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占领男厕所”说起——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9)

女权主义者喜欢搞社会运动(或许,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女权主义者里面的行动派们在搞社会运动),在她们发起的社会运动中,影响比较大的包括“占领男厕所”。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要喷她们“占领男厕所”是丑女多作怪、是吃饱了撑的、是矫情作什么的呀?


Too simple, too naive

在这个事上,我不但不会挤兑她们,反而非常支持她们。我觉得这大概是女权主义者干的唯一一件正事,她们关注了一个真实存在的、需要解决的问题,对问题的解释和提出的解决方案也都是对的。

一个叫做“新媒体女性”的微博账号发了篇文章,《女权青年在行动:一封信,让男厕变女厕!》(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9056658922655),文章罗列了人流量大的地方,男厕与女厕门前截然不同的景象,并提出了问题,是女人热衷于上厕所吗?自问之后再自答:“才不是!因为女性和男性身体构造的差别,以及生理期、孕期等特殊情形,女性平均如厕时间会比男性长得多。在公共场所男女厕位一样多的情况下,女厕前自然会大排长龙。”

这个话说得很好,但还是有个小纰漏。关于公共场所的男女厕位,实际情况是男厕位要比女厕位多,而不是一样多。因为在男厕和女厕面积相等的情况,除了蹲位,男厕所可以往墙上挂一些小便器。(这大概也可以算是女权主义者的脑子不是很灵光的一个例证。)

男性如厕时间短,厕位还多,女性如厕时间长,厕位还少,结果呢,女厕前经常门庭若市,男厕前则门可罗雀。问题就出来了。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出现是因为设计者的粗心导致的,在规划一个场所时,厕所一定是要设计的,厕所要分男女,男厕留20平米,女厕也20平米,不但平等,有时候还对称。可是,厕所面积的平等导致了上厕所时方便程度上的不平等。这个问题呢,是需要有人说的,需要引起注意,估计很多设计师看到女权主义者“占领男厕所”的运动,会一拍脑袋:真是这么回事儿啊,当时怎么就忘了这茬儿了呢。

我相信,把公共场所的厕位问题加以特殊考虑会成为社会的共识,越来越多的新建公共场所会改变男女厕位的比例,让女性不再为上厕所排队而头疼。

这是女性主义者的贡献。同样值得点赞的是女性主义者在论述这个问题时采取的实事求是的姿态,她们从性别差异(身体构造的差别,还考虑了生理期和孕期的特殊情况)出发,在承认差异的前提下主张平等。于是,看似不平等的方案(女性厕位要比男性的多)导致了平等的结果(男女如厕都方便)。

可是,这个值得点赞的地方,同时也引出了女性主义者让人厌恶的地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需要强调差异而且强调差异对女性有利的时候,她们强调差异,但在其它的时候,她们就把男女生来有差异这个基本的事实抛到太平洋去了,直白地说,如果承认差异在结果上是对女性不利的,她们就漠视差异甚至否定差异。这特么就比较讨厌了。

这样的情况非常非常多,就简单地说一下下,仅以“新媒体女性”发表的另一篇文章里的一句话为例吧。这篇文章题目叫《反就业性别歧视专门立法迫在眉睫》(http://weibo.com/p/1001603971477346092767),在罗列就业歧视领域的现象时,有这样一句话:“一些招聘单位注明‘男性优先’的原因是‘需要长期出差’”。

其实这个要求没什么不对,长期出差意味着工作强度大,意味着生活不规律,同样是基于生理差异,也要承认这样的工作更适合男性去做,而这并不等于男性占了便宜。职场上有句俗语: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这分明是说明资本主义对男性的剥削压榨更残酷。要抱怨,也该是男的抱怨。

正常人都想不明白,女权主义者在这种时候有什么可争的,为什么这时候就忘了男女不一样了。

对女权主义者这个群体稍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所以这里就不多说了),她们承认两性存在天然的差异并在尊重差异的基础上讨论性别平等的时候实在是太少了,绝大多数情况下,她们是枉顾差异,一味地要结果平等的,比如在就业(专指好工作)、升学(专指好大学)等问题上,因为这个时候谈论差异会导致对女性不利的结果。“新媒体女性”上还有个话题是抱怨女哲学家少,实际上,总体上来说女性的理性思维能力就是不如男性,这也是男女的天然差异,哲学系有更多的男教授就跟女厕所需要更多的厕位一样,是天经地义的。怎么在上厕所的问题上能承认差异,这时候就不能了呢?

需要差异说事儿的时候抬出差异,不需要的时候就抛开,这种思维方式本身就是不理性的,是女性比较擅长的胡搅蛮缠。每个女人在跟男朋友或丈夫交流的时候都会使用这种思维方式,但停留在具体的两性关系之间,是一回事儿(女人把这种思维用好了,还有利于夫妻感情),但把这种思维方式搬到公共问题的讨论中来,就不对了。

在公共问题的讨论上胡搅蛮缠,本来就已经不对了,更可恶的是,女权主义者还一副牛逼烘烘、大义凛然的样子。这简直就是可恶了。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这些神经病,我觉得,她们是在搬弄洋人的政治正确,自以为有洋大人撑腰,就可以不讲道理,想干嘛就干嘛。小鬼子的翻译官会跟老百姓好好讲道理吗?不会的,因为“老子就是道理”。(参考扩展阅读2与6)

所以,这帮家伙就不光是神经病,在逻辑上还特么是流氓,是黑社会。我之所以一再呼吁年轻人要远离女权主义这种思想垃圾,就是要年轻人避免在思想上中毒,染上逻辑混乱的毛病。

女权主义者们的说话方式,让我联想到郭德纲的相声《我是黑社会》。啥是黑社会?黑社会就是“老子就是道理”,打你,因为你没戴帽子,也可以因为你戴了帽子,总之,老子想打你就打你。我把这段相声转过来,大家注意看一下12:1014:10这两分钟,体会一下,是不是就像在讽刺女权分子一样


本篇结束语:珍爱生命,远离女权主义


扩展阅读:

你可以骚,别人能不能扰?——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2)

女权婊是怎么把落后装扮成进步的——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3)

女人和女人的差异可能比人和猴子的差异还要大——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4)

她可以骚,你不能扰,但有人可以硬上——(从《色戒》看为什么)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5)

女权分子背后的洋大人,是不是该管管了?——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6)

难为女人的,多半是女人——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7)

“女人有没有不生孩子的权利”是个伪问题——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8)


我也开通了“分答”,有没有聊几块钱儿的?长按二维码即可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