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地理者,不可言政

不懂数学者,不得入内。


——柏拉图题词





不知地理者,不可言政。


——吃瓜群众题词





大家晚上好,昨天岱岱和大家聊了下黄河的河套地区,聊了下地理对人类的重大意义,引出了地缘政治学这个东西。


今天长江经济带文章未能更完,就先和大家聊聊地缘政治学的重要性。


毕竟,看过《闲话九州》的瓜友,都知道这里面的学问有多大。







地理是人类历史的子宫,哺育着历史,也规范着历史。



——杜兰特《历史的教训》






只要理解了一国的地理,就能判断出一国的外交政策。



——拿破仑






地理政治学,能够指导现实政策达到必要的目标而又不至于脱离坚实的基础。



——德国地缘政治学家豪斯霍费尔





地理学是历史的眼睛,德国处于欧洲心脏地带的地理位置使德国成为地理政治学家的摇篮。


——德国历史学家  米歇尔 科里恩曼







谁统治了东北亚,谁就掌握了西太平洋,谁就掌握了亚洲的命运。



谁控制了东欧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就控制了世界岛, 谁控制了世界岛就控制了世界。



——《陆权论》之父麦金德







海权即凭借海洋或者通过海洋能够使一个民族成为伟大民族的一切东西


谁控制住海洋,谁就统治了世界。



——《海权论》之父马汉







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


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



——二战时期日本田中奏折





国初诸儒称 梅文鼎 《歷算全书》、 顾祖禹 《读史方舆纪要》、 李清 《南北史合抄》为三大奇书。




以古今之史,质之以方舆



古今之龟鉴、治平之药石


——对《读史方舆纪要》的评价






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



——左宗棠








欲王天下,必主东亚!欲主东亚,必收台湾!


台湾一子落,亚太全盘活!


国手撸袖,看我一杆清台!



——战争狂人的吃瓜岱岱







最近谈论地缘政治学的人又多起来了,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从政治地理变异而来的一门学问,由于被纳粹得多所利用而臭名昭著,政治地理学在西方复兴了,20世纪末地缘政治学重新登上舞台。


简而言之,地缘政治学是政治学,是地理视角的政治学。



——中国历史地理政治学科带头人,周振鹤






地缘政治学在乱世是显学,是屠龙术,近现代的维也纳会议等重要国际会议上,大国最高领导人背后坐着的第一个是翻译,第二个就是本国杰出地缘政治学学者。


地缘政治学在治世也有很大的用处,如对经济发展的规划,处处都有智慧的闪烁。


下面即是地缘在经济发展上的实操案例。







重庆的开放特征,就形成了水陆空三个国家级的枢纽、三个一类口岸、三个保税区的“三个三合一”。有这个特征的省市,大家如果拿中国地图看,重庆是唯一的。


由于有了“三个三合一”开放特征以后,重庆就成了中国内陆的开放高地。


金融危机以来,世界贸易都有所萎缩,但是重庆进出口贸易几年翻四番,涨16倍。



——黄奇帆







我想推荐大家看一下《贵州建省六百年研究丛书》已经出版了的几本书,其中有一本专门讲贵州区域地位的博弈,其中有一个观点就是,在清末以前贵阳还不具备全省经济中心的实力。具体来讲,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经济发展是有梯度的,


二是区域市场分散。



三是贵阳发展的起步比较低。


元代在湖广、贵州、四川、云南共设立了400多个驿站,后来贵州建省是为了在驿站之间找一个中心地方,当时将贵阳作为省会,并不是贵阳有多大的基础可以作为经济中心或者其他中心,而是在几何位置上是中心,清末以前贵阳一直都是这个状态。


(民间有言,“贵州文化在遵义,遵义文化在沙滩”,历史上代表贵州文化的,一直是遵义而不是贵阳)


直到抗战,贵阳作为陪都重庆的一个屏障,日本军队到独山就打不进来了,当时贵州作为后方省之一,一些工厂和银行搬了进来,战时经济撑住了贵阳的发展。贵阳之所以现在还有点名气,首先是抗战,许多人都是因为抗战来到贵州的。


后来,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三线建设”对推动贵阳发展作用也很大,都是好人好马上“三线”,但当时主要还是出于战备考虑,并不是系统地考虑搞好区域经济。


更为关键的是,由于长期贵阳的物流条件和人居环境差,不仅留不住人,而且生产的产品也没有更多的竞争能力,整个经济实力始终没有大的提升。


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讲,省委、省政府都没有理由不全力以赴地支持贵阳把城市规划建设抓好。


——林树森省长








贵州作为一个内陆省份,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出海口。


早些时候,我们贵州曾把出海口选在上海,因为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大家都希望他能够带动自己发展。上个世纪90年代,考虑到要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而上海与西南地区的距离太远,有关方面的同志确定要把广西北海作为西南地区的出海口。


……


……



哪个地区的经济能够真正带动贵州?翻开地图我们可以看到,珠江三角洲与贵州的直线距离只有700多公里,是长江三角洲与贵州直线距离的一半。


现在,我们设计的厦蓉高速公路贵州段和贵广快速铁路,从贵阳到广州全程都只有800多公里,也就是说开货柜车只需要8个小时,坐火车只需要三、四个小时。


这两条快速通道建成以后,贵州不只是与广州连在了一起,而是与整个珠三角地区连在了一起,包括深圳、香港、澳门,也包括东莞、佛山等,这些城市目前任何一个都比北海有更强的经济辐射能力;如果把香港、澳门算进去,辐射带动能力就更强。


要改变我省的落后面貌,防止被边缘化,就必须快修联接最靠近我省的发达地区大通道。


(不走上海,不走广西,贵州南下珠三角!)


