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传-第八章引兵井冈山

文/小庄

01

袁文才的拒绝信

自三湾改编之后,这支800余人的军队散发出勃勃朝气。但此刻的毛泽东看上去显得有些焦虑。

原因是他收到了一封信。

这封信是井冈山的“山大王”袁文才写来的。

信的内容是:

毛委员:

             敝地民贫山瘠,犹江池难容巨鲸,片林不栖大鹏,贵军驰骋革命,应另择坦途。

                                                                                                         袁文才叩首


很显然,袁文才在婉拒毛泽东引兵井冈山。


从写信的水平,咱就可以看出,这袁文才并非那种没文化的土匪,事实上,袁文才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类型的山大王,早年参加当地的马刀队,反抗地主的压迫,还曾担任队里的参谋长。

后来受革命形势的影响,把队伍编成了农民自卫军,自己当起了这支队伍的总指挥。在毛泽东带兵到此地之前,袁文才还曾率部队攻打永新县,营救过当地的一批共产党员。


但是当时的环境是,大革命刚刚失败,共产党人遭到国民党的疯狂屠杀,很多手里有几杆枪的农民自卫军早就脱离了党的节制,各自占据一方水土。

而袁文才,还有一位结义兄弟叫王佐,也算是井冈山的一支绿林武装,干着土匪的行当。这两人在当地有很重要的影响,因为他们从来不抢当地人,也不抢穷苦百姓,有时候,打土豪缴获了粮食、布匹之类的,往往还分一些给当地百姓。


此时毛泽东带领的这支800余人的武装队伍,已经从三湾开到宁岗门户——古城。

在这里,毛泽东把军队所有干部都召集起来,研讨如何上井冈山的问题。


02

毛泽东单刀赴会

此时,有人提议,咱们800余人枪,难道还怕了他们两三百人的土匪武装不成?

他们不同意,咱们直接把队伍开上去,打到他们同意为止。

毛泽东摇了摇头:“你们啊,还是图样图森破呀,一点格局都没有。

怎么能只看到两三百武装的问题呢?今天把他们打下来了,那日后全国所有的绿林部队,我们打得起吗?

要搞好团结,能不用打仗的方式解决问题,就最好不要用打仗的方式去解决。

袁文才、王佐,和我们一样是无产阶级,大家都是穷苦百姓。我们要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广大的无产阶级,都应该是我们力争的盟友。


毛委员讲话,就是一针见血。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就是要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搞不清楚这个问题就会出大麻烦,会流血,会死人,日后惨绝人寰的肃反运动,从本质上来讲,原因就是没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毛泽东在古城作了一个决定,他要亲自拜会这个袁文才和王佐。这时有人提议,那要不要带着部队一起去,要是谈不拢,万不得已,那也只能打了。

毛泽东当然不会同意,你这样带着800人枪去谈,人家能说不同意吗?但是如果不是心甘情愿的,那日后想要好好相处,却也是困难重重哩。

若是上演了水浒里晁盖火拼王伦的戏码,岂不是对谁都没有啥好处,毛泽东的段位那是比之晁盖之流,不可同日而语的。


而此时,在另外一边的袁文才,听说毛泽东要孤身亲自拜访,实在是如坠云雾,摸不清头脑。他想不明白,这毛泽东收到信以后,要么就离开,要么就肯定带兵来硬的,他自己一个人来,到底有啥阴谋?

此时,你枪比我多,人比我多,要打我那是轻而易举,现在倒好,你打也不打,走也不走,还要一起谈一谈,把气氛搞得那么紧张,意欲何为?


但无论如何,他不是个愚蠢之人,他知道让毛泽东亲自来拜访他,是很不妥当的,因为他的农民自卫军,名义上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一支部队,若是日后毛泽东真的驻扎井冈山,那么就算是他的领导,提前把领导得罪了可不好。

你看,想要当个合格的山大王,那还得掌握点厚黑学不是?


