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发表反华社论?中以的真实关系是咋样的?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这些天,美国媒体在舆论上对咱们中国的攻击愈发频繁,一些美国小弟也纷纷跟进。


以色列主流媒体《耶路撒冷邮报》先是发表社论:表态要加入美国所谓的“清洁网络”计划,承诺未来5G等通讯领域排斥中国设备和技术。



8月19日,该媒体又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已经被证明是反派,我们啥也不欠他们》的社论。


 


以色列最近对中国释放出来的恶意,让部分中国网民不解,因为在大家的认知中,似乎以色列对中国的态度很好。


以前,中文网络还充斥着海量的诸如“以色列心怀感恩,无私帮助中国”、“犹太人和中国人在二战期间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等神话传说。


但其实,很多传说都是假的。是因为犹太人掌握了舆论机器,所以特别会宣传而已。


比如,以前有种流传很广的说法,说二战时期日本人曾经配合德国,追杀在中国的犹太人,是中国人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日寇巴结希特勒,也曾策划灭在沪犹太人。有两条犹太人居住最密集的弄堂,一度被鬼子前后出口焊上铁栅门,禁止出入达一年之久!被困在弄堂里的二千余人,最后大部分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全款靠居住在周围的上海市民,路见不平,接二连三地采用“空投”、就是将面饼等食物掷过房顶去的原始方法帮了他们一把。”


但其实,日本人对帮助德国人杀在中国的犹太人一直不怎么上心。


纳粹德国曾在1942年6月,派盖世太保驻日本首席代表约瑟夫·梅寻格上校赴沪和日寇占领军交涉,要其协助纳粹“解决”上海犹太人。

 


但日本人只在虹口地区搞了个“无国籍难民区”,将无国籍的犹太难民约1.4万人迁入其中。


原因也不复杂,因为日本人和犹太财团一直都有合作。


早在日俄战争时期,一位名叫雅可布·希夫的美国犹太富商就主动向日本提供了2000万美元贷款,这笔钱对于当时的日本至关重要。

 


战后,雅可布·希夫一下成了日本的英雄,被日本媒体连篇累牍地颂扬,甚至连明治天皇也在皇宫举行宴会款待。

 

此后,日本内部出现了一些“亲犹派”,试图利用世界范围的内的犹太财团,帮助日本进行侵略扩张。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甚至有过一个“河豚计划”:


即吸引大量犹太移民来东北,获得大量的犹太资本,并让犹太移民在东北安家落户,形成独立的社团,甚至在东北划一片土地,重建2000年前的“犹太国”。

 


为了加强犹太人好感,日本的“亲犹派”甚至编造出“日本人是犹太失散的第10个部落”这种荒谬言论。

 

当然,这个计划最终因为美国犹太领袖的反对而破产。


现在旅游的人这么多,以色列也不算是冷门旅游点,但凡去过以色列的朋友都反映,当地的普通以色列民众都对“中国二战救助犹太人”这件事一脸懵逼。


 

反映上海犹太人的影视剧海报


倒是中国在以色列有许多务工人员,经常受到以色列军警欺辱,有个中国记者为了维护中国劳工的权益办了一份中文刊物,最后被以色列当局驱逐。



以前还有媒体宣传说,犹太人复国成功后,专门为中国人立下纪念碑,以纪念中国人二战救助犹太人的义举。

 

这个碑是存在的,但是在以色列,类似的大大小小的纪念标志有成百上千,有以色列官方的,也有民间自己建的小碑,没什么专门纪念中国人这种说法。



以色列有个“兹瓦特迪克”基金会,专门对二战期间所有冒险救助过犹太人的外国人,颁发“国际义人”奖,为其立碑几年。



截止到2000年,以色列共向世界各国10000多人颁授“义人”奖,其中只有一名中国人——当年在乌克兰救助了犹太儿童的潘均顺


2001年,中国学者发现当时中华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也给数千犹太难民发放签证,使其逃离纳粹占领区,所以后来“兹瓦特迪克”基金会也授予何凤山“国际义人”称号。


 


犹太人这个民族,历史上经常到处流亡,少有稳定建国的时候。


而且,他们大部分时候都是作为一个“钱袋子”,依附于某个政府而存在的,钱袋子是无所谓对哪个民族哪个国家特别友好的,只是利益而已。


近现代犹太人在很多国家的名声很好,只是因为犹太财团掌握了舆论机器。

 

