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那么讨厌“文人”?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大家都知道,我们在以前的文中多次表达了对“文人”的不满,多次表达了对“儒家”的不满,所以很多崇尚儒家的人多次在后台辱骂我。

今天我们就和大家说说:我为什么那么讨厌“文人”?

其实,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问题,我从来没有完全的否定儒家思想。相反,在很多方面,我还是非常的赞赏儒家思想的。

我反对的从来都不是儒家的全部,而是儒家的治国思想!

那么,儒家的治国思想是什么?

我认为只有四个字:仁政、明君!

那么,什么叫做“仁政”?

假设有一个村子,你是村长,你该如何治理这个村子?

你得依靠你的道德、品质去不断的感化村民,用道理去说服村民,让他们不要争吵、不要好斗、不要偷窃,不要做任何坏事……

那么,“道理”又是有什么组成的呢?

就是儒家的核心思想:仁、义、礼、智、信、勇、诚、恕、忠、孝、悌。

同样的道理,帝王也要做一个讲“道理”的帝王,用“仁政”来治理国家,即所谓“明君”。

大家觉得“仁政”和“明君”治理国家的模式好不好?

当然好了。

但是,我们要给大家讲一个“半渡而击”的典故:


公元前638年,宋襄公出兵攻打郑国。郑国向楚国求救。楚成王厉害,他不去救郑国,反倒派大将带领大队人马直接去打宋国。宋襄公没提防这一着,连忙赶回来。宋军在泓水的南岸,驻扎下来。

两军隔岸对阵以后,楚军开始渡过泓水,进攻宋军。公子目夷瞧见楚人忙着过河,就对宋襄公说:“楚国仗着他们人多兵强,白天渡河,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咱们趁他们还没渡完的时候,迎头打过去,一定能打个胜仗。”

宋襄公说:“不行!咱们是讲仁义的国家,敌人渡河还没有结束,咱们就打过去,还算什么仁义呢?”

说着说着,全部楚军已经渡河上岸,正在乱哄哄地排队摆阵势。公子目夷心里着急,又对宋襄公说:“这会儿可不能再等了!趁他们还没摆好阵势,咱们赶快打过去,还能抵挡一阵。要是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宋襄公责备他说:“你太不讲仁义了!人家队伍都没有排好,怎么可以打呢。”

不多工夫,楚国的兵马已经摆好阵势。一阵战鼓响,楚军像大水冲堤坝那样,哗啦啦地直冲过来。宋国军队哪儿挡得住,纷纷败下阵来。

宋襄公指手划脚,还想抵抗,可是大腿上已经中了一箭。还亏得宋国的将军带着一部分兵马,拼着命保护宋襄公逃跑,总算保住了他的命。

宋襄公逃回国都商丘,宋国人议论纷纷,都埋怨他不该跟楚国人打仗,更不该那么打法。

公子目夷把大家的议论告诉宋襄公。宋襄公揉着受伤的大腿,说:“依我说,讲仁义的人就应该这样打仗。比如说,见到已经受了伤的人,就别再去伤害他;对头发花白的人,就不能捉他当俘虏。”


大家是不是觉得宋襄公是个傻逼?
但是,我要告诉你,宋襄公在孔子眼中才是一个“明君”,因为他讲究礼仪、仁义,治理国家、打仗都得像他那样。

战国之前的封建社会,采取的就是这种方式治理国家的,即孔子口中的“周礼治国”。

要是天下每个诸侯国的国君都能像宋襄公那样,那么或许也就好办了,但是关键的是并不是每个诸侯都是那样的。
春秋战国、礼乐崩坏、诸侯混战、民不聊生!
孔子把天下动乱的原因归结于:不施周礼、不行仁政!
于是,孔子就到各国的游说,推行自己的治国主张,要各国君恢复周礼、推行“仁政”,做“明君”,不要挑起战争……
你说,那些诸侯国会采用孔子的治国之道吗?
谁用谁傻逼!
那是妥妥的亡国之道啊!
战国时期,孔子到各国去推行自己的主张,由于孔子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所以每个国家的国君都非常的尊重他,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重用他的,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采纳他的方式来治理国家的,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在那之前,采取那种方式治国的,都亡了!
那么,如何在大争之世生存下去呢?
于是,便有了法、墨、兵、道……诸子百家!

