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菜:带动1000万农场主,为8亿农民谋幸福

01

 

凌晨1点的北京,最低温度已是零下5度,北京的六环,陈建斌慢慢走回位于地下室的家,两旁是发动机的轰鸣声、醉酒人群的吵闹声,还有刺耳的施工声,他拖着疲惫的步伐往目的地前行,疲倦的背影被路灯照射而拉长,仿佛要前往另一个目的地。

 

他是个快递员,负责投送这条村方圆两公里的快递,最近因停电以及特殊事故,两年没丢一个包裹的他,这个月丢了几十个包,这决定了他到手工资只有3000块。

 

他回到了家,妻子安抚着刚出生的小孩一边来回踱步一边安静地等着他回来,地下室虽然拥挤不堪、密不透风,但很多人涌了进来,附近的单间飞速涨价,月租从500飙升到2500,从半年付到年付,房东坐地起价要不交钱要不明天搬走,孩子刚从医院出来花钱如流水,手里不多,能去的地方也不多,他只能和妻子独自叹息。

 

 

凌晨2点,罗景阳叫醒了妻子,收拾好行李,买好了车票,准备天一亮就回老家。罗景阳是80后,他的父亲罗建农是出身于50年代的老农民,作为80后的他无法像父亲那样,弯着腰慢慢地在泥土里刨着金,他难以忍受日晒雨淋,难以忍受天气的不测导致一年辛苦的白费,所以他离开自己的土地,而罗建农叫他回去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的地从五亩变成现在的百亩,他们的一家不再喊穷。

 

罗建农在儿子离开的2014年开始帮美菜供货,几年来美菜中小餐饮渠道的版图不断扩大,

美菜农产品上行也开始过亿,在美菜的扶持下,老罗家里的土地从五亩变四十亩,四十亩变八十亩,八十亩到现在的百亩,到现在变成可以容纳返乡青年的理想之地。

 

凌晨五点罗景阳来和陈建斌道别,陈建斌问罗景阳“你去深圳吗?”罗景阳开心笑道:“不是,回家种地去!”然后带着行李离开北京,陈建斌抽着烟看着微亮的天空,心里燃起回家的渴望。

 

02

 

凌晨五点,远处住在北京的四环到五环的中产阶级还沉浸在美好的梦中,他们梦见只要他们努力赚钱,就买得起学区房,买得起进口奶粉,请得起全天候保姆,支付得起出国留学费用,等他们醒来他们会无奈发现,他们连家人的餐桌的和孩子的健康都守护不了,他们活在了梦中。

 

 两个不同阶级的人都在做梦,一个只对切身利益耿耿于怀,其他漠不关心,但连健康也守护不了;一个扎推繁华城市,任劳任怨却丧失尊严,这两种人预示着中国传统农业的变动。

 

中国生鲜传统流通会迎来人口结构的快速变动,新老终会交替,因此资本嗅到了行业巨变的味道,而这催生了生鲜电商的浪潮,但互联网的高效以及速战速决导致他们忽略了供应链的精细化,最后一拥而上的互联网企业纷纷栽倒。这些互联网生鲜企业只知道要满足城市中产阶级健康的需求,却忽略了大批像罗景阳和陈建斌那样的农二代离开土地的事实。

 

 

所以做生鲜,你之所以做不到100亿,要不是你的方向没找对要不是你还没准备好,美菜仅用4年做到100亿的规模,靠的就是刘传军最开始找准方向以及做好准备,战术上的勤奋是永远也掩盖不了战略上的懒惰。

 

03

 

永辉用19年时间做到300亿的规模,而美菜仅用四年做到100亿的规模,靠的就是战略!

 

为了满足中产阶级的需求,美菜提出了让天下的餐厅没有难做的生意,它们自建物流体系,完善配套服务,让餐饮店的老板躺着赚钱;为了满足农民需求,美菜提出了要为8亿农民谋幸福的口号,从2014年开始,美菜下游在攻城夺寨,炮火连天,上游在做群众运动,获得最广泛农民的支持。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时,国民党总兵力430万人,中共解放军在当时仅有127万,单纯从人数看,国民党军与解放军大约是3.41,而且国民党从日军处获得大批武器,在自动化武器、机动性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到了19486月前后,国、共军队在总人数上已大致持平。

 

解放军在两年内战中损失兵力80万人,但新征兵110万、45万伤员归来、改造俘虏80万,再加上国民党投降部队,使解放军总数达到280万人。一个在不断减员,一个则越打越多,

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

 

因为毛泽东一边前线作战一边做群众运动,获得广大山区群众的支持,虽然蒋介石获得江浙财团的支持,拥有的资本远超中共,但资本无法得到广泛的认同,因为资本的积累是要一部分人付出代价的。

 

资本是烧不出8亿农民的支持,所以美菜才有精准扶贫。

 

 

类似的精准扶贫美菜数不胜数,比如为助力国家级贫困县、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中旗乌素图镇的农产品胡萝卜销售,美菜网首批采购了胡萝卜6万斤,解决了中旗的困境。

 

美菜建立扶贫理论以及实践体系,通过农产品上行,以及产业化的模式,解决农民卖菜难的问题;它还创立信息化平台,解决农商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它自建仓储、物流体系,解决农产品流通高损耗、低效能的问题;它通过千万家中小餐饮渠道对食品要求升级、解决订单农业、品质农产品、食品安全的问题,还解决农产品供应链上农村儿童和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情感问题。

 

我们都在喊供应链的升级,但又受不了它升级的缓慢,又不知道如何催化,批发市场拿货是倒逼不了供应链的,催化的本质是有没有真正地帮助到上游的群众,比如你能不能像美菜那样,扛起解决农产品供应链上农村儿童和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情感问题的责任?而这就是战略决胜的关键。

 

最后

 

2017年123日到125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照常在乌镇举行,互联网独角兽和巨头们又会倾巢而出,以此纪念逝去的2017年。作为独角兽的美菜也像往年一样照常参加,看着乌镇的小桥流水和古色古香,从上海直达乌镇的刘传军肯定有时空交错的感觉,互联网日异月殊,而传统农业逐渐被人淡忘,旧不如新,人不如故!如何让农业和快速发展的时代接轨,如何让更多的人有家可回,这将是美菜未来的任务,等着美菜的不仅是全新的2018年,还有8亿农民,以及一同欢笑100年的目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三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