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很可能已经把世界给全渗透了!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最近几天韩国和日本的疫情在不断的加重,然而导致这两个国家有失控趋势的原因却完全不一样!
日本:老百姓着急,政府不在乎!
韩国:老百姓不在乎,政府着急!
我们先说说日本。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日本的情况好像不怎么严重:截止2月25日,日本累计感染861人。但是,如果除去邮轮上感染的691人外,日本本土感染的总人数仅为170人。

虽然疫情看似不怎么严重,但是日本的种种做法却让我们非常怀疑这个数据的可靠性。
在开始阶段,日本根本就没有把新冠状病毒当成一回事,把它当成普通的流感来对待了,只是提醒国民勤洗手、咳嗽的时候不要对着别人;后来,中国的疫情严重了,日本才有点小紧张,但是也没有采取多严格措施,甚至在邮轮大面积感染后,也仅仅是简单的检测后就直接“就地解散”了,甚至还有20人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检测。
根据冠状病毒在中国的传播速度来看,日本被感染的人数这么少,确实有点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随着信息的不断披露,“真相”逐渐露出水面。
日本感染人数这么少的原因是:日本根本就没有怎么检测。
不检测,自然就没有病人了!
日本政府不着急,但是老百姓却着急了。
很多有发热症状的老百姓要求进行冠状病毒检测,然而……日本政府却拒绝了。

随后,我们查到了日本官方检测新冠的标准:

出现感冒或连续4天发烧在37.5°以上的人(包括需要一直喝退烧药的人);
出现强烈的倦怠感或呼吸困难者。
*高龄者或有基础病患的人,以上症状连续出现2天以上时,请与“回国人群·密切接触人群咨询中心”联络,我们会为您介绍专门的门诊。

根据日本网民反应,在你符合上面两个条件的时候,向“回国人群·密切接触人群咨询中心”联络的时候,你需要回答两个问题:
第一,你是否去过中国旅游?
第二,你是否和确诊的病人接触过?
如果你不符合这两点,那么也不给你检测。
连续4天发烧37.5°以上、呼吸困难、出过国、与确诊病人接触过……
这个条件简直苛刻无比。
冠状病毒你说它不厉害,它确实也挺厉害的,传播能力非常的强,致死率也比较高的——湖北的病死率为3.96%,非湖北地区为0.79%;

冠状病毒你说它厉害吧,它似乎又没有那么厉害,它似乎在“挑人”,患病者以老年人为主——患者平均年龄51岁,30–69岁患者占77.8%。
一个患病者在大街上把病毒传给我,我并不认识他。然后我把病毒又传给别人了,过几天,我感觉自己有点“感冒”了,由于我比较年轻,依靠自己的免疫力战胜了病毒。然而,被我感染的人既没有出过国,也没有与“确诊”过人接触,所以他只能硬挺了,而与他接触的人被感染后也只能等病的实在挺不住了才能去检测……
所以,日本的这种检测方法的背后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感染了,存在大量被感染而无法被确诊的人——很多被感染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已经被感染了,还在以为自己得了普通的感冒呢。
相比于日本的“政府不关心、老百姓关心”,韩国正好相反——韩国的政府非常关心,老百姓却不关心。
截止2月25日,韩国累计确诊患病人数已经达到977人,日增确诊214人。情况相当严重。

韩国确诊人数快速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教会带着老百姓在不断的聚会和示威,导致大规模的传染。
2月9日和16日,一名61岁的韩国籍女士先后两次前往“新天地”大邱教会做礼拜,事后被确诊——至今已有78名教徒被感染,韩国官方认定其为超级传播事件。
然后,韩国政府发短信给教会,要教会不要再大规模聚会了。
然而,2月24日,由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牧师全光勋率带领的以教徒和反政府人员组成的“文在寅泛国民斗争本部”,在光化门进行了声势浩大的聚会,并且发表了一段”慷慨激昂“的讲话:“在室外绝对不会被感染的……明天大家都来光化门广场礼拜,管它肺炎不肺炎……我们感染得病死了也没有关系,我们是有上帝收的人……有人被感染了吗?有的话,下周来这里,主都给你治好。”

下面,人山人海,呼声一片啊!
不仅仅如此,他们还呼吁在2月29日和3月1日继续举行大规模的集会……

目前这个牧师已经被抓起来了。
大家注意,“新天地”被韩国认为是邪教,共有24万人。但是,“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可是正规的组织。
那么,现在就出现几个重要的问题:
第一,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日韩对待疫情的态度迥然两样?
第二,韩国的教会力量为什么那么大?
下面,我们就给大家解读这两个问题。
我们先说日本政府为何不着急?
其实,这个问题看起来不那么复杂,很多的信息已经显示出来:经济目的为主。
2020年7月24日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奥运会)将在日本东京举行,如果这个时候日本疫情大规模的扩散肯定会影响到奥运会。
前几天,伦敦市长候选人贝利公开表示:“2020年在伦敦可以再次举办奥运会,我们有基础设施,也有经验。此外因为新型肺炎的疫情,全世界的人们都必须要有某种准备,作为市长,我呼吁伦敦开始进行接手奥运会的研究和准备。”
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计划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18日表示,“世卫组织正与东京奥组委保持密切联系,但没有跟对方就奥运会是否举办达成任何结论。”他认为,现在判断东京奥运能否举办为时过早,世卫组织将协助进行风险评估。

