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不玩虚,不弄假,真心换真心!


1


2002年,国内出现了第一例非典,由于此类病征从未见过,在经过相关检查后,被权威人士草率定义成“衣原体感染”,并建议使用抗生素治疗。


而钟南山认为,衣原体不可能这么难治,而且治疗以后好得快,不会如此快速地传染。


在患者接受大量抗生素折磨却无效的情况下,他挺身而出临危请命,坚持认为非典病原体不是衣原体,而是病毒!为此,他遭受了某些人的白眼和质疑。


2003年4月,这一结果得到世界卫生组织正式确认,钟南山的结论是正确的。


就在该月,北京召开了关于SARS的新闻发布会,钟南山被要求参加。


当记者问到“是不是疫情已经得到控制”时,钟南山忍不住了,他对媒体说:“现在病原不知道,怎么预防不清楚,怎么治疗也还没有很好的办法,病情还在传染,怎么能说是控制了?我们顶多叫遏制,不叫控制!连医护人员的防护都还没有到位。”


顿时场面哗然。


有朋友悄悄问他:“你就不怕判断失误吗?有一点点不妥,都会影响院士的声誉。”


而钟南山平静地回答:“科学只能实事求是,不能明哲保身,否则受害的将是患者。”



2


钟南山曾说“我自己有一种感觉,好像专门喜欢跟谁较劲,老觉得不管走到哪儿,自己都不太受欢迎。”


2013年全国“两会”上,他说“雾霾与肺癌有极大的关系”。


2015年,他又痛批一些公立医院的医生不讲医德、违规使用心脏支架创收的行为,他举例说:“广东某医院的一个心脏导管大夫为病人做冠状动脉照影,本来问题不大,但是最后给放了5个支架。”


钟南山不仅关心医疗卫生领域的问题,还尖锐地指出:“邓小平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大家实现共同富裕。我看现在只实现了前面一句,后面那句啊,还差得很远。”


“为什么河北保定会出现‘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钟南山说,“一次分配造成的贫富悬殊非常危险。百姓收入低,往往一件事情就引发网民共鸣,只要菜、鱼涨点价,百姓就不能承受。”


钟南山,就是这样一个爱讲真话的老人。



3


然而,钟南山却是那么受人喜欢。


2020年3月13日,钟南山领衔专家团队,对两例重症患者进行远程会诊。


在会诊结束后,在楼下等候的护士粉丝们给钟南山院士唱起了《感恩的心》,并且送上了鲜花,钟南山院士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让刚才会诊的紧张焦虑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八十多岁老人的微笑,笑起来跟小孩的微笑一样,是那样的淳朴,那样的纯真,那样的洒脱,那样的暖人心脾。


这是一种境界,一种精神的享受,一种高尚的趣味。



他淡泊名利,住房是老旧小区,不是理所当然的大别墅。住房面积不大,收拾得很干净、很温馨。


沙发也是老式的碎花沙发,桌子上的奖杯被用来装了不同种类的水果,不由让我想起了居里夫人把诺贝尔奖牌给孩子玩耍。


这是一种共产党人的情操,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所追求的崇高事业上。



4


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一定是“超我”的。


比如有一次,袁隆平去国外接受联合国颁发的世界粮食奖,规格很高。


据说过海关时,因为东西比较多,他不小心把那个装奖杯的包落下了。


后来,海关工作人员打开包一看,原来是刻着袁隆平名字的奖杯,马上和他取得联系。


袁隆平这才发现把奖杯忘了,还幽默地表示:“我说怎么会感到那么轻松呢!”


荣誉可以成为继续前进的动力,也可以成为影响前行的重负。对待荣誉的态度,能看出一个人的精神高度和思想境界。



5


拜伦说:“真有血性的人,绝不乞求别人的重视,也不怕被人忽视。”


爱因斯坦用钞票当书签,居里夫人把诺贝尔奖牌给女儿玩。看似“荒唐”之举,却正是他们平常心的表现。


人生追求的目标有许多,生活的主体绝不是单纯地追求物质的享受。


古巴民族英雄何塞·马蒂有句名言:“虚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光荣的人注视着袓国的事业。”


钟南山说,他一直记得中学时代一位老师曾对他说过:“人不应单纯生活在现实中,还应生活在理想中。人如果没有理想,会将身边的事看得很大,耿耿于怀;但如果有理想,身边即使有不愉快的事,与自己的抱负比也会变得很小。”


袁隆平、钱学森、邓稼先、屠呦呦、钟南山等,他们都是“大写的人”。

新青年2050

有温度 有态度 有深度



猜你喜欢:

温铁军:城镇化要警惕重蹈朝鲜覆辙

大城市,随便哪里捅一下都是一个大洞

屠呦呦再获大奖:我搞科研不是为了争名争利!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青年2050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