法家认为,应该依法治国,有法必依;墨家提倡“兼爱非攻”,游侠行正义、诛暴君,阻征战;兵家认为,应以力治天下,以战止战;道家认为,道法自然,应无为而治……
我们重点说下法家!
有人认为,依靠“仁政”治理国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那个是不现实的,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讲道理、都懂道理的。
于是,便有了法家!
有些事情,我不需要告诉你道理,而是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我没有精力和所有人讲道理,你能明白最好,不明白就糊涂着。你只要知道哪些事不能做就行了,如果做了我就要惩罚你——这就是法家的治国理念
假设你偷了人家的东西,儒家采取的是讲道理的模式,最后让你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了,把东西还给了人家;法家是直接把你关进大牢,以此来震慑其它人,维护社会秩序。
儒家通过讲道理的方式来感化人,法家通过法律的方式震慑人。
于是,法治就被儒家称为“苛政”。
“苛政猛于虎”里面的“苛政”主要就是指依法治国。
另外,法家认为:想要一个国家一直出现“明君”也是不现实的,而只有法治才能够防昏君、促明君。
一个国家只要采取法治,一切都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那么即使出现昏君,也有法律来制衡他,即“以法治防昏君”;相反,一旦这个国家出现一个明君,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快速的强大起来,即“以法治成明君”
下面的视频,大家一定要看一下,看完你就知道秦国最终为什么能统一天下了。

或许,有人会有疑问:事事有法可依,事事有法必依,固然可以防止昏君乱国,但是一旦出现明君,岂不是也要受到法律的掣肘?

错了!

法治可以制衡昏君,但是却无法约束明君!

当昏君做出一个错误决策的时候,由于法律的存在,大臣就可以用法律来制衡他。相反,一旦出现一个明君,做出一个正确的决策的时候,那时即使与现有法律相冲突,他也会获得众多大臣的支持,从而实现对法律进行修改。

比如,苏联解体后,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后就通过各种方式一直掌控着俄罗斯,而当他觉得“后继无人”的时候,又决定把权利分给议会和总理,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昏君”的出现——这就是前段时间俄罗斯政府集体辞职的主要原因。

简单的说:在依法治国的前提下,昏君无能,得不到大臣的支持,无法修改法律;明君睿智,大臣支持,可以修改法律。

这就是秦国能够统一天下的主要原因:坚守法治防昏君,出现“雄主”统天下。

我相信,分析到这,大家一定会认同依法治国,不会再认同儒家的治国理念了。

但是,为什么儒家的治国理念还得到那么多人的支持呢?

道理非常简单:法治是儒家口中的“苛政”,普通老百姓更喜欢儒家的那种治国方式。

或者说,普通老百姓更容易被儒家的治国理念给洗脑了。

秦国实施依法治国以后,儒家就不断的“为难”秦国,不断的非议秦国的国策,被六国余孽给利用了(除了治国理念不同外,依法治国还触碰到儒家核心利益,儒家无法当高官了),危害到了秦国的统治,于是就有了“焚书坑儒”。

事实上,儒家有两个非常有名的“叛徒”:李斯和韩非子。

李斯和韩非子都是战国末年儒家集大成者荀子的徒弟,但是最终他们都成了法家的坚定支持者。

李斯是秦国的丞相,为始皇帝统一天下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传国玉玺上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就是李斯所书。

正是在李斯的建议下,始皇帝才实行了“焚书坑儒”。

虽然始皇帝“坑”的不是儒生,而是“术士”,但是“焚书坑儒”这件事是由儒家传出来的,由此可见儒家对李斯的恨!

