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有感于郭德纲的回应

曹云金和郭德纲开撕后,我写了一篇《郭德纲:龌龊时代的一个标本》(点击阅读),里面有这样一句话,“郭德纲被曹云金一膝盖顶裤裆上了,估计得缓一阵子才能缓过劲儿来”。果然,直到今天凌晨,郭德纲才发了一篇回应长文,《天涯犹在,不诉薄凉》。这一晃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估计是刚缓过点儿神儿来。

睡觉前我就看了这篇回应,觉得写的实在是好玩儿,在微博上扬言说有替曹云金写个回应的想法。其实昨天的行程由于意外耽搁了,很晚才回驻地,睡得很少,中午本应睡一会儿的,但上午我看到朋友圈里有好几个人说郭德纲水平高,我靠,受不了,牺牲补觉的时间我也得写几句。


有人说,人家俩人撕,你知道内情咋的,瞎掺和啥?内情我不知道,我只根据公开的信息评论。又有人说,你还毛主席的小学生呢,演艺圈的事儿你瞎掺和啥?我感兴趣的不是演艺圈的是非,而是对时代的观察,郭德纲是一个小人的典型,剖析他一下,有助于帮助大家认识这个龌龊的时代。——写点东西还得先自我辩护,心好累。

回到郭德纲的回应。通篇读完,我笑了,把我的感觉概括成一句话,那就是,这小子太能装孙子了。

在文中,郭德纲一口一个“小金”,个别地方还称“金”(这是言情小说的俗套),亲热得很;他还说,曹云金的长文不是自己写的,应该是别人帮着攒的,言下之意是有人要整他郭德纲,把曹云金当枪使唤了,字里行间透露着为曹云金着想的味道。

卧槽,不对啊,你郭德纲先生不是要对曹云金(还有何云伟)赶尽杀绝的吗?不是连清理门户的时候都对其名字避而不提的吗(原话是,“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他之所以在这里说“另有”,是因为其他除名的都指名道姓了,但对何曹二人,未提名字),咋忽然又叫得这么亲热了?这画风转得太快,我反正是有点儿跟不上。

说郭对曹“赶尽杀绝”(曹本人也有类似说法),是不是太邪乎了?我觉得不是。郭要“夺回”曹的艺名,即曹云金不能叫曹云金了,得叫回本名(我还真不知道他本名是啥),或者另外取艺名。艺名,相当于艺人的商标,“曹云金”这个名字有了一定的认知度,有一些人会为这三个字掏腰包,如果换名字,知名度得重新建立,得把“曹云金”的粉丝“导流”过来,那是很不容易的。大家想想关于“王老吉”商标的官司,不能用“王老吉”后,加多宝公司把“加多宝”用作商标,为此多花了多少广告费?郭德纲所谓的“夺回”艺名,其实就是要砸了曹云金的饭碗,毁了其前程,虽然他根本做不到(郭德纲并不拥有“曹云金”的商标权,不可能如广药一样得到法院的支持),但用心之恶毒是显而易见的。

既是如此,咋还能亲热地叫人家“小金”呢?咦,对了,曹云金这个艺名你郭德纲先生都不承认了,怎么还叫人“小金”呢?——郭德纲先生的智商已经欠费啦,或者,裆里还在隐隐作痛,影响了思路吧。

关于艺名中的云字,郭德纲的回应其实证明曹云金的说法是真实的,即云字来源于过世了的张文顺。如此来说,郭德纲还真没资格“夺回”。如果郭德纲也认识到这个问题,收回虚张声势的所谓“夺回艺名”,那么,叫“小金”就无妨了。叫“小金”是不是表示郭德纲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知道没资格“夺回”了?呵呵,谁知道呢。——估计这个地方讲的逻辑关系,以郭德纲的智商是理解不了的。

郭德纲的回应虚虚实实,避重就轻,写的很长,但关键问题什么都没说。比如学费问题,曹云金说,他学艺是交了学费的,不是所谓的“儿徒”,但郭德纲只是说,这段编得不好,却没有直截了当地讲,我根本没有收过你的学费,你胡说,你造谣。这,就是“话术”,方舟子玩这一套不要脸的把戏最拿手。——方粉又要跳脚了,又拉方教主下水干嘛?哼哼,我就拉,你们管得着么?


在《郭德纲:龌龊时代的一个标本》中,我说了,郭曹二人的纠纷本质上是劳资纠纷,也是创业者郭德纲和早期的共同创业者曹云金在事业成功后的利益分配问题上的矛盾。说到学费的时候,郭德纲提到,他那时候根本不可能开出发票来,我们姑且认为这话是真的,那么意思就是,当时“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还没有注册,没有公司,当然就没法开发票了。那么,公司是什么时候注册的呢?注册公司之前,二人是传统意义上的师徒关系,注册公司之后,就变成劳资关系了,而且还不是规范意义上的劳资关系,没劳动合同,没五险一金。是这么个理儿吧?

