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性管理资本主义的美国逻辑——《企业规模经济与范围经济》读书笔记二

点击标题下方新三,关注后可查阅所有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新三农

作者:热爱农业的大雄(微信号:2377356701)

本期读书: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小艾尔弗雷德·D.钱德勒的《规模经济与范围经济:工业资本主义的原动力》


本部分内容力图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在19世纪末到二战前的时间里,美国在现代企业数量、规模、管理制度、市场结构上与欧洲(英德)如此不同,即如作者所说:“是什么条件使美国能产生如此众多的一体化大型企业并使之成为管理资本主义的温床?”


综合本章内容,作者认为之所以美国和欧洲大国的工业企业存在这些不同,原因有二:1、美国幅员辽阔,拥有巨大的内部市场(人口),铁路、通讯等技术革新的规模效益容易体现;2、美国社会的自由主义传统。


铁路、通讯技术的革新带来了工业企业在“组织上、技术上的革新”。一个原因是铁路和通讯这种行业存在巨大的固定成本,且一旦开始运营后产出的边际成本为零或者很小,此时如何保证运营后的产出连续性就成为各家铁路、通讯公司经理人们所要考虑的首要问题。以铁路运输服务为例,必须在各个运输节点设立铁路车辆分部来确定运价率并安排流程表来保证设备的连续使用;同时由于特定产品(如石油、鲜肉等)需要的运输设施的具体化,铁路公司鼓励客户投资于自己的运输和储存设施,同时铁路公司也愿意将特定商品运输设施的所有权转让给客户。通过这样一种专业化安排,铁路运输的客户(工业企业)必须在各个车站(运输节点)上建立自己的仓库、产品协调分布以期精确的知道自己的产品能在何时在何地运到目标市场;同时铁路公司也能专注于如何使火车在成百上千个出发点和目的地之间畅行无阻。


铁路的兴起也对美国金融也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处于对运费竞争的恐惧,各家铁路运输公司成立“区域联合会”(卡特尔),但他们又很快发现这种做法不仅不合法,且联盟很不稳定。于是他们只能采取并购对手铁路或者自建新铁路的方式来消除可能的竞争。作者强调:这种做法是防御性的,并不是为了“提供高效低成本的运输服务和设施”,这么做所需要的巨额的投资促成了现代金融业的产生,使得纽约货币市场成为当时仅次于伦敦的第二大货币市场。


作者使用相当的篇幅介绍美国的交通及通讯网络(尤其是铁路、电报)对工业企业的生产、分销造成的影响(见图2-1)。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企业经营生产模式的变化带来未来市场结构(兼并、收购)和市场制度环境(谢尔曼法)的重要变化,而这些变化又对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政治、法律、教育、金融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认为,19世纪后半叶发生在美国的交通、通讯技术革新实质上的影响是扩大了市场规模,细化了市场分工。以铁路运输网为例,制造商可以在准确的时间内把一定数量的产品投入到全国范围内的目标市场,这在铁路网建成之前几乎不可能。这使得运输成本降低的同时,运输和储存的不确定性大大降低,制造商要么自己组建销售部门,要么将销售业务外包出去(这完全取决于决策的利润多少)。无论怎么做,都可以被视为制造商借助铁路网络将产品推向了一个更广阔的市场。此外,通讯技术的革新也同样降低了市场不确定性,除商务往来更加便捷外,通讯技术也使得企业在空间上的扩张成为可能(建立海外分部等)。

 


综合以上,可见那些率先利用交通、通讯技术,并开始在生产、分销以及管理上进行“关联性”投资的企业将迅速占领市场,成为巨头。但实际上,美国现代工业企业更多的是通过兼并和收购出现的。原因书中并未提到,我猜测是由于这些关联性投资数额巨大、且风险也较大,不如通过收购竞争对手或者兼并相关行业来的稳妥。但是当这些关联性投资一旦完成后,企业就进入边际成本递减的阶段(巨额的固定成本),因此导致企业出现生产过剩的困扰,这进而又导致为数不多的大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


大企业(寡头)之间的竞争持续到19世纪80年代,此时在各个行业中接连不断的出现了大工业联合会(工业协会),这是一类卡特尔性质的组织,目的是通过企业间的正式协议来避免价格战,但是正如作者指出的在美国“机会主义”十分盛行,从1890年开始,这种联合就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谢尔曼法》的通过,使这种行为变的违法,关于《谢尔曼法》的通过,作者认为这主要是美国基本价值观的体现,美国公众具有强烈的反垄断倾向,与之不同的是,在欧洲大陆上工业联合的行为并不禁止。


有意思的是,《谢尔曼法》实际上并没有阻碍美国大型工业企业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反而刺激了大型、巨型企业的产生。原因是美国企业以一个更有效率的方式实现成长:商业并购,途径是股票买卖。作者区分了“好的”垄断和“坏的”垄断,“好的”垄断即为实现为了实现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实现成本下降而产生的市场兼并,而“坏的”垄断是为了维持价格和利润水平,寡头之间订立契约而消除竞争。《谢尔曼法》的出现恰恰遏制了“坏的”垄断,却无损于“好的”垄断。于是美国企业通过买卖股票,实现了把资源(生产资源、销售资源等)集中到成本最低的厂商手里,实现了所谓“合理化的集中管理”。


以上是作者描述交通和通讯技术的革新对美国企业影响的全部内容,作者的落脚点始终是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他强调,如果一个行业里无论发生的是兼并还是专业化的分工重组,都是以是否存在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为准绳,即“如果兼并公司不在产业中从生产技术上体现出大工厂比小工厂的成本优势……那么这种兼并企业也难以保持在最大200家企业的行业中。”


关于美国社会对这次革新的反应,作者主要通过政治法律、金融、教育三个方面加以说明的。在作者的说明中,可以看出美国社会的反应完全是以效率为准绳的,金融机构为企业并购开发了专门的金融工具,出现了投资银行;教育机构建立商学院,专门开设会计、财务、营销及一般管理类的课程来满足企业对管理者的需求。


作者总结道,“美国新工业结构毫不例外的变为寡头垄断而不是垄断,这部分是由于市场规模,部分是由于发托拉斯立法,该法反映了美国对竞争的承诺,同时也反映了他们对集中力量的怀疑。”虽然没有去过美国,但我联想到之前读过的《近距离看美国》和《大数据》两本书,加之以前反复思考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美国这么一个年轻的国家脱颖而出,感觉到可能真的是由于美国人骨子里的那种自由、独立的传统,促使他们走到今天。他们知道自由是有代价的,甚至可能会牺牲一部分安全,但是他们却不会像我们国家的人民那样向专制寻求保护,保护自己是自己的责任。《谢尔曼法》真的是歪打正着么?恐怕不见得,这里面当然有试错的过程,好在美国人允许试错,而且能把对的试出来。


新三农

中国最具影响力农业自媒体之一

传播涉农政策、发布专家观点

关注“互联网+”农业、休闲农业、品牌农业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新三农(微信号:ixsn201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三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