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民主陷入困局,我有一破解之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欢迎关注李北方微信公众号,让我们一起批判与建设


大美兴,川普王。

美国时间2017年1月20日中午时分,特朗普在华盛顿特区正式宣誓就任总统。

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说,每四年我们就在国会的这些台阶上举行有秩序的、和平的权力交接仪式。这话用在特朗普和奥巴马之间还算合适,虽然奥巴马一直说特朗普没有资格当总统,但还是尊重选举结果,让政权平稳过渡了。但在场外,就算不上有秩序和和平了,反对特朗普当总统的人从游行发展到打砸抢,警察不得不抓了几百人。照这态势下去,反对特朗普当总统的骚乱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升级。

对新选上来的总统表示不认同,并不是啥新鲜事,话说当年那个蠢萌的小布什当选的时候——一晃都16年了——就有美国人接受不了,表示要移民。只不过这次美国社会分裂更严重,对特朗普的反对更强烈而已。

反对者们说,特朗普“不是我的总统”。虽然特朗普当选后承诺要做每一个美国人的总统,在就职演说中他也口口声声为了美国人民,但这都不能否定反对者那样说的合理性——他的确不是反对者的总统,反对他的人并没有把票投给他。

在实行以投票为核心特征的民主制度的国家,说领导人是选民用选票选出来的,其实是一个瞎话。投票制度下,领导人是一小部分人选出来的(别忘了放弃投票的巨大人群),有一些人投票了但没有把票投给当选者,那么理论上,当选的领导人对这些人而言就没有合法性,他们之间不存在委托代理关系。

说美国领导人是选民用选票选出来的,是虚伪的。

选举制下,权力要想顺利地过渡,必须有一个前提,即社会没有明显的裂痕,竞选者之间也没什么大的差异,选谁都差不多。在社会裂痕已经足够深,候选人的分歧也足够大的时候,过渡就很难和平且有秩序了,一些人不接受选举结果,是有充足理由的。特朗普就面临这样的局面。

这是美式民主的第一重困境。

不止于此,美式民主还有其他问题。在特朗普和奥巴马和平交接的表象下,有剑拔弩张的另一面,特朗普的就职演说几乎全程都在怼奥巴马,把他的八年说得一无是处,仿佛美国人在奥巴马的治下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特朗普演讲时,镜头切给了奥巴马,一脸的生无可恋。

特朗普说得很好听,什么权力从今天开始回到了美国人民手中,什么必须改变华盛顿的政客获取了大部分利益却不管老百姓死活的局面。但也就是说说,他当总统期间会怎么做,他会不会真的兑现承诺,谁也不知道,谁也控制不了。咱们这还讲个按闹分配,在美国,闹也没个球用啊。

别忘了,八年前奥巴马也是这么说的啊。特朗普是政治的局外人,但那时候的政坛小鲜肉奥巴马也是以局外人的面目出现的,俨然一股独立于华盛顿烂泥塘的清流,满口“改变”、“希望”,说什么“改变不能来自华盛顿,要把改变带到华盛顿”。可是,奥巴马当上总统,就成了华盛顿的一部分。八年过去,奥巴马连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的竞选承诺都没做到,你能拿他怎么样?

四年后或者八年后(很多人希望更快),当另一个新总统发表就职演说的时候,照样可以把特朗普怼得鼻青脸肿。那时候一回头,如果发现特朗普今天说的漂亮话也都没有兑现,请千万不要意外。

美国老百姓就这样被忽悠了一个四年,又一个四年,在希望与失望之间打转,社会裂痕越来越大,美国一步步地国将不国。

这是美式民主的第二重困境。

为什么美式民主会遇到今天的麻烦呢?说到底,是这一制度的虚伪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美式民主根底里就是虚伪的吗?倒也不能完全这么说,美式民主自有它的合理之处。合理之处是什么,中国公知已经为我们总结得很清楚,而且宣传了多年。得承认,关于美式民主制度的合理性,公知们说的大体是对的,可以转述如下:选票握在选民手里,政客想上台,就得竞争选票,如果干得不好,下次就选不上,所以为了下次也能选上,政客就得对选民负责,好好干。

