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为女人的,多半是女人——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7)

首先,请看一段著名网红、人民艺术家papi酱的小视频。这段视频内容是关于办公室八卦的,几个女人在议论一个新来的女同事,显然是漂亮的,几个八婆说她把老板睡了,有妇科病,堕过胎,还不只一次,等等,所谓议论不过是无风起浪,有的没的。papi酱一人分饰几个角色,表演和台词都不错。


我为啥给papi酱一个人民艺术家的大帽子?因为她的作品接地气,来源于生活啊,而且有鲜明的讽刺精神,这段小视频把一些喜欢嚼老婆舌的女人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还有批判意思,这是通过papi酱扮演的papi酱的震惊和怀疑表达出来的。

papi酱的其他作品也有这个特点。比如上海话加英语的系列,把上海小市民那种浮夸、势利、媚俗的嘴脸演活了。再比如张总教你做电影那段,把当今电影圈的歪风邪气给黑的啊,那叫一个爽快,我看著名编辑汪海林(我的朋友圈里就这么一个搞艺术的)第一时间转发,估计是觉得papi酱替她出了口恶气。

为什么papi酱能红?不是没有道理的啊亲们。讽刺是真正有生命力的,郭德纲也有这一手,但papi酱毕竟是中戏研究生,境界上要比郭德纲高不少。希望papi酱以后搞大了,不要丢掉这个优良作风,否则,我保留随时收回“人民艺术家”这一赞美的权力。

好了,回到以上这段视频所表达的主题上来。女权分子经常说,女性遭到歧视,遭到不公正的评价,男人乱搞是风流,女人乱搞是风骚,这是社会对女性的压迫。当然了,这不是哪一个女权分子的原话,否则就用直接引语的形式了,是我自己根据观察概括的,我想我的概括是靠谱的。

那么,对女性搞不公正评价的是什么人呢?是男人吗?还真不是,男人很少对女性摆道德先生的姿态,除了对自己老婆,更不会像papi酱所表演的那样扯老婆舌。为啥有“扯老婆舌”这个说法啊?就是因为干这个的都是女人。当然了,是一部分女人,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这个坏毛病。


网上经常冒出些捉奸在床,或者原配当街暴打小三的视频,你去看看,在那里骂小三的是什么人?还是些女人。另外,原配也好小三也好,不也都是女人么?男人看到这种视频的时候在干嘛?大部分看热闹,看完就拉倒了,小部分猥琐的在总结经验,琢磨着怎么加强保密工作,避免此类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女性的确承受了更多的道德评判,这我们不能否认,可是,是谁加给女性的呢?是社会?这太泛化了,说了等于没说。女权战士们,请你正视,强加在女性头上的不平等的道德评判,正是女性给的。没错,是一部分女性,可她们终究是女性啊。

有句俗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如果没有大量女人为难女人的事实,哪来的这句话呦。

道德审判只是一例,在其他领域,有些女性承受的不公正乃至压迫,也部分来自另一些女性。

那么,女权分子要为女性争权利,应该把批判的矛头指向谁呢?社会?这帮神经病的确是这么做的,但这样的批判还是太泛化了,有时候是会说不下去的。于是,这帮神经病就批判男人,他们说都是男权主义的错。

可是,事实摆在那里,有些错是女性的。如果女权分子能真诚地面对问题,就得承认女权主义的批判对象也包括女性。

但女权神经病们不这么做,至少我没见过女权分子把某个具体女性作为批判的对象。他们是为女性争权利的,所以不批判女性。他们也许会说,那些女人是被男权主义思想腐蚀了,归根结底还是男人的错。不过,既然有男的女权主义者,就有女的男权主义者,要批判男权主义,当然包括这些女的。然而,女权分子会因为这些男权主义者是女的,就放弃批判。

他们就是这样的幼稚、机械、缺心眼。

女权分子不但不把任何女性作为批判的对象,还无条件地为任何女性辩护。以下是一位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写的文章里的一段话:


当初看到这段的时候,都把我笑死了。你替郭晶晶操什么心啊?人家嫁入豪门当少奶奶,挺好的,你管人家是因为什么呢?人家需要你的涂抹吗?大户人家娶媳妇,讲爱情?别开玩笑了,八字和面相是否旺夫都比爱情重要。

女权主义者就是这样不接地气,就是这样可笑。不管是自由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只要女权主义,就会变得这么幼稚可笑。

女性,作为一个范畴,仅仅在生物学层面是有意义的。管她是武则天还是小白菜,管她是女政治局委员还是富士康女工,生理上都是女人,都可能在需要的时候去妇产科挂号。仅此而已。在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任何领域,女性作为一个分析范畴,都是不成立的。

女权主义是一个先天不足的理论,是拧巴的,不拧巴的人不会接受那套歪理邪说,被这个拧巴的东西整拧巴了之后,在分析其他问题的时候也必然要拧巴。所以,我才斩钉截铁地说,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说精神病也行)。女权主义那玩意儿千万碰不得啊!

已经是5月1日了,最后祝大家五一劳动节快乐!

这个时间了,我还在劳动,只为唤醒那些拧巴了的灵魂,我简直太高尚了!可是有些女权神经病不但不感激,还骂我,真是狗咬吕洞宾,哼哼……


延展阅读

你可以骚,别人能不能扰?——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

柳岩湿不湿身,到底关了女权婊们啥事儿?——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2)

女权婊是怎么把落后装扮成进步的——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3)

女人和女人的差异可能比人和猴子的差异还要大——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4)

她可以骚,你不能扰,但有人可以硬上——(从《色戒》看为什么)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5)

女权分子背后的洋大人,是不是该管管了?——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6)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