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生意”能不能做?怎么做?这是门学问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战狼2》我看得比较早,影评写的也早(吴京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阅读量还挺大,电影的火爆大概也有我的一把助力。

在影评中,我开篇就给出了我的判断:若干年后,《战狼2》一定会被当成中国当代文化史上的一个标志。我在这里指的是电影的文化意义,这一判断是否能成立,还需要时间检验。但《战狼2》在另外一个意义上已经成了标杆了,那就是经济效益层面。

截至到昨天(8月7日),《战狼2》的票房收入已经超过周星驰的《美人鱼》,问鼎中国电影票房冠军。

电影的上映周期在一个月左右,受欢迎的电影上映时间会延长。截至目前,《战狼2》上映还不到两周,势头尚未开始衰减,等到放映结束,票房纪录有可能被拉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战狼2》在精神内涵上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再谈《战狼2》:吴京打疼了谁)。在电影票房接连创造纪录的同时,他们又转而攻击吴京是在做“爱国生意”,还编造了吴京一家都是外籍的谣言。

所谓“爱国生意”,并不是指实业报国,把经营工商业作为爱国手段,而是专指把爱国主义作为一种文化符号进行销售的行为。在攻击者的口中,“爱国生意”天然是个错误,是个可以不加检视就可以当大帽子的打人工具。

但,这个预设成立吗?爱国主义在何种意义上可以跟商业逻辑兼容?把这个问题辨析一下,有助于回应这种无聊的指控,也有助于思考大众文化的发展方向。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可以从两个互不关联的层面入手。第一个层面,正如著名编剧汪海林所说,这些年来中国电影界做的主要是卖国生意,现在有人做爱国生意了,还赚钱了,这是好事。

其实,何止电影界,电视、学术、媒体、图书等领域都是这个德行,宣扬逆向民族主义贬损中国人的东西、污蔑革命妖魔化中国历史的东西、美化西方为资本唱赞歌的东西,统统好卖。这并不说明这一类东西就是有市场基础的,而是有一个围绕特定意识形态、借助资本力量组织起来的体系在卖力地推销这些垃圾,以供给创造需求。好的内容则不受这个体系的待见,被软性封杀,比如,一本好书想在媒体上发一篇书评都难。

《战狼2》既没有完全遵循资本市场的行为规则(比如用小鲜肉之类的流量明星),又借助了既有的电影制作发行机制,可以说它既在市场规则之中,又在市场规则之外。《战狼2》的成功说明,正面的内容并不是没有市场,而是有更大的市场。

如果《战狼2》的成功能够刺激更多的人来贩卖正能量(比如引发跟风潮),靠做爱国生意而不是卖国生意挣钱,也是好事一桩,大众文化的氛围也会为之一变。

这么讲,有点比滥的意思。可是,这是现实主义的态度,很多时候选择不是在好与更好之间进行,而是得在差和不算太差之间做个抉择。

第二个层面,我们应该讨论的是,爱国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等人类的高级情怀)与生意(市场规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二者之间的关系应该如何协调?为什么《战狼2》这种“爱国生意”有那么多人买账(票房就是明证)且获得良好口碑,而有些人的“爱国生意”却多遭鄙夷?

生意,或者说市场原则,体现的是经济理性。经济是人的社会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市场交换无论在哪个文明哪个历史阶段都是存在的,经济理性是人的理性的一部分。

爱国主义、社会主义等之所以可以称为人类的高级情怀和追求,并不是因为它是非理性的,相反,它也是理性的,且其理性不仅限于经济理性的范畴。爱国主义/社会主义不是反市场的,它追求的是对市场规则的超越;持爱国主义/社会主义立场的人,不反对市场手段(以及类似手段)的应用,反对的是过于依赖市场手段,反对的是市场规则超越它的领地,凌驾于社会之上。

举例而言,男女之间的感情会导致家庭的组建,家庭在任何时候都是个经济单位,爱情再纯粹,也不可能跟双方的经济状况完全脱离。但是,所有的婚姻都是买卖婚姻吗?肯定不是。只有经济原因突兀地压倒了包括感慨情感在内的所有其他因素的婚姻,才是买卖婚姻,正常的家庭关系是将经济因素置于情感的约束之下的。

人与人的关系也是这样,人与人之间不仅存在利益交换,还可以存在情感层面的互惠。将心比心、真心换真心这种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它也是一种“交换”关系,但不等同于利益的交换。

真正应该反对的是利益交换的逻辑从一切社会制约中跳出来,凌驾于社会之上,根据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改造一切社会关系——关于这一点,没有人比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讲得更好了。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场。”习近平主席在建军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引用了这首革命战争时代的民谣。老百姓当年为什么那么支持共产党?理性的原因也是有的,党代表了人民的利益,通过土改把作为生产资料的土地分到了农民手中,所以农民支持党。这里面有没有跟市场交换类似的交换关系?肯定有。但这种鱼水之情又不限于利益交换这么简单,其中有通过政治思想工作达成的更高层面的共识,所以老百姓在行动上会有“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场”这种超越了世俗理性的行为。

思想政治工作在其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那时的共产党人真是厉害,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好,老百姓,也就是思想政治工作的对象,是真“买账”。为什么这么厉害?无非是,第一,做思想政治工作的人相信自己的所说的,是真诚的,不是忽悠人,第二,用工作对象能听得下去、愿意听的方式来做思想政治工作。挪用生意维度的语言,可以说每个老共产党人都是极高明的“推销员”。

以上的简单论述,说的是价值观念和生意逻辑之间应该是上位与下位的关系。爱国主义/社会主义的理念与实践涵盖了生意逻辑,所以,对价值观的成功传播在特定的情况以市场大获成功的方式表现出来,是一定也不值得奇怪的。《战狼2》就属于这样的情况,它鼓吹的是爱国主义,但因为它吹的好,所以主动掏钱接受“洗脑”的人大有人在。

是不是所有做“爱国生意”的都能像《战狼2》这么成功呢?肯定不是。“爱国生意”做的不好的,无非是把爱国主义这个价值观和生意经的上下位关系给搞错乱了,先想着要做生意挣钱,然后才把眼光投向“爱国主义”,琢磨着怎么拿去卖,那一定弄不好,免不了遭到围观群众的耻笑。

所以,“爱国生意”不是不可以做,但你首先得真诚,是真爱国而不是假爱国,还有本事用老百姓愿意接受的方式来表达爱国主义情怀,你的“爱国生意”才能名利双收。否则就会被骂成狗,比如那谁谁谁。

在浮躁的新媒体环境中,不煽情、不忽悠、不媚俗也不媚雅。一路行走,一路歌唱,坚持独立思考,为读者提供思想产品。

坚持,源自您的支持。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望您转发亲朋好友,让更多人看到;或者解囊相助,打个小赏;再或者,随手点击文末广告,借花献佛。多谢支持


您可能还喜欢:

吴京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

再谈《战狼2》:吴京打疼了谁

冷锋应不应该把那个美国妞儿给上了?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