——来自“一条高铁再造贵州”的林同志




“2006年6月在北京,中央找我谈话要我到贵州工作,回住处后即从西单购书中心买了一张中国地图,想从中寻找贵州的出路,思索的结果便是直线打通贵阳到广州的大通道。”


然而,贵广铁路在此前并没有列入“十一五”规划,当时“十一五”规划已经执行了大半年。按常规“十一五”计划没列入,列入“十二五”计划那是5年后的事。


…………


…………


一旦贵广、长昆两条铁路在贵阳交汇,贵阳在西南铁路网中的位置已无可代。


——来自“先斩后奏,空手套白狼”的林同志





当时将贵阳作为省会,并不是贵阳有多大的基础可以作为经济中心或者其他中心,而是在几何位置上是中心


现在道理很明白,作为一个省,如果省会城市都搞不好、实力不行,怎么去实现全省的跨越式发展?

……


贵州不只是与广州连在了一起,而是与整个珠三角地区连在了一起,


……


遵义认为他属于重庆经济体,六盘水的有钱人都跑到昆明去发展,铜仁也天天讲他们的经济中心在湖南,那么黔南、黔东南是不是应该认为他们的经济中心就在广西呢?


——来自“削藩”的林同志








最后,看下“政治地理”的最高水平者——


毛主席!


毛主席少年时期就读完了煌煌巨著《读史方舆纪要》,胸怀天下格局,对地缘政治学理论和实践完美结合,用一次次匪夷所思的操作,向我们展现了高超的政治艺术。


岱岱不禁想到了金庸描写独孤九剑的“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毛主席的运用地缘博弈的政治水平,堪称是真正的“无招胜有招”!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




张文木《中国地缘政治论》:


中苏边境对峙的时候,苏联百万大军陈兵边境,中国边境无险可守,毛主席制定了诱敌深入的战略,将内蒙古左右两边几个市、旗行政区划为临近省和军区分管,让内蒙在地图上呈“上宽下窄”的独特“口袋”型,等苏联军队进来好扎口袋。


后来,苏联未能侵略我国,内蒙古这一上世纪为应对战争试行的行政区划变动被调了回来。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岱岱《广西一步错,步步错》:


自从清康熙六年安徽建省以来,省会一直设立于安庆,合肥不过是一个中部小县城,因为抗战国民党才在合肥设立了临时行署,后来解放军入安徽,接受了合肥行署,考虑到经济发展,建国后安徽省府一直动议将省会搬迁至安庆或者芜湖,(安庆芜湖都是长江沿线)


但安徽迁省会的方案报上去,被毛泽东否决了。


建国初期,中国战争威胁严重,台湾叫嚣反攻大陆,而如果台湾在美国海军的支持上反攻大陆,那么海军薄弱的大陆海面上肯定失守,台湾将轻而易举的从上海进入长江,如果将长江沿线安庆或者芜湖作为安徽省会,那么台湾反攻一旦打响,不论安庆和芜湖哪个当省会,都毫无疑问将陷落。


省会是一省行政重心,更是一省组织力量之重心,安徽省会一旦陷落,十分不利我军反击敌人,而合肥在安徽中部,远离长江,拥有战略纵深,作为省会经济虽然不得劲,但战时能成为后方组织力量反击的根据地,有利战时。


“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所以,在当时严峻的外部战争威胁下,出于全国一盘棋的军事安全考虑,而不是出于安徽一省经济发展考虑,有大局观的毛,否决了安徽方面的动议,写信回复安徽省府:


合肥不错,为皖之中,是否要搬芜湖呢?


从长考虑,似较适宜,以为如何?”


毛看中合肥的地方,正是合肥的“为皖之中”。


这封最高指示下达后,合肥的省会地位,已无法动摇。







四十岁后,不滞于物


草木竹石均可为剑




岱岱《广西一步错,步步错》:




广西王李宗仁说:“广西什么时候有个壮族?我怎么不知道?”


韦国清曾对毛主席如此实诚的说道:“壮族和汉族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区别。”







一改内蒙,二定合肥,三变广西,毛主席这三次行政区划上出人意料的安排,无一不是为政治大局服务,却如此不漏痕迹,如此细节微妙,如此脑洞大开,令人拍案叫绝。


这就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这就是毛主席融会贯通地缘政治学后,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统一。


这就是毛主席“不滞于物”的政治艺术——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