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就是经济原因。
2月22日,日本厚生劳动省有90名以上的公务员曾经进入“钻石公主”号邮轮内处理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然而这些人从邮轮上下来后没有经过新冠病毒检测,直接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其中包括厚生劳动省副大臣桥本岳、政务官自见英子等人。
为什么没有检测?
厚生劳动省内部给出的答案是:考虑到如果出现新冠病毒检测阳性患者,会对工作环境和现有业务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病毒检测就搁置了。
简单的说就是:如果检测了,出现患病者了,那么会影响业务。所以,干脆就别检测了,不检测不就没有患者了么,自然也就不会影响“业务”。

真是太机智了!
无语……
其实,这两点,日本的网友也都分析到了。

您要是碰到这样的政府,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大家看到我们国家的政府对人民是多负责了吧。
那么就出现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难道说日本为了奥运会和经济利益就真的不顾老百姓的死活了吗?
我认为也不完全是。
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采取的是多党轮流执政:如果执政党不作为的话,那么在野党肯定会以此对执政党发起猛烈的攻击的,发起游行、示威活动,甚至直接在国会提出“不信任案”弹劾首相。
然而,我们并没有看到在野党对执政党的政策提出什么“异议”。
这就说明日本政府、在野党,甚至疾控中心、医疗机构、大企业等都达成了共识,一致认为这个病毒对日本影响不大,或者说:即使有损失,也是在能承受的范围内。
日本的医疗条件还是不错的,而根据中国非湖北的状况来看,死亡率为0.79%,凭借日本的医疗水平,死亡率应该要比这个低——在日本看来,这个也就相当于威力稍微大点的流感而已。
当然了,还有一个不该有的想法:现在日本的人口老龄化比例非常高,政府的财政压力非常大,而这个病毒恰好对老年人伤害比较大,日本也可以趁机减缓下压力。
不管是什么原因,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整个日本的精英层都对这件事不上心,这个背后肯定经过详细的研究的。
说完日本,我们就要说到韩国了。
上面我们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了,韩国患病人数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教会和反对派聚会导致的。
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韩国的邪教非常的多,而这些邪教都是打着基督教的旗号。
为什么基督教会成为邪教的温床呢?
韩国这个国家是非常特殊的,它是东亚地区唯一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国家——东南亚信仰佛教,中国信仰儒教、日本信仰神道教(天皇)。
儒教也被称为儒释道。
“儒”就是指儒家,以孔子为代表;
“释”就是指佛教(也称“释教”),以释迦牟尼为代表;
“道”就是指道教,以老子为代表。
这三种思想相互融合形成一体,就成了“儒释道”。

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其实他们说错了。
中国人的信仰就是儒释道,只不过是儒家占了主导,所以也被称为儒教!
儒家的核心思想是“仁、义、礼、智、信”,这个已经深入到我们每个中国人的血脉中了;道家的核心思想就是“道法自然”,有所为、有所不为;佛教在中国的影响也比较深,比如“因果”“轮回”“一花一世界”“四大皆空”等。

现在的中国人早已把这三种信仰融合到一起了,只不过我们既不用去庙里拜孔子,也不用去寺庙和道教参拜,所以很多人以为我们没有信仰了。
其实,这三种思想已经不知不觉的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中了,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们。

