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普遍的结果是,不是坏人不出头,不是好人不发愁——李零教授的这个概括太好了,我想不出更好的说法,只好一再引用。

今天,我满三十九周岁了,人生进入第四十个年头。我觉得,从这一天开始算四十岁更合适,没必要装嫩非要把四字头的到来再推迟一年。

四十了,惑不惑?不惑,我觉得活得挺明白的,啥都看得清楚;也惑,是想不通世道为什么要这样,历史为什么会倒退得这么厉害,人类的进步是必然的吗?

每一天都是平凡的一天,但遇到生日这样的特别日子,总是多一点感慨,于是发了这一通牢骚。发完牢骚之后呢?继续跟大家一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呗,还能咋样?


您可能还喜欢:

北大南门朝西开

风卷落红

倒退就隐含在进步当中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