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文/小庄

一、

我之前读一篇《毛选》中的文章,第三卷里那篇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当时里面有这样几句话,我始终不能理解。

在今天,坚持个人主义的小资产阶级立场的作家是不可能真正地为革命的工农兵群众服务的,他们的兴趣,主要是放在少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面。——《毛选第三卷,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对工农兵群众,则缺乏接近,缺乏了解,缺乏研究,缺乏知心朋友,不善于描写他们,倘若描写,也是衣服是劳动人民,面孔却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毛选第三卷,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我当时读的时候,之所以不能理解,是因为我看到很多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作者也会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帮助他们说话,帮助他们揭露一些社会的不公,虽然这些作者在写这些文章的时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赚钱,但是我觉得一个作家通过文字获取一份收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这次疫情发生以后,很多小资产阶级作家的本质开始暴露出来,我再回过头去看当初那段《毛选》中我无法理解的话,竟然一一都得到了准确的验证。


这群小资产阶级作家里面,就有一个我以前很喜欢的作者——六神磊磊。

以前之所以喜欢他的文章,是因为他的文章十分有趣,不像一般文人写的那些八股文一样,既酸臭又冗长。

而且有趣的文章,往往是更容易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和喜欢的文章,他又时不时的为社会上一些不公正的现象发声,这也是值得称赞的地方。


然而这些站在小资产阶级立场上的作者,平时可以伪装的很好,可以以正义和光明的斗士的面貌出现,但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战争”爆发起来的时刻,其骨子里的特权思想,等级观念,精英主义便从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渗透出来,顽强的表现着他们的思想。


二、

首先是这个六神磊磊的“房子漏水理论”,把新冠病毒比作房子漏水污染了其他国家,要我们给其他国家道歉,还顺便讽刺一把中国社会群众的愚昧。

好吧,这个理论虽然荒诞不经,但是我们还是可以为他找一个借口,认为这只是当时局部的一些网友的不恰当言论在他头脑里的反映,咱不能因为这一篇文章,就把人一棍子打死。


但是紧接着,此人就写了一篇文章《我三十六岁了,已经不知道该写信给谁了》,公然跳出来为方方站台。看看他写的东西:



当然了,和他以前的“房子漏水理论”一脉相承,一边站台,一边自然是不忘记对大众同胞们讥讽一番。

站台就站台吧,这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争论局面。

毕竟“香花”和“毒草”同时出现,大家才真的可以去辨别嘛。


可是我可爱的知识文人们些,你们不能只允许你们放,不允许我们争吧?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是大家都有权利去说话吗?我们没有阻止你们的言论自由,却为何你们就听不得我们说上几句。

这可了不得了,我们只要一争论,就是“极左”,就是“余孽”,就是“红袖章”,就是“玻璃心”。


请问这又是哪门子的言论自由?


是嘛,我当然可以理解,那么多年来有一个阶级,一直牢牢的把握着话语权,享受着一呼百应的文化领袖的特权感,习惯了嘛,坐下去就站不起来了嘛,享受着高高在上的感觉不可自拔了嘛,群众反对不得了嘛,也质疑不得了嘛。


现在大家没以前那么好糊弄了,信息更加公开化,透明化了,群众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了,也开始知道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斗争了,有一个阶级就受不了了,就在那里锤头顿足,上蹿下跳了。


方方如此,方方背后的一大片拥护者也是如此。


三、

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无产阶级是可以同各个不同的阶级和平相处,文化互融的。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个阶级同其他阶级不同,无产阶级不占有生产资料,不占有资本,所以我们比任何一个阶级都倡导国家的繁荣富强,因为我们的阶级命运是和这个国家的命运牢牢的绑在一起的,国家的命运就是我们的命运,我们的命运也即是国家的命运。


所以我们的爱国主义,不是口头上的,也不是虚伪的,而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国家和我们命运共同体的结果。


所以我们倡导文化界的统一战线,也包容任何一个阶级同我们和平共处,这是我们的阶级属性决定的。

无产阶级必然是最具有包容度的一个阶级,这一点绝无例外。


所以我们也倡导集体主义,倡导一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社会局面,希望所有处于这个社会局面里的人或者组织,都能得到他们的利益,以此推动着这个社会向前发展。


可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资产阶级的文化,和无产阶级的文化是不能相融的,资产阶级的文化,骨子里是为了他们的阶级利益服务的。


在他们的眼里,人与人之间是分等级的,是不可能真正的平等的。

看看这个六神磊磊的言论吧。


看吧,在资产阶级的思想里,多读过几本书,多去过一些地方,多接触一些“成功者”,就叫有知识,有阅历。

他读过的书可以把你火化好几遍,所以你和他知识不对等,阅历不对等,境界也不对等,你没资格和他沟通。


此人文采飞扬,辞藻幽默,可以把骨子里的特权思想描绘的绘声绘色,甚至迷惑了很多无产阶级群众。

可是任你言辞如何华丽,我也知道你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你读的书再多,还能多得过那位博览古今典籍,在国家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之际,带领伟大的无产阶级重建民族独立的伟人吗?

照你的说法,那他指定没法和农民、工人沟通了。

为什么,知识和阅历都不对等嘛。


更可笑的是,知识和阅历不对等,居然可以推导出“自尊不对等”。



从来没有人觉得你开窗就羞辱了谁,一直以来,都是你们这帮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听不得半句反驳的意见,人家一有点不同的声音,你们就觉得遭受了巨大侮辱。

我当然也理解你们这种心思嘛,养尊处优习惯了,高高在上也习惯了,现在这些劳动者和你们口中所谓的“弱势群体”,“底层”居然能发出质疑了。


这还了得?你们这群屁民怎么够资格质疑我们这群博览群书,遍阅典籍的高级知识分子呢?

这难道不是可笑的吗?

我们可是一群“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文明人啊。

而你们呢?不过是一群“奈何自己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的屌丝啊。


所以现在资产阶级群体里的文人们受不了了,方方如是,这个六神磊磊亦如是。


四、

现在我要抛弃我的幻想了,什么舆论的斗争,什么思想的碰撞?

这就是赤裸裸的阶级斗争。

再回头看看《毛选》里的那几句话吧。


在今天,坚持个人主义的小资产阶级立场的作家是不可能真正地为革命的工农兵群众服务的,他们的兴趣,主要是放在少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面。——《毛选第三卷,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字一句统统都打在心里,这些话写于1942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80年了,可是有些事情变过吗?

从来没有,过去没有,今天也不会有,将来的某一天可能会有,但是要经过长期的复杂的斗争。


没有斗争,就指望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站在一起,过去不可能,今天不可能,将来也不可能,一万年都不可能。


也不要指望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能解决这个问题。

毛主席早就说过了:

自我批评的方法只能用于人民的内部,希望劝说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反动派发出善心,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组织力量和他们斗争。——《毛选第四卷,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历史文章:

想问问《毛选》,群众到底是不是乌合之众?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