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喜欢特朗普,我们是喜欢特朗普胡来

在今年这轮美国大选中,中国公知是一致地支持他们的“希娘”(水均益语),反对乃至敌视特朗普的。也有些人支持特朗普——其实说支持不妥,因为不是真支持,而是出于讨厌希拉里才做那样的反应的。这种“支持”多以调侃的方式表达,比如“大美兴,川普王”之类的说法。


伟大的互联网文化…

一些人对特朗普的支持和喜欢源于他在竞选期间表达的对外政策取向,特朗普好像没有希拉里那种意识形态狂热症,反而表达了某种孤立主义的倾向。基于此,他们认为特朗普当选会缓解美国对的围堵和打压,所以,特朗普在中国的“支持者”是从中国国家利益出发的,这些人大体上是中国的爱国主义者。

但特朗普当选后的一系列表现表明,他当政后的美国不见得会对中国更友好,甚至会更糟。特朗普打破惯例,跟蔡英文通话,接受祝贺,随后他又在接受采访时候公开表示,如果不能跟中国在贸易等方面达成新的协议,美国没必要受“一个中国”政策的束缚。

于是,就有公知说风凉话了:你们这些“爱国贼”、“小粉红”睁眼看看吧,不是说特郎普会对中国好么,特郎普打你们脸了吧?

关于公知的这种态度,我的朋友林胖子在群聊时说了一句:我们不是喜欢特朗普,我们是喜欢他胡来好么?

这句话说得太漂亮了,我就偷来当本文的标题了。

当然,“我们”喜欢特朗普胡来的理由还是各有不同的,我并不能代表“我们”,所以这里只说我喜欢他怎么胡来,希望他怎么胡来。

特朗普公然挑战“一个中国”原则之后,连奥巴马都坐不住了,公开警告特朗普:你要放弃“一个中国”原则,最好想清楚后果,中国对待台湾问题的态度跟对待其他问题完全不同,搞不好会导致中美关系破裂,中美走向全面对抗的模式。


奥巴马是清醒的,了解台湾问题对中国的重要性,对中华民族的重要性,明白这是中国的底线。特朗普明白吗?几种可能:他不明白,以为台湾问题和其他问题(比如奥巴马提到了的南海问题)差不多,可以拿来跟中国讨价还价;他明白,但他蛮横且冲动,敢那么说就敢不计后果地干;他明白,但那么说只是图嘴上痛快一下,行动上会保持适度的克制。

特朗普目前还是当选总统,还没有开始履行总统职权,入主白宫后会怎么做,还需要时间观察。我们不能替特朗普决定任何事,我只能说,我希望他做什么。我希望他胡来,推翻美国长期坚持“一个中国”的底线,为中美关系带来彻底的转折。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目前的中美关系模式不能长期持续下去,这对我们的伤害太大;要扭转,必须有个破题的契机,让中国主动下这个决心恐怕有点难,如果特朗普能帮着中国下这个决心,那我们当然要感谢他。

中美关系的模式就是多年来形成的“中美国”模式:美国负责印钱,中国负责生产,中国需要美元和美国市场,美国需要中国的廉价产品。

中国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搞了这么多年的经济建设,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经济危机?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中美国”模式的存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会导致分配的不均衡,总需求迟早会跟不上供给的增长,就会出现生产过剩,就会爆发经济危机。这是我们在中学都学过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久经检验的真理性总结。中国的分配是如此的不均衡,经济却能够保持三四十年的高速增长,没有遭遇危机,是因为对美国的巨大出口消化了过剩的生产。经济学家加投资家史正富将之称为美联储提供的“超级购买力”。

在这个模式下,美国得到来自中国的商品,中国则得到了美联储印刷的美元。产品是实实在在的财富,是消耗了中国的自然资源和中国人的血汗生产出来,而美元呢,只是花花绿绿的纸票子,是虚的。钱的本质是交换的媒介,它的意义在于能够随时兑换为商品。对个人和企业来说,钱是钱,是财富的等价物,而对于中央银行来说,钱是开动机器就随时可以印出来的花花纸。


