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区斗争-第七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小庄

一、

李立三

毛泽东在湖南师范上学的时候,曾以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写了一份征友启事,想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一个隔壁学校的同学看了这份征友启事之后,便来找他结交。

但是这个人来了以后,也没说上一句话,只是简单地见了一面毛泽东,便匆匆离去,这个人名字叫——李立三,被毛泽东称为他的“半个朋友”。

 

1919年,受五?四运动的影响,一大批爱国学生选择赴法勤工俭学,毛泽东当时还亲自为这些赴法学子筹集经费,这批赴法学生里有周恩来、陈毅、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等等。

后来有史料说当时毛泽东自己也是准备要去法国勤工俭学的,但是后来为什么没有去成呢?

一种说法是他觉得自己连中国的事情都还没有搞懂,所以想留下来继续研究中国的事情,另外一种说法是,他恋爱了,所以便不想出国了。

 

不管真相到底是哪一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国家土生土长的人才,绝不会比任何一个国家培养出来的差。

 

回国后的李立三,很快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到湖南开始组织工人运动,时任湖南党支部书记的毛泽东,把李立三派到了安源煤矿。

李立三在安源煤矿这段时间的工作,颇有成色,他创办了工人补习学校,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启发工人的斗争意识,把整个安源煤矿的工人运动搞得风风火火。

 

1924年,国共第一次合作开始了,李立三调到工人最密集的城市上海,参与领导当地的工人运动,后来国共合作失败以后,他同周恩来、朱德、贺龙等人一起组织和策划了南昌起义,在南昌起义受挫后,他去了苏联莫斯科,在那里参加了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随后又转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同时兼任中央宣布部部长,自此,李立三开始走向中央领导工作。

 

二、

两条路线

193026日到29日的二七会议,如果说是一场关于如何开展土地革命与武装整编的斗争的话,那么毛泽东接下来同立三路线的斗争,便是一场关于如何扩展苏维埃区域的斗争。

226号,在毛泽东率领红军向吉安进军途中,中央向全国发出第七十号通告,通告中强调“苏维埃区域的扩大必须以组织地方暴动,建立起城市领导来打破过去苏维埃躲避乡村之种种取消和保守倾向”。

提出“扩大红军的总策略是要建立在集中农民武装,扩大红军向着中心城市发展,与工人斗争汇合”。

由此,一场关于城市中心论和农村包围城市的两条道路,开始了历史的角逐。

 

起初,城市中心论还没有形成完备的理论形态,也没有制定具体的政治、军事路线,但是随着另外一边的蒋介石同阎锡山、冯玉祥的中原大战一触即发,李立三觉得军阀的内部矛盾已经发展至最高极限,就要开始走向彻底的覆灭,他似乎看到了无产阶级革命即将取得伟大胜利的机会,于是他开始大力鼓吹进攻中心城市,掌握城市政权。

而盘桓在农村的毛泽东,原计划进攻吉安,但是等兵至吉安市以后,才发现就算人家老蒋去打中原大战了,但是只需随便留一些地方军阀武装力量在那里,以红军当时那点薄弱的兵力,就完全打不进去。

什么是从实际出发?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这就是从实际出发。

那些坐在办公室里,靠几个人闷头想办法,定策略的方式,是绝不可能想出好办法,定出好策略的。

但是,此刻针对中央的城市中心论,毛泽东也不敢全然否决,因为自从1927年秋收起义失败,他领兵至井冈山开始,这几年他和朱德就一直是在江西和福建附近的农村打转转,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所以对全国的革命形势是否真如中央文件所说:“革命高潮和阶级决战就要到来了”,毛泽东自己心里也不敢确定。

 

但是有一点却是毫无疑问的,就是此刻别说让他去进攻中心城市,哪怕就是吉安,赣州这样的地级市,以红军的力量就根本打不下来,如若与敌人硬拼,只会葬送他们好不容易才组建起来的队伍。

毛泽东陷入了极大的两难之中。

 

323日,中央给前委的指示信中指责红四军,“报载你们渐向大余、信丰进展,这与全国革命形势和党的任务是相背驰的”。

42日,李立三在机关刊物《布尔塞维克》上发表《怎样准备夺取一省与几省政权的胜利的条件》一文,提出“以乡村来包围城市”只是一种幻想,一种绝对错误的观念。

此文不点名的批评了毛泽东主张的“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

 

