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色狼还得靠警察,靠女权婊的表演是没用的——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3)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前些天在微博上看到一篇报道,一个女记者扮成公交痴汉卧底到那群人的qq群里,拿到了一些一手材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如果不是有这样的采访,还真不知道专门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对女性乘客进行性骚扰的猥琐男有那么多。这群人自称“顶族”,在线上成立了很多交流群,交流性骚扰心得,买卖性骚扰视频等等。

这样的人无疑是祸害,是需要严厉打击的。另外,从一个正常人的立场看,实在无法理解他们这么干的乐趣何在。故而,我觉得这是一群心理上有畸形的病人,不但需要打击,还需要送去强制校正。

最近,北京警察发起了一场公交打狼行动,根据我看到的报道,打狼行动主要在地铁上进行。抓色狼要视频取证,还得受害人配合指证,色狼的脑门上没纹着字,得大海捞针式地先发现和锁定目标,然后跟踪取证,地铁上那么挤,拍视频的难度可想而知,有些女性受害人还不愿意配合作证。说来也是难为了那些打狼的警察,即便这样,警察也抓了几十个色狼了,把他们送进了拘留所。

据说,打狼行动已经震慑到了色狼们的线上活动,其qq群不少改名,变低调多了。

北京电视台采访了一位指挥打狼行动的派出所所长,他说,之所以开展这个行动,是因为到了夏天此类警情高发,同时也注意到了相关舆情,这才决定开展打狼行动的。

说到舆情,就要说到女权主义者了,因为关于公交性骚扰的舆情基本是它们搞起来的,它们热衷于搞各种针对性骚扰行为的抗议和广告。我关注了一些女权账号,平时看看它们说什么,奇怪的是,北京警方的打狼行动搞了这么长时间,女权主义者们却毫无反应。照理来说,警察打击色狼,是顺应了它们的诉求,就算不大力表扬,也该敲敲边鼓附和几声吧,为什么它们对此无动于衷呢?

这就是女权婊讨厌的地方了。对警察打狼行为的态度充分表明,它们反性骚扰,目的根本就不在性骚扰,而在于借机自我表现,找存在感。

我撕女权婊这个系列的第一篇其实讲的就是这个问题,性骚扰是一个社会治安问题,不牵涉是非(因为是非不存在争议,没人会认为性骚扰是对的,连色狼本人也不敢这么说),治理性骚扰需要国家机器出手打击,而不是宣讲性骚扰是错的。色狼不需要看到反性骚扰的宣传才知道这么干是错的,他们早就知道这一点;色狼也不会因为看到反性骚扰的广告就罢手改邪归正。

退一步讲,女权婊就算去搞反性骚扰的宣传,也应该拉个“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横幅,而不是什么“诱惑非借口,拒绝咸猪手”之类的话,这种话听起来像撒娇。

女权婊切入这个议题的方式是完全错误的。它们动辄作秀,搞行为艺术,举行反性骚扰的游行,要么就散发广告,宣传反性骚扰的主张。其实,通过游行示威等方式传达诉求,对象只能是国家。如果女权婊们真关心对性骚扰问题的治理,它们上街的话,也应该向国家提要求,吁请警察出手打击色狼,如果警察不作为,再对警察加以批评。

可是女权婊处处以国家的对立面自我呈现。它们一搞搞活动作秀,警方就得以维护社会秩序的名义查办它们,然后它们就说,这是国家在打压女权运动。

女权婊对警察地铁打狼行动表面上保持沉默,内心真实想法是什么,很难讲。一来,我相信良家妇女是对性骚扰深恶痛绝的,女权婊则不一定,没人扒它们衣服,它们自己还脱呢,怎么可能真心反对性骚扰呢?二来,警察打狼行动如果足够成功,把色狼震慑得不敢露头,女权婊未必高兴,因为这样它们就少了一个作妖的理由。


您可能还喜欢:

你可以骚,别人能不能扰?——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2)

女权婊是怎么把落后装扮成进步的——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3)

女人和女人的差异可能比人和猴子的差异还要大——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4)

女权分子背后的洋大人,是不是该管管了?——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6)

难为女人的,多半是女人——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7)

“女人有没有不生孩子的权利”是个伪问题——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8)

从“占领男厕所”说起——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9)

在老虎伤人事件中,女权婊为何哑口无言——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0)

女权婊最2B的之处就是拒绝批评女性——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1)

在最需要它们的地方,却见不到女权婊战斗的英姿——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2)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