历史上,中国的儒家思想对日本和韩国影响非常的深,但是这一切在二战后得到了改变。
二战之前朝鲜半岛就成了日本的殖民地,西方人到朝鲜半岛传播基督教。由于基督教是西方的文化,所以西方人借着宗教给朝鲜人民提供大量的物资对抗日本。于是,基督教就慢慢的被朝鲜人民接受。
二战后,朝鲜半岛分成两个国家:朝鲜和韩国。
由于朝鲜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信奉的是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而宗教是唯心主义,所以朝鲜就把信仰基督教的人都撵到韩国去了。
什么叫做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
举个简单的例子:红旗在飘扬。
唯物主义会告诉你:风在动、旗在动。
唯心主义会告诉你:风和旗都没动,是你的心在动。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唯物主义就是指“物质是第一位”,唯心主义就是指“思想是第一位”的。
总之,韩国就这样信仰了基督教。
以前我们也和大家说过,基督教是一个统称,其实它有三个流派: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
西方国家信仰的天主教和新教。
天主教和新教有很多的区别,但是在组织机构上有一个根本的区别:天主教有教皇,所有的分教都要接受罗马教皇的领导;新教就没有那么严格了,新教没有什么教皇,各个分教之间是可以独立的。
大家想想,有教皇的话,那么它就形成一个等级森严、非常严密的组织——教皇掌控着整个教宗,如果教皇参与到政治里面,这有可能会对政治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在中国,也有天主教,但是那个天主教是不接受罗马教廷领导的。所以,有一些信仰天主教的人就不接受中国天主教的领导,他们自己成立了效忠罗马教皇的天主教教会,也被称为“忠贞教会”——就是“忠于罗马教皇”的意思。
中国自然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对其进行了打击,于是他们只能隐藏起来活动,所以也被称为“地下教会”。
这个,我们也不多说了,比较敏感。
相反,新教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了。
我们简单举个例子,大家就知道了。
假设我是天主教的,我告诉大家,大家都得听我的,因为只有我才能与上帝沟通,你们有什么愿望告诉我,然后我把它传达给上帝。
这个是很恐怖的,一旦教皇下达一个命令,所有教徒会疯狂起来的。
假设我信仰的是新教,我告诉大家,只要你的心比较诚,你们自己就可以和上帝沟通了,把愿望直接告诉上帝。
这个对政治的影响就不大了,每个教徒自己在教堂里祷告就行了,只要我心诚,自己就可以见到上帝,并不需要其他人来做“中间人”。
简单的说:天主教有一个总的领导者(罗马教皇),各地的分教都要受罗马教廷的领导;新教没有统一的领导者,各个分教都是自治的。

在中国,我们所说的基督教主要就是指新教。
韩国信仰基督教,也主要是新教。
新教也有一个毛病,由于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者,所以不同的牧师就可能对圣经有不同的解读,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误导教徒,很容易就产生“神棍”。
比如,我对《圣经》比较了解,建个教堂,然后传播基督教。由于我不需要听从教皇的领导,所以我自己说了算——我会告诉信徒,我是上帝派来的,你们都得听我的,然后以此来获利。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韩国有很多邪教的主要原因。

天主教和新教在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天主教为教皇、枢机主教(红衣主教)、神父;新教称牧师、长老。
比如,我们上面说的那个称“主能治好新冠状病毒”的基督教总联合会代表会长全光勋信仰的就是基督新教——只要你看到有“牧师”两个字,那么信仰的就是新教。
这个牧师就参与政治斗争之中了:他与保守派的黄教安联合起来(原来朴槿惠的政党),成立了一个叫做“文在寅下台泛国民斗争本部”,利用大量的教徒不断的游行、示威,想要把文在寅搞下台。
现在大家知道韩国老百姓为什么那么不怕病毒了吧,因为他们有上帝的保护。
韩国政府为什么那么重视疫情?
我认为有两个原因:
第一,韩国政府和中国一样,非常关心老百姓的生死;
第二,带有强烈的政治目的,想以此来打击政治对手。
我认为,这两种原因可能都有,因为这是一个“天赐良机”:借助冠状病毒的事件,一举把游行示威的反对派首领都抓起来,消灭政治对手,同时还能得到很多不信仰宗教的老百姓支持——一举两得。

现在韩国有5100万人,大概有700万信仰基督教,其中540万信仰新教,160万信仰天主教。
我感觉天主教问题不大,因为罗马教皇肯定希望韩国天主教教徒能够少走动(西方已经政教分离了,虽然教皇的影响力很大,但是他是不怎么参与政治的),只要罗马教皇让大家不聚会,那么教徒就不会聚会了。但是新教就说不准了。
本来新教就复杂,没有很统一的领导者,他们觉得应该聚会就去教堂了,政府的话哪有上帝有用?
更何况,韩国新教的牧首已经被文在寅政府给抓起来了。
后面,有没有更大的乱子还很难说。
您要知道,宗教可是精神上的信仰,一旦你破坏了他的信仰,可是什么事都敢做的,反正有上帝会保护他们的,就算死了也能上天堂的!
日本政府的不作为,韩国教徒的无惧,我相信现在的日本和韩国已经被病毒渗透成筛子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中国发生新冠状病毒以后,世界各国都对中国的旅客加强了检测,所以病毒控制的比较好。但是,这些国家并没有对韩国和日本的旅客进行加强检测,所以我很怀疑很多国家的感染者是由韩国和日本的游客带过去的——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国家的感染者既没有来过中国、也没有和中国的患病者有接触,也患病的主要原因。
世界,很可能已经完全被病毒给渗透了,根本无法防守了!
最后,期待中国早点研究出来疫苗吧,否则后面会出现什么状况,根本不敢想啊!
我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由于处理及时,对策合理,中国很可能将会是全世界疫情较轻的一个国家,因为中国的防护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了,而其他国家根本没有办法防御了!
这就难怪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外方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在25日表示:如果自己被感染,希望能在中国接受治疗。

关注公众号,看正能量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天涯时事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