415日,中央发布军事工作计划的大纲,指出“我们关于红军的策略是坚决的进攻”、“积极地向着中心城市交通区域发展”。大纲要求毛泽东和朱德“转变路线,猛烈地扩大,协同第三军向着赣江下游夺取吉安、南昌、九江”。

 

424日,中央致信批评毛泽东对红军的指导总是不够,要求成立新的指挥部,由朱德指挥,以统一军事行动计划。而毛泽东必须前来上海出席全国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

 

而到了69日,李立三则直接指责毛泽东是妨碍“猛烈扩大红军”的代表人物,李立三说:“在全国军事会议中,发现了妨碍红军发展的两个障碍,一是苏维埃区域的保守观念,一是红军狭隘的游击战略,最明显的是四军的毛泽东同志,他有整个的路线,他的路线与中央的完全不同,他对红军的发展,仍是保持游击战争的观念,游击战术不适合现代战争的需要,现在需要的是我们夺取中心城市,向交通中心发展”。

 

三、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就在中央和李立三不断的批评毛泽东右倾保守,极端错误,农民意识严重的时候,毛泽东并没有为自己争辩什么,这段时间他只做了两件事。

一件事: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

在毛泽东发现红军的实力,根本不足以进攻中心城市的时候,他决定分兵到赣南、闽西的更广大的乡村去,到那里去建设农村革命根据地。

你们把大城市说的再好,也终究抵不过一个现实,那就是咱打不进去啊。

打不进去怎么办?那就能打哪里咱就打哪里嘛。

多么朴实的道理,可是往往就是一些看起来极其简单的道理,很多人并不能真正的理解。

 

第二件事:毛泽东这段时间做了大量的调查。

著名的《寻乌调查》就出自于这段艰难的时间里,坚持从实际出发,是毛泽东极为突出的特点,从秋收起义到井冈山的斗争,再到赣南和闽西革命根据地,不管局势怎样险恶,他从不放松对周围环境的现状和历史进行周密的调查研究。

努力按照不断变化着的实际情况来决定行动方针,并且十分注意通过实践的检验来修正和充实原有的想法。

这是他所以能够不断提出创见并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正如他后来在《实践论》中所说的那样:

认识事物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物,属于感受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的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理论来。——《毛选第一卷,实践论》

 

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充分实践和调查的过程。

 

在做了大量的调查和分析之后,毛泽东敏锐的感觉到,自1930年初以来,因为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一些实际主持工作的同志脑袋开始发热了。一不搞调查研究,二不听取意见,进行了主观唯心的阶级估量,把全国十万不到的红军力量,说得比国民党几百万反动军队还要强大,制定出一套冒险主义的路线和政策,尤其以这段时间以来逐渐形成的“立三路线”为代表,危害性已经逐渐显露出来,可是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却反而为“立三路线”摇旗呐喊,这样的“左”倾教条主义如不肃清,革命前途将面临巨大的危险。

 

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毛泽东写下了著名的文章《反对本本主义》。

他写道:

“你对于某个问题没有调查,就停止你对于某个问题的发言权。这不太野蛮了吗?一点也不野蛮,你对那个问题的现实情况和历史情况既然没有调查,不知底里,对于那个问题的发言便一定是瞎说一顿。瞎说一顿之不能解决问题是大家明了的,那末,停止你的发言权有什么不公道呢?许多的同志都成天地闭着眼睛在那里瞎说,这是共产党员的耻辱,岂有共产党员可以闭着眼睛瞎说一顿的吗?”



 这种文章不写还好,一写起来,就容易联想到很多同志的日常工作,所以此文处处可以看到毛泽东当时对主观唯心主义的排斥和怒火。

 

“要不得!要不得!注重调查!反对瞎说!”

