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烦死那帮死gay了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在我能直接接触到较近的生活圈子里,并没有gay。英国念硕士那年的同学中,倒是有,一个中国人,一个美国人,都是男的,且出了柜的,但来往不多,毕业就断了联系了。这大概符合gay在人群中所占的比例吧。

其实我对gay人群没啥特别的偏见,并不反感他们这些人,泛泛交往中感觉不出来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比如那个美国同学,看着一点也不像gay,所以他说他是的时候,我非常惊讶。回头一想,他大概是gay里面的1吧。

但我对gay文化比较有意见,这是一种侵略性过于强的文化,带着强迫他人接受他们这个小群体的喜好的倾向。我说我“烦死那些死gay了”,就是表达一种不满,因为他们的文化的扩张,已经伤害到我了。

已经有好几年了,我发现我很难买到穿着舒服的裤子,主要指牛仔裤。牛仔裤这种东西,穿就是图个方便舒服,可是现如今去商店逛逛,全都是穿着紧巴巴的那种,往身上套就费劲,更别说坐下蹲下了。如果牛仔裤穿着也紧巴巴的,那穿牛仔裤的意义何在呢?而且,我并不是个胖子啊,也就是说,裤子穿着紧的责任主要应该不在我。

十年前,情况就完全不同,那时候的牛仔裤都是很宽松的,穿着很舒服,抬腿完全不会费劲儿。

这种现象当然不限于牛仔裤,西装也是一样,近些年来生产的西装版型,穿在身上跟上了枷锁似的。今年上半年,我定做了一套西服,既然是定做,那我觉得怎么做应该我自己说了算吧,我就跟裁缝师傅提,要按以往的版型做,不要这种太瘦的,穿着别扭。师傅看着我,深吸一口气,就开始娓娓道来,跟我讲这些年来流行款式的变化,总之是劝我不要逆潮流而动的意思。在这些小事上,我并不是特别计较,我觉得没必要在做件衣服这样的鸡毛蒜皮上凸显个性,于是就打断了裁缝师傅的滔滔不绝,说,你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做吧。

结果,你懂的,衣服做好了,穿在身上,不挺胸系不上扣子,不提裤腿蹲不下,两只胳膊不能一起抬。总之,穿在身上挺遭罪的。

服装设计为什么在过去的这些年中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原因简单直接,那就是设计师基本上都TMD是些死gay,他们把他们的审美强行加在所有人的身上,让那些不喜欢他们的设计风格的人没了选择。相应地,还兴起了一个“直男审美”的说法,意思约等于“土”,属于轻度贬义词。我就被人这么说过,直男还成了遭受鄙视的理由了,到哪说理去?

实事求是地说,gay的审美并非一无是处,我抱怨的是衣服变得越来越不舒服,但我也承认那些衣服看起来还行,不难看。如果gay设计师们把他们的审美融入设计当中,在不(过度)伤害舒适度的前提下让衣服好看些,那当然是好事,可是讨厌的是,他们为了他们的审美取向几乎彻底地放弃了舒适性,而且毫不考虑直男的需求,把穿着舒服的衣服给挤没了。哪怕我愿意冒着被嘲笑为“直男审美”的风险选择舒适的衣服穿,也没的选择了。

这只是gay文化展现侵略性的一种方式,在其他方面的侵略性表现还有很多,比如很多国家有gay人群的游行,这其实挺令人费解的,正常男女也没有要去游行啊,结婚无非就是邀请亲戚朋友热闹一下,怎么性取向是同性就得游行庆祝了呢?关起门来想搞点啥就搞点啥,没人拦着你们,但你们游你大爷的大街啊?

LGBT议题已经成了政治正确,说不得,批不得,据说西方有些国家把性教育搞成了同性恋教育。有些gay的性取向是天生的,但过度蔓延的gay文化会使得一些年轻人把这个东西当成时髦去学习,这就过分了。

因为他们的这些讨嫌之处,前些日子发布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把同性恋归为“非正常性关系、性行为”、“庸俗低级趣味”,我看着挺高兴的,觉得这简直是个替天行道的规定。

同性恋注定只能是小众的、非主流的群体,否则人类的繁衍就成问题了,人类都灭绝了,还哪里来的文化?既然是非主流的,那么在文化上就要安于非主流的位置,不应该过度富于侵略性,觊觎主流,这是不明智的。

歧视和迫害同性恋人群固然是落后的、不文明的,但把同性恋当成时髦也是脑子进水了。同性恋群体乃至LGBT人群要有自知之明,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得意忘形,别瞎作,否则历史的钟摆迟早会再次摆动回来。


您可能还喜欢:

我为什么骂女权主义者

从朱清时被围攻看科学邪教分子的嚣张

转基因食品可以安全,也可以不安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