没找到丰都银行的

农村地区每到过年要上坟烧纸,如今人们买现成的冥币烧了,我小时候还时兴自己印,印版是木头刻的,有丰都银行的字样,面额也是随意定的,可以是千万可以是亿,然后买点黄纸裁开,就可以印纸钱了。这种印冥币的过程,跟美联储发美元,在本质上是一样一样的。美联储印美元,所耗费的就是纸张和印刷的费用,印一张100美元的纸币,成本只有9.1美分,但它出了印钞厂,就可以顶100美元用。

俗语中有一个说法,“你糊弄鬼哪?”以美元结算的国际贸易,本质是就跟印冥币糊弄鬼是一样的。

当然,美联储“糊弄鬼”的方式是需要一定技术含量的,也不是想怎么印就怎么印,背后有一套复杂的方法在支持。耶伦们就是干这个的,如果让孔祥熙去当美联储主席,也是可以把美元搞成金圆券的。

100美元可以买什么?百度一下,可以查到不少结果,那张纸票子可以兑换成一堆商品。放到中美贸易关系中去理解这个关系,中国每获得100美元,就要付出相应那么多的物质财富,表面上美国出了100美元,实际上只支付了9.1美分。中国攒下的3万亿外汇储备,是用多少人民的血汗换来的?实际上又价值几何?这个账不难算。

美联储通过印“冥币”提供的“超级购买力”固然帮助中国抹平了经济波动,避免了经济危机,使中国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但本质上把中国变成了胆囊上被装了根管子持续提取胆汁的黑熊。中国经济增长的代价惨重,这样失血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发展怎么能有永续性?孔庆东曾经改写杜甫的诗句“国破山河在”为“国在山河破”,实在精妙至极。

中国积攒下那么多外汇储备,意味着多少船的商品被运到美国了?如果在另一种体制之下,那些中国人生产出来的物质财富都用在中国人身上,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共产主义早就实现了!还犯得着为全面小康努力吗?

就是在“中美国”的体制下,美国人还抱怨,声称中国把他们的钱都赚走了。这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好在天道轮回,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美国印纸钱占了中国那么多便宜,但同时也把自己玩毁了,即实体经济衰败,产业空心化。这也是因为资本主义短视的制度安排导致的,只顾少数人一时发财,不管多数人的死活。于是才有了特朗普在今年大选中的胜利,是那些被实体经济萧条所伤害的“红脖子”把他抬进白宫的。

总之,从中美两方面来说,“中美国”的模式都不能按既有的模式持续下去了。但平胸而论,一旦中美脱钩,中国还要比美国好办一些,毕竟生产能力还在,只要堵住不断流血的伤口,国内强力改革分配体制,重整破碎的山河(这会提供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在国际上带着其他小兄弟自成一体,挺过阵痛就还是一条好汉;而美国呢,重新工业化说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到的。所以中美立马脱钩的话,美国的麻烦恐怕更大些。

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个脱钩何时能到来,被什么样的契机促发。“中美国”的体制虽然对中国不利,但国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寄生于这个机制的利益集团,会千方百计地维系该机制的存续。如果没有适当的契机,中美脱钩很难发生。

于是我们就看到,希望在特朗普身上。他现在和蔡英文通话,以后最好彻底放弃“一个中国”政策,公然跟“台毒”搞一起去。他敢那样干,中国就不再其他选择,必须和美国翻脸了,一切掣肘的因素届时都会失效。到时候,国家统一会实现,中国在世界上自成一体,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会实现。这需要高超的战略能力和强大的领导力来支撑,我相信党可以提供。

让我们欢呼特朗普的胡来吧,让我们期待他继续胡来!

相关文章:南海擦个枪走个火,也挺好的





转发是最大的支持,喜欢就关注吧~

如果您喜欢文章,请点开下面的广告,相当于借花献佛,给作者打个小赏啦~

长按二维码

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