犹太人历史很悠久,他们最早定居在西亚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南部的乌尔城(今伊拉克纳西里耶),和阿拉伯人都属于闪米特人,同根同源。


后来到公元前1950年,乌尔城受到外人的侵入。


犹太人这一部落,在首领亚伯拉罕的带领下,历经艰难长途跋涉,逃到了位于叙利亚与埃及之间的丘陵地带,该地被称为迦南地,当地土著名为迦南人


 


当地迦南人对这群和自己体貌特征、生活习惯有较大差异的外来人很反感,称其为希伯来人,意为“大河那边来的人”,双方长期有冲突。


过了350多年,迦南发生了饥荒,许多希伯来人又迁移到埃及的尼罗河三角洲东部,被埃及法老统治。


之后又过了数百年,希伯来人在首领摩西的带领下,逃出埃及,又回到了迦南地,此后该地就被犹太教称为“应许之地”。



又过了些年头,一支来自地中海的部族腓力斯丁也攻占了迦南地的部分领土,并在此定居,古代希腊人称腓力斯丁人的居住地为“巴勒斯坦”,意即“腓力斯丁人的国家”。


从此,巴勒斯坦的称呼慢慢取代了迦南。



到公元前11世纪,希伯来各部族终于完全统一,并在首领大卫王的带领下赶走了腓力斯丁人,并夺取了迦南人的耶路撒冷城,建立以色列联合王国。



同时,亚伯拉罕孙子雅各的第四个儿子犹大的子孙们又成立了犹大支派,而大卫王就来自这个支派,至此,“犹太”这个称呼也成为了希伯来人的族名,并逐渐取代了后者,至此,犹太人正式形成了。


不过,犹太人在古代的辉煌也就此达到,这个联合王国很快分裂为南北,北部名“以色列王国”,南部则称“犹太王国”,并分别延续几百年后被亚述和新巴比伦灭亡。



北部的以色列王国这一派系,逐渐被亚述人融合同化,南部的犹太王国先是被新巴比伦奴役,后来波斯帝国灭亡新巴比伦后才得以返回耶路撒冷,犹太人再也没有重现大卫王时期的辉煌,先后被波斯和古希腊人统治,享有自治权。


到罗马帝国时期,公元66年,罗马人大肆屠杀和排挤犹太人,引发了犹太人起义。


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公元70年,耶路撒冷被攻占摧毁,犹太人被赶出了故乡,又开始了他们长时间的流亡生活。



犹太人在欧洲各地定居后,都遭遇歧视和排挤。


犹太人也固守自己的文化、宗教信仰,和信奉基督教的欧洲人产生了严重冲突,他们不愿意融入当地人,当地人也不接纳他们。


欧洲封建主们禁止犹太人拥有土地,当地手工行业协会也抵制犹太人进入。


于是,摆在犹太人面前基本只有一条路可走——经商。


借债、还债、放贷是犹太人最基本的赚钱路子,可放贷在基督教教义中都是邪恶的,所以就使得当地人愈发讨厌犹太人。


犹太人靠着放贷和经商不断获利,为了传承信仰,还特别注重读写教育,有钱有文化,封建领主很喜欢让犹太人充当基层行政官吏。


对于犹太人放贷的行为,他们就征高额的税收,引导民众去仇视犹太人,自己拿好处,跟犹太人借钱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抄犹太人的家赖账。

 

中世纪犹太金融家


于是,犹太人和欧洲人之间的恶性循环就形成了:


犹太人越维护自己的文化传统,就越是难以融入社会,越来越排外,先是不再对外传教,然后过分强调血统纯正,要求必须是母亲是犹太人才可以,到了最后,甚至宁可近亲结婚也不和外人通婚。

犹太人在文化上保持得很完整,但上千年都没有被当地人同化,仅有中国河南开封的一支例外(但近些年受以色列方面宣传鼓吹,许多人开始重新认同)。


而且,时间越久,犹太人的形象就越来越差:


他们要么就是帮领主们干黑活儿的官吏,要么就是放贷的黑心商人。


莎士比亚名著《威尼斯商人》里的反派——犹太商人夏洛克就是那时候欧洲人对犹太人的普遍观感,觉得他们是恶人,怎么整犹太人都不过分。


 


