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需要它们的地方,却见不到女权婊战斗的英姿——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2)

近日,网上很多人转发一个视频,身为极端主义者的父母送别女儿去当人肉炸弹,两个小女孩一个7岁,一个9岁,漂亮可爱。其中,年纪小的女孩走进了大马士革的一个警局,身上的炸弹被引爆。大的那个,因为害怕,没有走进预定的内务部,但不知道她的结局如何。


各种转发一致地谴责这种野蛮的毫无人性的行径。这简直超出人可以理解甚至能够想象的界限了,一切批判的语言都苍白无力。

我想看看女权主义者们怎么说。我关注了几个此类微博账号,平时当笑话看看。但它们对此保持了出奇的平静,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平时,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只要涉及到女性,无论能不能跟女性权利扯上关系,它们总是要生拉硬拽地贴上去碰瓷儿的,这个时候怎么缺席了呢?难道被当作恐怖袭击的牺牲品的小女孩在它们的眼中不是女性吗?

原因只可能是,这件事跟伊斯兰有关。一旦碰到伊斯兰,女权婊们立马变了副嘴脸。

我反感女权主义的思维方式,我认为在社会议题上,女性不构成一个分析范畴;我承认有妇女问题,但它只是作为阶级问题的一个子议题存在,需要在具体的情境下进行分析和处理。这是我清楚地表达过的观点。

但我这个看法是以当代中国的现实为基础的。中国经历过最彻底的社会革命,对女性权利的系统化压制已经被推翻,父权、夫权基本上被打倒。在这方面,近年来虽然有所反复,革命所取得的成果有所丧失,但远没有回到过去那种女性没有地位的情况。

这是我提出上述看法的现实背景,我并没有企图把我对女权问题的看法当作一个无条件成立的判断,生搬硬套到到任何一个社会环境中。

我的上述判断就不适用于穆斯林社会。我无法忍受宗教极端主义,但我对伊斯兰教并没有特别的偏见,它只是宗教的一种。但一个只要长着眼睛就看得到的事实是,穆斯林社会在性别问题上明显地落后于文明的发展了,女性地位低。不但国外的穆斯林社会如此,国内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群是显如此,在中国革命的进程中,穆斯林社会的革命进行得本来就不够彻底,女性解放程度没有其他地方高,而且在过去一些年的回潮中,步子迈得更快,两相作用,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女权问题在穆斯林社会是现实存在的,将女性作为一个分析的范畴,在穆斯林社会中是可行的。因为在穆斯林社会,女性权利被压制是以伊斯兰教法为基础,体制性地存在的。比如,在国内一些宗教思想泛滥严重的穆斯林地区,已经出现了以教法代替国法的现象,出现了事实上的一夫多妻制;无论女性在社会上发展得如何,哪怕是担任国家干部,回到家庭里还是不能与丈夫平等地相处。

最近,被称为“穆黑”的习五一教授在微博上贴出了一个回族女研究生跟她的私信交流,该女生交了一个汉族男朋友,俩人感情很好,但遭到了家里的强烈反对。而且,她担心她的抗争会给其他的回族女孩带去麻烦,本来他们那里女性上学的机会就已经被剥夺得差不多了,有了她的“反例”,其他家庭更不愿意让女孩上学了,以免影响了宗教信仰,找汉族对象。

上半年我到北外讲座,遇到了一位来自青海的大二女同学,她也谈到了类似的状况。那里的穆斯林家庭也倾向于不让女孩上学,有的甚至已经上了大学,又被家里强制要求退学回家,找人嫁了。因为在外时间长了,会被认为受到了“污染”,婆家都不好找了。

所以,穆斯林社会是女权主义者大展身手的舞台,那里有无穷无尽的问题等着它们关注和回应。但是,你看不到它们对这个问题发言,它们选择性地失明了,宁可替柳岩操闲心,也不会为穆斯林女性的权利说一句话。

大家设想一下,如果一个汉族家庭,让男孩上学却不让女孩上学,女权婊知道了会做何反应?肯定是跳着脚地骂啊。但穆斯林社会中大量广泛地存在着这种现象,它们就跟死了一样,屁都不放一个。

本来,当我说“女性不构成一个分析范畴”的时候,女权分子应该以穆斯林社会为例来反驳我,因为我当时并没有做上述补充,可以视为表达不完整。它们那样反击我的话,远比骂我傻逼、直男癌之类的要有力,但它们没有这样做,装死就得装到底。

它们不但对穆斯林社会的女性权利问题视而不见,还为之辩护,比如把穆斯林妇女背叛穿黑袍视为“穿衣自由”;还发明了伊斯兰女权主义这种不伦不类的名词;有些白人女权婊还企图把“伊斯兰恐惧症”和同性恋等议题联系起来,极尽表演之能事(存过一张图,需要用的时候找不到了)。

对女权婊的这个问题,很多人注意到了,我所言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让我来分析它们为什么会做如此之表现,我也无法深入地讨论,只能大概猜测一下,也许女权婊们觉得穆斯林比较狠,不好惹,所以就怂了。可是,怂了大不了闭嘴不谈,怎么还主动帮着粉饰呢?这就不仅仅是怂的问题,还贱。

“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这个系列,本来就写的比较随意,但本文大概是最缺乏思辨性的一篇了,只是简单列举了这个现象,无所谓分析。其实,这个现象也没有什么可分析的,只需简单呈现一下,结论是大家一望便知的,女权婊是一群只有姿势、没有原则的怂货、人渣、垃圾。希望大家都离它们远一点,当狗屎绕着走就好了,以免弄脏了自己。

去死吧


您可能还喜欢:

我为什么骂女权主义者

你可以骚,别人能不能扰?——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2)

女权婊最2B的之处就是拒绝批评女性——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1)




转发是最大的支持,喜欢就关注吧~

如果您喜欢文章,请点开下面的广告,相当于借花献佛,给作者打个小赏啦~

长按二维码

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