而韩非子是继商鞅之后,法家的集大成者。

他说过一句让儒家非常痛恨的言论,也就是我们以前给大家放过很多次的一个图片: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这里的“儒”就是指儒家,“侠”就是指墨家。

也就是说,韩非子认为:儒家的文人们总是靠笔杆子扰乱法制,墨家的侠客们总是用暴力触犯律例。

韩非子开始学习的是儒家,他看透了儒家弱点,所以他反而成了儒家的“死对头”法家的集大成者。

现在的这个时代,儒家的治国思想依旧广泛的存在。

比如,我们加大军事发展了,一些文人就说,应该把老百姓放第一位的,为什么不把发展军事的钱用在民生上呢?我们和美国打贸易战,对美国强硬,他们就说:为什么老要和美国斗呢,不能继续韬光养晦吗?我们说要武力统一台湾,一些文人就说:怎么能有武力统一台湾的想法呢,大家都是中国人,应该和平统一啊……

他们不知道,没有强大的军事,你再有钱,也不过是人家眼中的一头“肥猪”;他们不知道,不和美国打贸易战,不对美国强硬,美国就会变本加厉的欺负我们;他们不知道,并不是我们不想和平统一,而是采取和平的方式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统一……

新中国成立后,受到苏联和美国的核威胁,我们决定发展自己的核武器,陈毅元帅表达了坚定发展核武器的决心,说道:“当掉裤子也要搞出原子弹”。

当陈毅元帅的这句话传到香港时,著名文学家,武侠小说家金庸先生却提出了精锐的批评:

“中央一位负责首长居然说到‘即使中国人民全部无裤,也要自拥核子武器’,这句话在我们听来,实在是不胜愤慨。一个政府把军事力量放在第一位,将人民的生活放在第二位,老实说,那绝不是好政府。我们只希望,这只是陈毅一时愤激之言,未必是中共的政策”。

“不知陈毅是否了解,一个人民没有裤子穿的国家即使勉强制造了一两枚原子弹出来,这个国家也是决计不会强盛的,而这个政府是一定不会稳固的。中共制造原子弹,不知是什么用处?能去轰炸美国吗?能去轰炸苏联吗?当这些光屁股的人民造起反的时候,能用原子弹将他们一一炸死吗?”

“当英法联军攻打苏伊士运河时,英国早已拥有核子武器,但苏联一声恫吓,说要以飞弹轰炸伦敦,英国只好乖乖地收兵。中国再努力十年,也决计赶不上英国在攻打苏伊士运河时的核子成就,请问几枚袖珍原子弹,有何用处?还是让人民多做几条裤子穿吧!”

……

金庸的这些话,荒谬不堪,但是很能“忽悠”到普通老百姓。

他的言论看似“为民”,实则害国害民,但是老百姓是看不懂背后的关系,他们只知道自己的生活变得不好了,被人一“忽悠”就开始对政府不满了!

儒家的治国理念,听起来都很好听,也很有道理,但是它其实和“心灵鸡汤”没有任何区别:说得很好,但是毫无用处。

这就是我以前常说的:儒家的治国理念就是脱离实际、愚昧无知、蒙蔽幼稚、不学无术却又孤芳自赏的治国理念。

采取儒家理念治国,不亡国,天理都不容!

大家都知道,我看不起文人,但是我说的这个“文人”并不是指所有文人,而是特指那些非议国家大政方针的文人,因为他们根本不懂这个世界的残酷性

我们所说的“圣母”就是指那些愚蠢的文人和被那些愚蠢文人洗脑的普通老百姓。

儒家的思想用于提高个人道德和品德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它不适用于治国。

虽然儒家理念不适合治国,但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相反,很多人还偏偏总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总喜欢站在道德的高点来妄议朝政,煽动没有太多分辨能力的普通百姓,从而对国家的政策造成极坏的干扰!

对内,儒家治国就是“恨国”,到处放大内部矛盾,煽动普通百姓,制造混乱;对外,儒家的治国思想就是天真烂漫的“右倾投降主义”。

所以,我建议大家一定要远离那些文人,尤其要留意那种专门从事文学的人,不要被他们带歪路!


关注公众号,看正能量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天涯时事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