这其实是把市场竞争的逻辑移植到了政治领域。我们能说这个说法一点道理都没有吗?当然不能了。市场有市场的好处,当我们享受着一些方便快捷的互联网应用时,就能体会到这点,在竞争的逼迫下,一些人挖空心思讨好用户,开发新产品,我们是得益于此的。

既然美式民主是有道理的,为什么又这么明显地显示出虚伪性,以至于陷入困境了呢?只要稍加思考,就不难找出问题的根源:美式民主借鉴了市场的竞争性逻辑,但借鉴得不彻底,于是就陷入了东施效颦的境地。其虚伪性就根源于此。

什么意思呢?为了便于直观地理解,咱们举个例子说吧。

大家都用手机,有人用移动,有人用联通——姑且把电信比做是驴象两党之外的某个小党派吧。选移动还是选联通,是我们可以自主决定的,谁的价格便宜谁的服务好,就用谁。这两个大运营商是有竞争关系的,如果移动干得太差,客户就会流失,跑到联通那边去;如果移动取得了重大突破,资费降了上网速度还更快了,联通的用户就会跑过来。

这就是竞争。因为有竞争,谁也不敢太马虎大意,移动有4g了,联通就也得有,否则就完蛋了。它们两家竞争,作为用户,我们用手机上网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就是竞争中带给我们的好处。

但是,但是,让我们假设一种情形:我们有移动和联通两大运营商,但在一个时间段内只有一家可以开门营业,至于是哪家,通过竞选确定。移动拿出自己的方案,联通也拿出自己的方案,电信也跟着打酱油提个方案,让全国手机用户选,如果绝大多数用户觉得移动的方案靠谱,移动就当选了,然后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大家就只有移动的信号可用,联通关门歇业。

四年后,移动对自己的工作做个总结,提出下个四年的工作方案;联通对移动这四年的工作进行一下攻击,提出自己的方案。打酱油的电信也跟着起起哄。大家投票再选,如果这次多数人选择了联通,那么接下来的四年就只有联通的信号用,移动关门歇业。如此循环往复。

如果是这样的话,竞争还叫竞争吗?谁来保证开门做生意的运营商能恪守之前的承诺呢?你对一个不满,过四年换一个,但这个可能还让你不满,除了再过四年换回那个已经伤过你一次的运输商,你就别无他法了。这是真竞争吗?这样的市场是真市场吗?岂不是骗人的把戏?

真的竞争,必须随时可以用脚投票。

说到这里,就搞清楚了吧?美式民主的优势在于竞争性,病灶是它的竞争是假竞争,也就是说,美式民主制度的病根在于学习了市场逻辑,却没有学彻底。这是其虚伪性的根源,也是如今陷入了困境的根本原因。

原因找到了,解决方案也就不难提出了。我有一个破解美式民主僵局的策略,原本价值十亿美元,但看到美国人民有倒悬之苦,提钱伤感情,就决定免费贡献给美国人民了。

什么当讲不当讲的,不再犹豫了,大家做好准备,我要讲了!

我的方案并不复杂,只要智商不低于小布什,就可以理解,并且会欣然接受。我的方案就是:改变美式民主制度借鉴市场逻辑不够彻底的弊端,把美国的政治制度提升为彻底的竞争性民主政治。

具体而言,就像我们需要移动和联通同时开门营业一样,美国也需要两个中央政府,同时有两个总统。对投票给特朗普的人来说,特朗普是总统;那些投票给希拉里的人,认希拉里为总统。两个总统领导两个政府,展开真正的而不是虚假的竞争,大家比一比,到底谁是真正为选民服务的。这样一来,那些在特朗普宣誓就职时鬼哭狼嚎(不是修辞,是真撕心裂肺的哀嚎啊)的美国人,就不用嚎了。