但是如果要他自己亲自去毛泽东那里,他又不敢,于是他决定把见面的地点选在茅坪附近的大苍村。此地距离他和毛泽东都有半数距离,谁也没有屈尊。

为防不测,袁文才提前在附近埋伏好了一个特务连,人人持最好的武器,上足了弹药,等待毛泽东的到来。一旦出现变故,哪怕鱼死网破,也要赚回个本不是?


很快,毛泽东就来了,袁文才一看毛泽东居然真的没带任何队伍,只身前来,反倒搞得自己很尴尬,连忙吩咐小弟些:“快快把枪收起来,一个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毛泽东见了袁文才以后,非但没有指责他干土匪那点事,还告诉他:你们啊,都是有革命性的,革命是什么?就是打倒地主老财,让农民当家做主。

袁文才一听,心里热乎乎的,咋自己那点打家劫舍的勾当,还成了革命的义举了。

毛泽东接着给他分析了革命的形式,告诉他要实行武装割据,用枪杆子夺取政权。

这袁文才听完以后,那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啊。

他当然不明白什么叫武装割据,但是他从毛泽东的话里,听出了希望。

你看,此时的毛泽东只有800残兵,被打的找不到地方安身,都已经到井冈山来“落草为寇”了。他竟然还能赋予别人希望,给对方描绘未来的蓝图,这就是领袖的本事——能在逆境和黑暗之中,播散希望。

这跟今天资本家画饼充饥不同,他所有的分析,都有其理论依据,绝非侃大山一样的忽悠,他曾把所有对局势的分析都写成了文章,为了让所有人看得明白,文章写得通俗易懂。

那些文章在建国后被人整理出来,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毛泽东选集》。


毛泽东接着又问道袁文才部队有多少条枪?

袁文才说:100条不到。

毛泽东称赞道:“你们在逆境中保存了这么多枪,很不容易啊。但是这点枪还不够,我们要搞武装割据,就要扩大队伍,工农革命军再送你们100条枪吧。

袁文才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其他领头人也是面面相觑。袁文才此刻突然意识到,毛泽东的胸襟和格局之大,是当今很少有的英雄人才。那个时候,枪就是命,要想在一个地方立足,没有枪是万万不行的。很多队伍把枪看得比命还重要,而此时,毛泽东与袁文才只见了一面,便如此信任于他,把100条枪送给他,他的内心是十分感动的。

此后,两人聊得十分投机,互相交换了名片,临走时,袁文才又赠送了毛泽东1000块银元。

在后来的井冈山革命岁月里,袁文才立下很多的汗马功能,为革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03

毛泽东率队进井冈

10月7日,800工农军从古城、龙市开向茅坪,进军井冈。

在一片震耳欲聋的铜锣声、鞭炮声中,袁文才队伍和数百群众,早已在村口迎接工农革命军,毛泽东、余洒度等人在袁文才的陪同下,走进村庄。

正所谓:杀猪宰羊满地红,锣鼓唢呐闹哄哄。

工农革命军感受到了井冈山军民的极大热情。

秋收起义的部队,在几经挫折和失利之后的危难时刻,终于寻到一个理想的退却点,将工农革命军的旗帜插上了井冈山上。

对于袁文才和王佐来讲,他们的革命功勋,是功不可没的。

国民党江西省政府在1929年3月的一份“会剿”报告中写到:“湘赣不靖也,推原始无袁文才不能勾引毛泽东,无毛泽东焉能结合朱德?

事实也是如此,毛泽东在井冈山为革命开辟了一条斗争的模板,袁文才、王佐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认的。

而毛泽东和袁文才、王佐在井冈山建立起的革命感情,也是极其深厚的,这也为后来袁文才、王佐的冤死蒙上了一层极其悲剧的情感色彩。

而那又是另外一段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了 。


工农革命军在茅坪安顿下来以后,得到了袁文才农民自卫军的全力支持,袁文才派人协助主管军中后勤的余贲民,只三天的时间里,就把后方医院和留守处建立起来了,伤病员终于得到了安置,后勤辎重也有了筹办的机关。

