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应不应该把那个美国妞儿给上了?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战狼2》确实火了,到处都在讨论它。挺好,我们应该为吴京高兴,为他鼓掌,激励他接下来把电影拍得更好。

在一个小群里,有几个哥们儿讨论说,冷锋咋不把那个美国女医生给上了,太遗憾了,美中不足啊。我说你们这帮帝国主义臭流氓。

这个讨论并没有展开,我说“臭流氓”也是开玩笑。小圈子里有些话题是没必要展开讨论的,大家心知肚明,点到为止了。

其实呢,这并不是一个污的话题,而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讨论冷锋该不该上了片中的美国女医生,是说在创作时是否应该加入这样的情节,写不写一段二人的床戏,从根子上讲,体现的是创作者对全球权力格局的认识以及态度。吴京没有拍这个情节,表明《战狼2》的爱国主义和民族自豪感表现得还不够彻底。

我来解释一下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在美剧《纸牌屋》中,男主角Frank有句名言:Everything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翻译过来是:一切都与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与权力有关。

这是对现实社会关系和权力关系的概括。在文艺世界里,性的象征意义更加鲜明,男女关系、性关系是权力关系的重要隐喻形式。

在大致相同的阶级背景下,男性总体上比女性占有更多的资源,处于更强势的位置。在文学世界中,男女之间的这种权力关系,被经常性地用于比喻、构建和想象处在权力格局的不同位置的不同民族、不同阶级、不同社会集团之间的关系。

男性象征强权,女性象征弱者,性关系象征强对弱的征服。这是惯常的描述手法。对这种常规式的两性关系进行颠覆,就是对权力关系的颠覆。

在《泰坦尼克号》中,女主角Rose来自一个英国的没落贵族家庭(没落贵族也是贵族,讲究贵族范儿),有一个来自上流社会的未婚夫,男主角Jack则是个美国穷小子,没文化,举止粗鲁,只有满满的雄性荷尔蒙。然而,美国穷小子拐走了英国贵族小姐,带着她在船头吐唾沫,把她带到船舱里,脱光衣服,先画,再上,还给了她终身难忘的爱情。《泰坦尼克号》是美国人拍的片子,这么拍,是美国鄙俗的大众文化对英国式贵族文化的挑衅,表现的是美国自信,宣示的是英美权力关系的反转。

在《鬼子来了》中,马大三等人赶着驴车去给鬼子送粮食,一眼没照顾到,中国公驴爬到了日本母马的身上,整得鬼子脸都绿了。驴的这个鲁莽举动差点没把马大三给吓尿了,一边骂驴,一边给太君赔不是。如果反过来,日本驴爬到中国马背上,鬼子也好马大三也好,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个中寓意,大家都懂的。

在一篇英文文章里读过,Penetration(插入)是殖民主义文学的一个经久不衰的意向。强权对弱者的侵入和征服,(来自强权一方的)男性对(来自弱势一方的)女性的侵入和征服,是并肩而行的,前者通过后者得到更彻底的表达。

明白这个理儿,就可以理解对《战狼2》中的男女主角关系设定的讨论,其实是有关文化政治问题的,而不是臭流氓开黄腔那么简单。

在东方主义思潮中,西方是按照男性形象来加以塑造的,刚毅、强壮、负责,而东方是按女性形象被想象的,无能、懦弱、只能被保护被拯救。相应地,在东方主义的文艺作品中,男女关系也是按这个模式设定的,所以,我们已经习惯了在电影里看到一个白人男性带着一个东方情人。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谈过,东方主义的生产是双向的,不但西方人按照这样的套路构建西方和东方的关系,有些东方人也主动呼应这种想象,这就叫权力的双向再生产。过去这些年,中国导演拍了大量这种路数的电影,影片中的中国是阴性的,符合西方人想象的,在人物关系上,有可能的时候就要给中国女性配一个西方男人。比如《金陵十三钗》、《黄河绝恋》、《红河谷》等影片。

我还记得当初张伟平在忽悠《金陵十三钗》时是怎么渲染那场床戏的,他说,不是他生硬地要加床戏,是情节需要,都顶到嗓子眼了,必须得安排贝尔和倪妮上个床,否则就不得劲儿。这种安排当然有炒作的需求在里面,恐怕也和张伟平这类人对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关系模式认定有关系。

据说,拍《长城》的时候,好莱坞方面想让马特·达蒙把景甜上了,被张艺谋顶回去了。如果有这事,说明张艺谋有进步,从过去的范式里走出来那么一点了。

再回到《战狼2》。在这个片子里,吴京的确颠覆了多年来的表现范式,这是中美实力对比消长的反映,也是在创作上的突破。比如,女主角美国医生Rachel在片子开口就说中国话,至于她怎么会说中文,片中并没有交代。这就是自信的表现。在美国电影里,“外国人”张嘴说英文是不需要交代的,那是自然而然的,英文是世界语言通用语言嘛,所谓Lingua Franca,“外国人”会说英文不足为奇。让美国人很自然地说中文,这股劲儿直逼S.H.E.的歌了,“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孔夫子的话,让世界乖乖听话”。

这种商业大片,英雄配美女是必要的俗套,英雄经历九死一生终于拨云见日,美女的爱和献身是一种奖赏。冷锋是个程式化的大片英雄,能打,打不死,还对前女友一片痴心,在磨难中也跟美女主角产生了感情,然后领到了他的奖品。

一个中国面孔的英雄,得到了一个美国美女作为奖品,这就有突破了,其意义好比马大三的驴上了太君的马,是在文化领域重塑权力关系了。然而,面对奖品,冷锋只是亲亲抱抱,没有更进一步。为什么呢?是不是还有点马大三心态的遗留,觉得这么直接对美国人下手还是太唐突了?

《战狼2》已经让很多人感到不爽了,这些人还从它们美国爸爸的阴影里走不出来。吴京有个采访说得挺痛快的,直接问这样的人“贱不贱呐”,看不惯不看,去看美国片。那些贱人不爽的理由,既包括看不习惯长着中国面孔的英雄,我想肯定也包括中国男人征服了美国女人。

姜文说,等中国有了十几艘航母满世界溜达,中国电影就走向世界了。中国造十艘航母还需要时间,不是三年两年就能实现的,但有些事情不妨在电影里先做了。别的先不说,到《战狼3》,先让冷锋睡丫一个美国娘们儿吧。

这事中不?我看中。


您可能还喜欢:

吴京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

再谈《战狼2》:吴京打疼了谁

中国该教训一下印度吗?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