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时代产生什么样的作品,吴京做的很不错了:二刷《战狼2》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我不是什么疯狂的粉丝,是不会做出为一部电影两次进电影院这种事情的。但昨天晚上九点多了,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在微信上蹦出来,说要看马上开场的《战狼2》,叫我一起去看,散场后吹会牛,然后今天上午他就要走了。我掐指一算,时间确实赶不开了,就过去了,顺便把《战狼2》刷了第二遍。

《战狼2》是当前的大热点,关于该片的看法我也谈了不少了,看了第二遍,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做一点补充,谈谈这部电影是否可以有另外一种拍法,是否能拍得更好。

《战狼2》相对于以往的中国电影(以及更广泛的文艺界和知识界的思想倾向),有一个不算小的进步。之前,有些中国人学歪了西方人的东方主义话语范式,人家利用某种表达技巧来阐释爱美国爱西方的道理,他们也跟着爱美国爱西方,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还得刻意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进行漫画式呈现,以反衬西方的高明。

西方人的东西是要学的,但师夷长技以制夷不是这个意思,是要把西方人的东西做某种程度的反转的,就好比缴了鬼子的枪,得先调转枪口再开枪,才能用来打鬼子,如果枪口不调转就开枪,就成自杀了。我们所不齿的那些软骨症患者其实在智力上是可疑的,打小抄把别人的名字也抄过来了,这不是缺心眼是什么呢?

吴京的贡献在于,终于让我们知道还有不缺心眼的中国电影人了,他学习了好莱坞大片的模式,但成功地把好莱坞大片中念念不忘的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替换成了中国人的爱国主义,塑造了一个中国面孔的英雄,传递了中国人爱中国的情绪。

《战狼2》的这个进步应不应该肯定呢?话要两方面说,一方面,这其实是中国电影早就应该守住的本分,有一个导演拍了一部及格线以上的电影,没什么好表扬的;但另一方面,因为中国电影的整体水平之前太差了,达到及格线就是巨大的进步,理应给颁发一个“进步最快奖”。

NBA每年也要评一个球员给“进步最快奖”,得奖的前提条件是上一年表现一般,比如场均得10分,但当年场均得分达到18分,这是好大的进步,才有理由得这个奖项。像老北京詹姆斯这样的天纵英才是永远没有希望得“进步最快奖”的,因为他没有那么大的进步空间。

我是主张对《战狼2》给予充分肯定的。

《战狼2》的不足是它太好莱坞化了,从叙事模式到镜头语言到思想内核,都没有对好莱坞大片模式的突破。

我们也要充分理解突破的难度。电影叙事是有一些套路的,《疯狂的石头》就借鉴了《两杆大烟枪》的框架,我记得宁浩讲过,写剧本的时候曾经试图从中摆脱出来,但效果都不好,索性还是套用人家的框架结构了。大片也是一样,套路清晰,开场打一下算是开胃菜,故事正式开始要打一通,情节过渡再打一通,直到最后大打一场,作为全篇的高潮,而且高潮打斗一定打得两败俱伤,正面人物惨胜。不光战争片如此,《叶问》、《霍元甲》等动作片也是如此。

这种叙事和情节推进的套路已经成型,要突破恐怕很难,电影界聪明人也不少,容易的话早就有突破了。这种套路是有工具性的,谁都可以用,可以往里面装不同的东西,吴京就往里面装了不同的东西。

好莱坞大片在传递思想方面的套路也很难突破,能嵌入这种故事情节的价值观是特定的某一类。这是因为好莱坞大片的套路和一整套近代以来的西方价值观念以及社会的政治经济结构是相适应的,在这样的社会中,只能这么讲故事、这么拍电影,只能塑造孤胆英雄,而非革命者的形象。吴京把孤胆英雄和中国面孔合在一起,已经是很不得了的了。

