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骂一句贱人不足以表达…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不怕大家笑话,动笔前我特地找到咪蒙的公号看了看,参考了一下她对“贱人”的界定,还想着顺便借鉴一点她的尖酸刻薄,以便把我的意思表达得更清楚一些。

咪蒙说的贱人,其实是一些爱贪小便宜、老想从别人那里占点儿小便宜的人,就是一些自私的人。这样的人不少,我也在生活里遇见过。如果没有现实的基础,咪蒙也不会光凭尖酸刻薄就引发那么强烈的共鸣。

可是,现实中还存在着一些比这个意义上的“贱人”更令人无语的货,我感到语言匮乏,找不到合适的词来给它们贴标签,它们简直就是贱人成了精,要不,叫它们“贱精”?

那些因为自私而惹人讨厌的,一般是他跟你并不熟,就想占你的便宜,所以咪蒙可以用“我帮你,至少你得是我的朋友吧”这样的话来回怼。

但,“贱精”们呢,擅于在至亲的关系,甚至是骨肉至亲关系中寻找缝隙,来展露它们的自私;贱人一般不太高调,不愿意让人知道他是自私的是喜欢占人便宜的,“贱精”则不然,它们把自私的疮口描绘成花朵,四下挥舞,生怕恶心不到别人。



前些天,陕西榆林第一医院发生了一起孕妇在待产时跳楼自杀的事件。这起悲剧有极大的偶然性,此前从来没有过孕妇在待产时因为疼痛而自杀的先例。

当事件刚刚被披露,相关细节还没有清晰起来的时候,女权婊就出来搅浑水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要是不趁机表演一下诅咒贱男人恶婆婆的戏份,它们一定会觉得是暴殄天物,是犯罪。

女权婊最令人厌恶的地方就在于老拿生孩子说事儿。男人生不了孩子,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改变不了,并不是男性推卸责任。女权婊总是把生孩子说成“给男人生孩子”,这就混蛋了——它们生了孩子,难道不管它们叫妈吗?

女权婊强调女人怀孕生产的痛苦,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绝大多数正常的女性也没有因为经历生育的疼痛就仇视社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女权婊应该明白一个事实,它们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它们也是母亲经历疼痛生出来的。它们上蹿下跳所表达的核心思想,归纳起来就是说它们自己的母亲是傻逼。

极致的女权婊逻辑是,如果男人足够爱他的老婆,就不会让她怀孕生子。这特么叫什么话呢?按照它的逻辑推理,这个认证为“知名幽默搞笑博主”的女性的家庭一定不和睦,如果它父母感情好的话,它爸当初就会把它射到墙上,世界上也就不会有这个人存在了。

产妇跳楼事件后,出来一个段子,说一个女的被推进产房后,交给大夫一个纸条:如果发生意外,不管外面那几个傻逼怎么说,都先保我。

段子特地说明这是真事,就当它是真事好了。这样的女人,当然是贱人一词不足以形容的了。多数女权婊在较劲的时候,针对的还是它们的男人,这个“贱精”则直截了当地表明,它连自己孕育的孩子都不放过。而产房外面的“傻逼”,一般来说会包括它的亲妈……

没毛病,在女权婊的眼里,它们的母亲本来就是傻逼。

在生孩子这种事情上,谁都希望母子平安,不要出意外。如果不幸遇上意外,家属在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选择中,一般都会选择保大人。其实,这跟感情的因素关系不大,主要是个基于理性的选择:大人活下来,将来还有机会生孩子,还能维持一个完整的家庭;如果情况相反,就意味着要靠父亲一个人抚养幼儿,生活会非常艰难。

人生中会有一些残忍的事情需要面对。此类选择最好不要跟感情挂钩,非要把这种选择跟爱的是谁、谁更重要等同,是愚蠢的。

那张纸条(如果真的存在的话)应该保留下来,等孩子长大了给TA看,告诉TA在还未出世时TA的母亲是怎么说的。根据生物学定律,“贱精”生出来的孩子,应该像它本人,那么孩子就会恨它。这将是多么精彩的一出家庭伦理剧。