无论用移动,还是联通,都得交话费,对吧?在两个中央政府的治下,税仍然是免不了要交的,但美国选民可以选择交给哪个政府。特朗普不是主张低税率吗?那就相当于话费便宜呗,对税收价格敏感的,肯定选择把税交给特朗普政府。价格不是竞争中的唯一因素,有人不差钱,会愿意给希拉里政府交更多的税,因为可以享受更好的基于价值观的公共服务。比如,希拉里政府给同性恋发结婚证,特朗普政府没有这个服务,那LGBT肯定选择希拉里政府啊。

如果有土豪想两边交税,两边享受服务,那也可以啊,有啥不可以的呢?好多人还俩手机呢,用一个打给另一个,自己跟自己聊天,酷毙了。

两个政府,相当于两个公司,都要讨好消费者(公民)。如果有人使用了两年特朗普政府的公共服务,觉得不满意,那么就不用再等两年,直接用脚投票,转投希拉里政府就好了。

如果特朗普政府搞得不好,那么选择其政府的公民就会流失,跑到希拉里政府那里去。特朗普就得想办法,把公民吸引回来,这个压力是实实在在的。试想,如果美国早就实行了这种更加先进的民主制度,那些因为奥巴马承诺要关闭关塔那摩而投票给他的人,早就用脚抗议了,奥巴马为了留住这些公民,早就得兑现竞选诺言关了关塔那摩了,何至于一直到今天都没关?

如果特朗普真如一些人认为的那么差,他的政府就会“破产”。税基都流失了,能不破产么?一个政府破产了怎么办?不怕,还有一个呢,剩下那个就会垄断,垄断了就会懒惰,服务变差,随便提高资费(税收),老百姓就会怨声载道,然后就出现了新的机会,别的什么党就可以出来创办一个新的中央政府,立刻就可以吸引一些公民投奔。于是良性竞争就又恢复了。

这无疑是解决当今美式民主制度下社会分裂、政客说人话不办人事等弊端的完美方案,其实内在逻辑一点也不复杂,只是把原有的逻辑延伸一下,解决掉其不彻底性或者说欺骗性就可以了。

我是个爱国的中国人,原本没有理由为美国操闲心,如果不是出于国际主义精神,不忍看美国人民继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忍心美国人民继续被假的竞争性民主机制欺骗,我是不会把我的方案免费贡献出来的。


我觉得,美国政客可能不喜欢我的方案,不会采用,因为那样的话他们就没有办法继续用假民主欺骗人民了。他们是一伙的,是联手演戏骗人的,原本我还指望特朗普兑现诺言,当总统后任命个特别检察官把希拉里送进监狱呢,可是他一当选就把承诺扔进大西洋了。

但美国人民应该勇敢地站起来!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反抗暴政,反抗假民主,争取真民主。希望美国人民早日革命成功!(完)


PS.

如果你看完了本文,是什么感想呢?笑了,还是皱了皱眉,觉得我说的很荒谬?如果你觉得这是荒谬的,那就对了,这不过是因为我揭示了现实的荒谬。很多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说法,其实都是荒谬的。我不喜欢话语的泡沫,我喜欢戳穿泡沫,喜欢带着大家一起思考。

今年就写到这里了,我也封箱啦,鸡年再见。

接下来几天休息休息,顺便给诸位准备我的“新春巨献”,初定大年初一或者初二发。70后和80后的朋友们,我打赌你们一定会感兴趣的,我要对一部对我们这代人产生过巨大影响的电影进行终极解读。是哪一部,一点也不难猜吧?


您可能还喜欢:

特朗普当选,不是任何人的胜利,只是装逼犯们的失败

我们不是喜欢特朗普,我们是喜欢特朗普胡来

把美国进行无害化处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