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湖南的败类

近日,湖南祁东县政府一名施姓副馆长因酒后吸毒死亡,让人湖南再一次成为焦点!



问题是,湖南这片热土不止一次因为官员吸毒而名声大噪。


2017年初,祁东县就一次性通报了12起党员和国家公职人员涉毒典型案例,近三年来,该县111人因涉毒涉赌问题被处分。



还有,湖南汨罗市公安局余伟明吸毒并开涉黄按摩店,洞口县国土局伍国华长期吸食冰毒,邵东县国税局龙运忠在深圳因与异性开房吸毒被警方治安拘留,常德安乡县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任中伟吸食毒品被降为副科级······衡阳18个党员干部涉毒,在尿检的时候尿裤子不受检,让人大跌眼镜。


更不堪入目的是,湖南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吸毒后一丝不挂,并且非常兴奋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非法生育一孩。


这就是今日之湖南!为什么湖南会出现这些败类?


要知道,湖南是英雄辈出的沃土,在中华民族抵御外辱赢得独立的抗争中,在中国人民打倒反动派真正实现人民当家做主的斗争中,涌现出了无数英雄烈士,镂刻下了让世人瞩目的湖南印记。


“我本湖南人,唱作湖南歌。湖南少年好身手,时危却奈湖南何?”杨度的《湖南少年歌》把湖南人为国为民的情怀,敢为人先、敢为国死的气魄,抒发得酣畅淋漓。中国每到历史危亡的关头,必然少不了湖南人的身影。



在30余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中,湖南人民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上百万人民群众惨遭敌人杀害,数十万革命志士流血牺牲有名有姓的现被政府追认为烈士的就有十五万人之多。


有很多英烈大家熟知,比如“我要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宁乡人何叔衡、“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衡阳人夏明翰,还有毛主席的亲弟弟毛泽民等。


在这里,我不禁要抛出几个问题请读者朋友们想一想:


1、为什么毛泽东时代早已铲除的“黄赌毒”会在今天重现?


2、为什么清朝时“烟雾缭绕大清朝,一品大员面如焦,二品三品堂中倒,六品七品瘾如潮”的现象会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出现苗头?



的确,今天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引下,我们取得了许多举世瞩目的成就,我们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能够精准扶贫,战胜洪水疫情,就在今年我们就将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我们也将朝着“第二个百年目标”——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但是,好的就是好的,丑的就是丑的,不能因为有点就对自己的缺点遮遮掩掩,毛主席曾说:“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


可以这么说,“黄赌毒”是社会主义中国的毒瘤,我们一定要铲除它,连封建士大夫林则徐都能放出这样的铮铮铁句:鸦片一日不除,本大臣一日不回!


可是,今日之湖南,上到市长,下到馆长,却莺歌燕舞,吸毒纵乐!


呸,湖南的败类!

新青年2050

有温度 有态度 有深度



猜你喜欢:

永贵大叔的跌宕人生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青年2050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