从罗马帝国开始之后,不论是罗马人,还是英国、沙俄、波兰、法国等等,都有相当程度的反犹暴动和驱赶犹太人的国家行为,纳粹大屠杀只是这其中最为凶残的一幕,也是当时大部分德国民众支持的。


各国的排斥和迫害,让犹太人的排外情绪也不断达到高峰。他们彼此越抱越紧,长期经商也使得犹太人慢慢养成了重利、只相信自己人的特点。


19世纪末,犹太人开始形成了“锡安主义”思想,也就是犹太复国主义,想要把全世界流散的犹太人全部团结起来,回到“应许之地”——巴勒斯坦,重建犹太国。


后来,在英美等国家的支持下,决定让犹太人在巴勒斯坦重建以色列。

 


但这在当地阿拉伯人看来,这种复国毫无道理。


毕竟犹太人离开这块地方已经2000年了,当地的阿拉伯人也已经定居了上千年,突然从各地涌入的犹太人要裂土建国,你让这里的人去哪里呢?


 


让是不可能让的,只能打。


为了土地,以色列打了多次中东战争,阿拉伯世界各怀鬼胎,内部不团结,而以色列则有美国及世界各地的犹太财阀支持,结果越打越大,愈来愈强。


犹太人不仅将48年联合国划分的“巴勒斯坦阿拉伯国”土地绝大部分吞并,甚至一度侵领了包括埃及西奈半岛、黎巴嫩南部、叙利亚戈兰高地等领土(侵占至今),并一直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架势。



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都没有打赢治安战,被拖在泥沼里出不来。


但以色列的军队作为外来入侵者,不仅打赢了治安战,而且明明是入侵,却总能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的形象。


犹太资本的宣传功不可没,犹太人控制了许多媒体,所以以色列的霸道之举总有一堆人为之辩白,但那些失去了家园,甚至失去了生命的巴勒斯坦人,他们的声音在国际上常常是连个浪花都激不起来。


巴勒斯坦人的抗争,在民间舆论场几乎被妖魔化成暴恐活动。



以色列在建交的国家都有文化交流中心,或者犹太人文化中心,以色列政府和民间人士对于国家形象和犹太人文化宣传,一直都很积极。



在中国,以色列和犹太人的形象一直很好,像《塔木德智慧全书》、《犹太人的羊皮圈》、《犹太人的智慧》等鸡汤书籍在中国至今销量不错,人气旺盛。


 


在中国的社交网络、论坛和视频网站上,以色列也好,犹太人也好,都有大量正面宣传。


很多以色列籍的犹太人在做媒体的时候,也会潜移默化地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久而久之,在很多人心里就会固化下来。

 

就连四处搞暗杀的摩萨德,也在中国网络圈被长期吹捧,以色列情报机构创立的实战格斗技能马伽术也在中国开办了许多培训中心。


在这种文化输出下,犹太人和以色列的形象,在中国一直是被神化的。



一开始是说犹太人和中国人在二战互相帮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就是什么犹太人在唐山大地震中捐了很多钱,后来甚至发展到了说“以色列对中国军工发展有很大帮助”,我国的歼十战机、防弹衣、空警2000预警机等都离不开以色列慷慨相助。

 

但其实,以色列本身的军工水平不高,他们国产的防弹衣因为劣质还被自己政府的国防部长专门吐槽过。


以色列的“狮”式飞机,也是1979年由美国提供主要技术和部分资金,两国合作研制的,以色列自己的技术是不够的,更不可能给我们了。



从贸易战开始以来,中美博弈到现在,我想大多数人应该都看明白了:


中国作为旧世界秩序的挑战者,本来就是要触犯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的,被骂上两句很正常,我们往前走得越高,就会被骂得越狠,黎明将要来临之前,黑暗总是最疯狂的


在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里,从来都只有利益,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莫名其妙的自我感动其实是有害的美国是因为自己的强大才有很多朋友,而不是因为有很多朋友才强大。


以色列人说不欠我们的,中国更不欠以色列人什么,很多时候谈感情伤钱,谈钱就好了


来源:乌鸦校尉

关注公众号,看正能量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补三刀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