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没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可以做到绝对安全——一点补充意见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转基因食品可以安全,也可以不安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点击阅读),由于标题中使用了“转基因食品可以安全”的表述,有些朋友以为这个表述的字面意思是我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看法的一部分,于是就此跟我展开了一点讨论,顾秀林老师还找出一篇文章让我参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88d2520100kkc6.html,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以查看)。


还好,大部分人的关注点不在这里。但无论如何,我想我还是要就此补充谈一点我的看法,以消除误解。

在正文中,细心的读者是可以发现有两处和标题中的“转基因食品可以安全”相矛盾的表述的。第一处是:

“坚定的反转派认为,转基因食品都不安全,即,凡是应用了转基因技术而生产出来的食品,都不安全。这是有可能的,至少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这个表述由两个句子组成。前一个句子是我对坚定的反转派的观点的概括,他们认为凡是转基因食品,都不安全,哪怕没有故意生产有害转基因食品的主观恶意。比如顾秀林老师就是这个观点,而且她老人家大概代表了反转派中最坚决的立场。后面一个句子(红字),是我自己的意见。也就是说,反转派的观点我原则上是同意的,但我的态度稍微缓和一点,我说的是“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相应地,挺转派的绝对安全的说法就是绝对不成立的。顾秀林老师推荐给我看的文章,对我是有说服力的。

第二处表述是:

“手术刀一般的转基因技术可以自如控制产出,完全可以做到,想让一种转基因安全程度高,就安全程度高,想让它不安全,就不安全。”

这里,我在对立两种可能性的时候,没有如标题中那样把“安全”和“不安全”作为两种理想状态,而是使用了“安全程度高”和“不安全”。这个表述也说明,我总体上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是有很大保留的,“安全程度高”毕竟和“安全”不是一回事儿。


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在标题中那样表述呢?

我的回答是:我的文章要讨论的其实不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而是要通过逻辑思辨的方式,点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可以受制于某些特定人群的主观意志,而我们一旦彻底接受了转基因,就等同于让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受制于这些人的主观意志,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次日的文字推送里,我才说我谈的是战略问题。

既然是谈逻辑,那么我使用的“安全”与“不安全”就都应视作逻辑范畴,不能同事实判断相混淆。也就是说,“安全”和“不安全”是我假定的两种对立的极端状况,用来说明转基因利益集团的主观意志可以发挥作用的空间。这就好比,我们学习物理时,会从摩擦力为零的情况下入手理解,但这绝不表示摩擦力为零的状况就是真实存在的。

我虽然零星地表达了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观点,但总体上我谈的并不是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的问题。因为安全性确实是个技术性问题、实证性问题,讨论是需要该领域的专业知识作为支撑的,一旦进入这个方向,那么“懂不懂科学”之类的“资格”问题就真的来了。我没有兴趣去做这个方向的学习和研究,就算去学习和研究,也搞不过那个领域的人。

挺转的那伙人,也就是顾秀林老师说的“科匪”,为什么那么喜欢谈“科学”(其实是技术)呢?就是因为他们想把论战引入这样的轨道,获得优势。但仗不是这么打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才是正确的方法。所以,我不去跟他们纠缠安全性领域的细节问题,而是跳出圈外,讲我的逻辑,推导出我的结论。

不知道这样的补充是否说清楚了问题。其实我当时应该用另外的标题,避开这样的可能的误解。好在,多数人没有误解,没有紧盯着“安全”两个字不放,接受了我的逻辑,理解我的结论。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