吴京不这么拍还能怎么拍呢?让我们做一个假设,想象一下另一种可能及其效果。

在圣华美医院救出Pasha和Racheal之后,冷锋带着他们俩到了中资企业汉邦高铁集团,目的是把困在那里的人带出去。该企业有个被叫做老林的高管,是个反面形象,他主张只带中国人上联合国的直升机,而且管理层优先。这个建议被冷锋否决了,他说飞机是他带来的,他说了算,妇女儿童上飞机,男人跟着他一道走。这个地方体现的妇孺优先就是典型的美式人道主义价值观。

这个问题解决后,当晚工厂内开起了篝火晚会,中国人和非洲人一起围着火堆又唱又跳。在篝火晚会进行中,坏人来了,欧洲雇佣军利用无人机探查厂内情况,并且开枪射击,打死了很多人。

如果把冷锋的“人设”改一下,按黄继光、罗盛教、李向阳等革命英雄的模式来塑造,他该怎么做?首先,他应该更有警觉性,明白危险随时可能到来,要加强防备,而不是让一群人围着火堆跳舞喝酒狂欢。更重要的,他要领导工人们组织起来,发挥合力对付坏人,把伤亡的可能降到最小。当天晚上,要加强戒备,挖地道打地道战是来不及了,沙袋和路障总可以提升一下吧?可以加强警戒吧?还得连夜组织部署一下次日的撤离工作,组织临时党支部,把人分成若干小组,让党员和积极分子分头负责,动员群众的积极性,大家拧成一股绳,确保一个人也不掉队……

大体上就是这样吧。可是,能这么拍吗?真这么拍,观众还不得笑场啊,《战狼2》的票房就不要说50亿了,5000万都过不了。

这么拍没有现实基础。革命英雄所处的环境与今天不同,那是靠多年的武装斗争和群众工作建立起来的,就算在革命时代,党员到了没有群众基础的地方也照样抓瞎。在汉邦钢铁的院子里,有老林那种鸡贼,更多的是无所适从的连革命是什么都没听说过的非洲老乡,故事能怎么样编呢?只能靠冷锋的个人英雄主义了,能有个退伍军人老何帮忙,有富二代公子搭把手,就算不错了。

现如今就是这样的状况,中国不输出革命。非要把冷锋刻画成一个毛主席的战士,《战狼2》就成玄幻片了,得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归为一类了。

两刷《战狼2》,两次看到樊大使出来阻止两派武斗,挥手示意躲避的人往大使馆里跑的时候,我都有点感慨,对于那些被庇护的非洲人而言,樊大使就是他们的拉贝啊。中国人从念念不忘拉贝的善举,到自己当他人的拉贝,这确是不小的跳跃了。按照中国当前的路子,能当拉贝就不错了,还能怎么样呢?

逼着冷锋当革命英雄的批判路径适用于拿去批徐克翻拍的《智取威虎山》,张涵予把杨子荣演得痞里痞气,只见江湖气,革命豪气就搞不清楚从哪里来的了;也适用于批《亮剑》里的李云龙,解放军的军官不能只有匪气,解放军靠匪气打不了江山。但是批《战狼2》就扯淡了,因为故事的时代背景完全不同。什么样的时代产生什么样的作品。

即便对吴京有更高的要求和期待,也应该建议他日后以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或者抗美援朝等为时代背景,好好塑造一个不同于好莱坞大片里的那类英雄的革命英雄形象,既把电影拍得好看,又能表达一种全新的不同于美国价值观的中国的价值观。非要求冷锋像雷锋像邱少云,这是扯淡,这是抬杠。

好的批评是要就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的,立场要有,但不能只有立场,拿立场套一切,一杆子捅到底是不行的。我们都会死,但不是说今天就要去死。说话要尽可能做到正确,但也不能拿一些正确的话翻过来掉过去地讲个没完,无条件正确的话,跟废话是一个意思。


您可能还喜欢:

吴京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

再谈《战狼2》:吴京打疼了谁

冷锋应不应该把那个美国妞儿给上了?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看完文章,请随手戳一下下面的广告链接吧↓举手之劳,也是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