 

“一切结论产生于调查情况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先头。只有蠢人,才是他一个人,或者邀集一堆人,不作调查,而只是冥思苦索地“想办法”,“打主意”。须知这是一定不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打出什么好主意的。换一句话说,他一定要产生错办法和错主意。”

 

“许多巡视员,许多游击队的领导者,许多新接任的工作干部,喜欢一到就宣布政见,看到一点表面,一个枝节,就指手画脚地说这也不对,那也错误。这种纯主观地“瞎说一顿”,实在是最可恶没有的。他一定要弄坏事情,一定要失掉群众,一定不能解决问题。”


“调查就像‘十月怀胎’,解决问题就像‘一朝分娩’。调查就是解决问题。”

 

当时,在立三路线的主张之下,很多人动不动就照搬马列主义的“本本”和苏联模式,要在中国革命根据地开展“反富农斗争”,组织什么“国营集体农庄”等等。针对这些倾向,毛泽东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

 

“以为上了书的就是对的,文化落后的中国农民至今还存着这种心理。不谓共产党内讨论问题,也还有人开口闭口‘拿本本来’。我们说上级领导机关的指示是正确的,决不单是因为它出于‘上级领导机关’,而是因为它的内容是适合于斗争中客观和主观情势的,是斗争所需要的。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讨论和审察,一味盲目执行,这种单纯建立在‘上级’观念上的形式主义的态度是很不对的。”

 

“为什么党的策略路线总是不能深入群众,就是这种形式主义在那里作怪。盲目地表面上完全无异议地执行上级的指示,这不是真正在执行上级的指示,这是反对上级指示或者对上级指示怠工的最妙方法。”

 

“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对的,决不是因为马克思这个人是什么‘先哲’,而是因为他的理论,在我们的实践中,在我们的斗争中,证明了是对的。我们的斗争需要马克思主义。我们欢迎这个理论,丝毫不存什么‘先哲’一类的形式的甚至神秘的念头在里面。”

 

“离开实际调查就要产生唯心的阶级估量和唯心的工作指导,那末,它的结果,不是机会主义便是盲动主义,你不相信这个结论吗?事实要强迫你信。你试试离开实际调查去估量政治形势,去指导斗争工作,是不是空洞的唯心的呢?”

 

能把一篇文章,全部写成了名言名句,我只有一个大写的“服”。

此文中的论断,可谓切中时弊、掷地有声。历史已经完全证明,这些论断都是非常正确的,直到今天,依然闪烁着真理的光芒,每每读来,都有醍醐灌顶之感。

 

此文的诞生,也标志着毛泽东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已经逐渐形成了理论依据。

 

然而,一篇文章或许可以唤起千百万工农,却很难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已经形成的独立思想,他不亲自碰几个钉子,受一点罪,他是不可能取得正确的认识的。

所以,一个人趁年轻的时候,多吃一点亏,多遇上些挫折,多碰几回壁是有好处的,因为这个时候损失的成本要小得多。

 

立三路线比之1927年底,以瞿秋白为代表的左倾路线的形成更为深刻和复杂,形态上也更完备。

如果说瞿秋白代表的左倾思想,是第一次革命失败后,面对国名党的疯狂屠杀,所衍生出来的仇恨情绪和盲动主义,那么立三路线则完全是对中国革命的长期性和不平衡性认识不足导致的。

前者纠正起来容易,而后者纠正起来就十分困难了。

在毛泽东写完《反对本本主义》这篇文章之后,便又去了乡间调查分田分地的情况去了。

没过多久,便有探马来报:中央派人到了汀州,说有要事传达,十万火急,要朱、毛等人立刻前往汀州开会。

什么事?这次来的“钦差大臣”又是何人?带来了什么指示?

 

毛泽东心中“咯噔”一惊,当即与朱德、邓子恢等人策马朝着汀州而去。

 


历史文章:

苏区斗争-第六章 一条极痛苦的道路

苏区斗争-第五章 中原大战


PS:

反对本本主义,是一篇极其经典的毛选文章,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著名论断,至今闪烁着真理的光辉。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主要是针对党内决策者写的。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与“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是完全不矛盾的。

因为调查本身就是要深入群众之中的,

在群众中取得材料,分析材料,去伪存真,是决策者必须学会的事情。

市场调查也是如此,群众的话往往反映需求,

但是群众表达出来的需求与其真实需求往往不一定吻合,

这就考验调查者的分析能力了。

用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论断,去压制舆论的声音的做法,

是资产阶级思想在调查问题上的反映。

是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真实含义的表现。

值得大家警惕。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