如果一个父亲/母亲带着孩子在海里遇险,只有一件救生衣,一个生存下来的机会,要怎么选择呢?绝大多数为人父母者,是会把机会留给孩子的。

微博上看到一组图片,说一只母鸡为了保护一窝蛋,被烧死了。如果这个信息是真实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女权婊连畜牲都不如

所以说,女权婊们讲的这个道理那个道理都是假的,赤裸裸的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是一群变异了的生物,自私到极端,谁也不能碍着它们,包括它们自己的亲骨肉。

这群成了精的贱人还无耻到极点,其他人就算有点自私的小心思,也不好意思公开表露,得藏着点,只有它们,要大肆招摇。



达到这种把“贱精”级别的人,虽然女权婊居多,但也不限于女权婊。讨论这个话题,应该提到一个电影,《唐山大地震》。

冯小刚看起来没有什么女权主义的立场,也不能说《唐山大地震》是女权主义电影,但这个片子表达的,其实是和女权婊有的一拼的贱到极致的矫情。

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在看过《唐山大地震》后觉得不舒服,又说不出为什么。看了本文,就明白是为什么了。

《唐山大地震》讲的不是地震本身,这场天灾只提供了一个背景。电影主体是地震引出的一个时间跨度很长的故事:一个四口之家,有一儿一女,地震来临时,父亲死了,双胞胎姐弟被一块楼板压在两头,要救一个,另一个就活不了。救援者要母亲做出的选择,救哪个。

当妈的当然两个都想保,但没有这个选项,挣扎再三,她说救儿子。然而,女儿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被人领养。直到30多年后,一家人才重聚在一起。

电影主要表现女儿方登的纠结,因为目前当初没有选择救她,所以她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心里有恨;她母亲心里也有道坎,觉得对不起女儿。最后母女相见,母亲给女儿跪下了,求原谅。

这是个虚构的故事,于是问题就变成了,主创者为什么要虚构这样一个故事,为什么要这么虚构。唐山大地震发生后,涌现出很多抗震自救的感人事迹,地震过后,重建家园、积极面对新生活的案例也很多。不从这些地方取材,讲这样一个拧巴的故事是什么意思?

好吧,就算要讲这样一个关于抉择的故事,是不是非得这么讲呢?人物性格是不是一定要这样设定?如果母亲当初做的选择是相反的,即救女儿,放弃儿子,那么儿子方达是不是也有理由恨母亲?如果以牺牲弟弟为代价活了下来,方登是应该为母亲对她的偏爱而感到幸福,还是为弟弟的牺牲而一辈子不安?

当类似的情况在现实中真实发生,我们可以看到正常的人不是这样的。就在刚刚过去的8月31日,湖南岳阳有一对姐弟在水库边玩,10岁的姐姐落水,7岁的弟弟想要去拉,姐姐对弟弟说,“不要救我,回去告诉爷爷奶奶”。可惜,等大人赶到的时候,姐姐已经溺亡了。

俗话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唐山大地震》这样的艺术,低于生活。它说的是,就算是一奶同胞(纯同胞,双胞胎姐弟),也不能为对方牺牲,宁可让对方牺牲。

这种价值观,其实就是以冯小刚为代表的主创者的价值观。这种心思,就算在心里浮现一下,正常人都以为可耻,但冯小刚它们敢拿到大银幕上去宣扬。服吗?



对这类货,骂一句贱人真的不足以表达对它们的愤怒和鄙夷。贱精?这是什么鬼词,也不好。语言需要创新了,否则跟不上时代的需要,连我这么会骂人的,都词穷了。

至于这类货存在并嚣张着的社会层面的原因,我更是分析不出来。平时面对被这种货色污染的大众文化,只能生气。骂几句,出出气。

然后呢?接着生气呗,还能咋样……


您可能还喜欢:

冯小刚已经连故事都不会讲了——评《我不是潘金莲》

医疗制度需要什么样的改革:从“产妇跳楼”事件开始追问

“女人有没有不生孩子的权利”是个伪问题——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8)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