近日来,毛泽东由袁文才陪着,把井冈山的地势摸了一遍,这里下连宁岗的丘陵,城镇,上通大小五井和茨坪,中间有黄洋界为屏障,进退自如,可攻可守。

袁文才又在茅坪给毛泽东找了一个居住的地方,这是一栋土砖结构的两屋楼房,楼上有一个八角形天窗,当地群众称之为八角楼。


正是在这八角楼上,毛泽东在青灯之下,写下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两篇光辉著作,总结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斗争经验,阐明了中国革命发展的规律,红色政权能够存在和发展的基本条件,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的光辉思想。

04

余洒度、苏先俊叛逃

刚上山的工农革命军,修整了七八天之后,原气大复,此刻伤兵也有了妥善的安置。

毛泽东决定率部队,轻装行动,沿着井冈山附近的酃县、遂川县城,先游击一圈(抢点地主老财的粮食),大家总得吃饭,这是任何革命行动,要解决的基本问题。

部队到了酃县的水口,发动农民,起来打土豪、分财产。同时发掘几个党员干部,收获颇丰。

很快,他们听说茶陵县有敌军赶来,余洒度请求派兵出战,然而毛泽东此时已不再信任他,便派了宛希先率主力到茶陵去阻击敌人。

这一来,余洒度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

第二天凌晨,他和苏先俊带着勤务兵叛逃而去。


却说这余洒度有时候真的有点逗比气质,你说你走就走吧,却偏偏还要跑到共产党湖南省委那里去告上一状,说毛泽东不遵守中央指示,带兵去和土匪结交,准备落草为寇,当山大王。

他却不知道,他找到的省委负责人之一,正是毛泽东当初所办湘江评论的粉丝——郭亮,同时也是新民学会的成员之一。

郭亮太清楚毛泽东的为人了,怎么可能相信余洒度的诬陷。

所以,我们说,不仅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调查,就连告状权,都不要轻易使用,不然只会碰一鼻子灰。

余洒度状告不成,自己逃兵的性质却是坐定了。于是只得再次叛逃出党。

智商,有时候真的是个好东西。

余洒度和苏先俊再次叛逃之后,被国民党逮捕,双双投诚叛变。

几年后,红三军团攻克长沙,苏先俊被红军抓住,枪毙。

而余洒度后在蒋介石军队任校级教官,因贩卖鸦片,被蒋介石送上军事法庭,1934年被处死。


05

另一边,毛泽东余下的部队,离开水口,准备回师井冈山,途径大汾之时,遭遇遂川县萧家壁部的袭击,部队被打散,毛泽东只率一个特务连和干部团继续回井冈。身边此刻是剩下不到100来人,其余部队此刻均不在身边,战士们又累又饿,无精打采。

毛泽东感慨,去地主老财那里抢点饭吃,都那么困难,几个战士带着点剩菜剩饭,没有碗筷,毛泽东和大家一起吃手抓饭。吃完,立马又来了精神,对大家说:“现在来站队,我站第一名,请连长喊口令”,毛泽东的举动感染了大家,战士们一跃而起,跟着毛泽东,向井冈山走去。


途中有些战士饿得急了,到群众的地里去挖红薯吃,毛泽东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宣布了三条纪律:

一、行动听指挥,

二、不拿老百姓一个红薯,

三、打土豪要归公。

这三条纪律在日后的队伍行军中,发挥出了巨大的凝聚力,赢得了百姓的信任,在一次次的反围剿中,一次次的以少胜多的战役中,形成了难以估量的战斗力。


而此刻,正有一支国民党的军队,已经开始计划着围剿井冈山,毛泽东马上要面临着敌军的攻击,他要如何战胜敌人,如何带领井冈山的军民一起战斗?


预知后事如何,且关注八角楼上,不见不散。


下一章:井冈山的斗争


往期文章:

毛泽东传-第一章  童年

毛泽东传-第二章  迷茫

毛泽东传 – 第三章  恰同学少年

毛泽东传—第四章  创业

毛泽东传-第五章  国共第一次合作

第六章-霹雳一声暴动

第七章-三湾改编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