在创业最艰苦的时期,有难同当,德云社火了,挣钱了,郭德纲有福自己享了。曹云金有意见有情绪,难道不是太正常而且太正当了吗?德云社能火,郭德纲的贡献最大,谁也不会傻到认为是曹云金把德云社搞火起来的,那么,郭德纲拿70%的股份,剩下30%给李菁、何云伟、曹云金等人分分总是应该的吧?听说,人家阿里巴巴连前台都有股份,都成千万富婆了。我还听说,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只有两个股东,分别是郭德纲的老婆和郭德纲的小舅子。请对比思考一下。

道理这么讲没毛病吧?我在这里可没有用社会主义的标准来衡量,讲的就是市场经济的规则。另外,关于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注册时间,注册时间与郭曹二人所争执的事宜的时间点的关系,德云社的股东情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研究一下。

郭与何曹等人本来就不是利益共同体(即不是德云社的股东也不是公司的员工),在郭德纲作死的时候,凭什么要求何曹等人一块儿溺水呢?所以,他们的出走,于情于理于法,都毫无问题。郭德纲不仁在先,其他人的出走,恐怕连不义都算不上。

关于德云社早年拍电影的问题,曹云金的说法是,我又不是投资人,凭什么跟你郭德纲一起承担风险,连基本的劳务费都不给?这个道理无懈可击,于情于理于法,都站得住。但郭德纲怎么说的?他的回应是,你早说啊,早说就不让你演了,想演的孩子多的是呢。这是什么道理?这是最劣质的资本主义的逻辑,是最无耻的流氓逻辑——我使唤你,是看得起你。

之所以说曹云金顶到了郭德纲的裤裆,主要是因为曹爆了点郭的猛料,狠狠地戳了他一下,比如跟某女记者的关系等。对于这些,郭德纲只字未敢直接提及,也没敢否认,只是说,你接着说吧,说的越详细越好,免得大家猜。这什么意思呢?一是默认了事实的存在,二是将了曹云金一军,你再说,舆论就会对曹不利,说什么爆人隐私,不仁不义之类的。

其实,这种谴责在曹云金的六千字檄文出来之后就有了。但这实在是郭逼出来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所谓“出走”之后,曹云金一直说,他没有离开德云社,郭德纲永远是他师父等等。总之,在发飙之前,我不记得曹云金在公开场合说过任何郭德纲和德云社的坏话。相反,是郭德纲一直在叨逼叨,抓住一切机会控诉徒弟的背叛,显摆他自己的仁义,一直到发展到清理门户,企图断人前程的地步。那还怪的了曹云金翻脸吗?诸位,设身处地地想想,换你你也会翻脸的吧?

这些细碎的事情不继续评论了,我想从中已经足以看出郭德纲这个家伙的本质了。然而,最能暴露其小人嘴脸的,恐怕是《天涯犹在,不诉薄凉》一文的结尾了:“日后倘有马高蹬短山穷水尽,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都不管,我管你。”

首先呢,先说句题外话,这句话的标点符号用的不对,断句有问题。还有前面所引清理门户的声明中的“为警效尤”,也写错了,“警”应为“儆”。那些说郭德纲水平高的朋友,请你们自己反思一下。

其次,这里有威胁的意思,他前面还说了,没什么人会为了曹云金得罪他,这里再提什么马高蹬短山穷水尽,隐含的意思是很清楚的。

再次,那条清理门户的微博白纸黑字还在那里,说的是,“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啥意思?不是彻底翻脸绝交,永不相见了吗,咋又示好了呢,还“都不管,我管你”?小人就是小人,首鼠两端,当众被扁,面子上过不去,总得哈拉哈拉,自我解嘲吧。其实,还有个解释,那就是,裤裆被顶了一下,知道疼了,服软了,示好了,如是,则只有一个字可概括:贱。

说一千道一万,郭德纲的才华我仍旧是佩服的,也是喜欢的。比如,他在《我要反三俗》中有句词:高雅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这话就太好了,稍加改动就可以送还给他:恩师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

我仍真心期待郭德纲能顿悟,真正走上德艺双馨之路,别真作死成功了,毕竟想我还听到他的新相声段子。

最后,重复强调一下,我骂郭德纲,并不意味着我认为曹云金就是好人;他是不是好人,并不影响我对郭德纲的看法。我以为大家都是聪明人,这话不必说的。可是,确实有些不那么聪明的人,也可能是故意抬杠的吧,跟我掰扯这个问题,所以我只好重复一编。就不要再拿这个跟我说事儿了,好么?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