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严管控”到疫情失控,俄罗斯到底经历了什么?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俄罗斯从一直被视为“防疫典范”,到成为全球疫情的主角之一,这个硬核的“最严管控”大国,到底是怎么失守的?
俄罗斯最近的疫情发展,让很多人感到震惊,这个前期在全球疫情爆发过程中,一直显得“默默无闻”的国家,突然成为了新冠肺炎的“新王炸”。
5月20日,俄罗斯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消息称,俄罗斯累计确诊人数突破300000例,已经连续多日新增确诊在一万上下,这使得俄罗斯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疫情“次中心”。

而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俄罗斯的疫情发展曲线呈现出的“陡升状态”:3月6日,当整个欧洲疫情肆虐的时候,得益于前期的严防,俄罗斯的累计确诊不过区区的10例,一个月后的4月9日确诊破万,5月14日确诊破25万,并于5月20日突破30万。其增长速度异常惊人。

▲俄罗斯单日新增确诊变化图。
此外,俄罗斯国家副总理、普金新闻秘书、克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等政府高层人员也相继确诊,疫情已经威胁到俄政府高层。眼前的这一切着实令人感到费解,因为这显然和俄罗斯前期“最严管控”的硬核防疫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实,早在本国境内出现疫情之前,俄罗斯就走在了世界的前头:一月底俄罗斯关闭与中国接壤的陆路口岸;二月中俄罗斯暂停了中国公民的签证服务并禁止中国公民入境;三月俄罗斯限制西欧疫情国航班落地并举国封锁戒严;在中国的建议下,俄罗斯早在二三月便开始配备医疗设施,在本国疫情还未爆发的时候早早开建方舱医院······
▲俄罗斯莫斯科的方舱医院。
种种举措,确有成效。这也使得俄罗斯在欧美疫情全面失控的二三月,有种“独善其身”的感觉。可是为何,这个“防疫大国”最终还是沦陷了呢?
1:入境政策严重失误
2020年1月31日,俄罗斯总理米苏斯京签署140-P号《联邦政府令》,早早便关闭了俄远东地区与中国接壤的各大口岸,暂停了与中国这个最大贸易伙伴的边境人员往来,被人们视为最早以牺牲经济发展为代价的“硬核抗疫”。
到了2月18日,俄政府则紧急宣布于2月19日起暂停中国公民签证服务,并宣布于20日起禁止中国公民持工作、留学、旅游、私人访问的签证入境。与此同时,已入境的中国公民则必须配合14天的医学隔离观察。

可以说,在早期防疫方面的举措,俄罗斯做得比绝大多数国家要好,不仅及时阻断了早期报告疫情国家的入境路线,还大力援助早期出现疫情的国家。
但俄罗斯在防疫方面犯了一个错误,这个错误和欧洲疫情爆发点意大利是类似的:只防中国人,却忽略了病毒可能并非来源于中国的科学问题。意大利的疏忽导致了来自美国和不明源头的病毒大量输入并最终爆发,而俄罗斯的疏忽则导致本国输入了大量来自意大利等欧美疫情重灾区的病例。
这一决策的失误,是俄罗斯防疫防线垮掉的第一道门。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也表面,欧洲和美国的疫情,很大可能比中国出现得要早,因此俄罗斯的疫情爆发,早已埋下了伏笔。

2:封锁政策漏洞百出
进入3月,也就是欧洲疫情全面爆发之后,俄罗斯于3月13日封停了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地的空中航线,仅保留了撤侨包机被允许飞行。
但西欧的疫情大爆发于2月中后旬,俄罗斯封停航班已是大半个月后了,且在此期间有大量西欧和北美疫区人员涌入俄罗斯,这些入境人员并没有受到严格的追踪管控,在这段“治理空白期”,早已有大量携带病毒的人员涌入俄罗斯。
所有欧美外籍人员都可以无障碍入境了俄罗斯。
而在3月13日停航之后,直到3月18日俄罗斯方面才限制外籍人员入境。也就是说,在停航之后,因为操作的漏洞,导致了仍有不少带病的西欧及美洲的“携毒群体”通过各种交通方式入境俄罗斯。这显然,是一颗“定时炸弹”。
更严重的是,由于历史因素和经济发展问题,导致了很多俄罗斯民众在西欧及美国经商或工作,仅意大利、法国等西欧国家,就有多达数百万的俄罗斯侨民。
可怕的是,西欧和美洲的疫情失控后,大批侨民涌回俄罗斯,但俄当局早期面对这群“回流人员”的时候似有疏忽,大批来自疫区的同胞在没有医学观察的情况下被放行回家,成为了打破俄罗斯硬核防疫最具实力“王炸”。
▲今年二三月,莫斯科机场外,大量航班满载“疫区群众”涌进俄罗斯,但莫斯科机场并没有采取有效的防疫措施。
可以说,尽管俄罗斯后面发现了“还必须全面限制外来人员入境”,但存在有漏洞的限制措施,不过是延缓了疫情的爆发时间,最终还是不能避免疫情的爆发。而这样的“疫情边防漏洞”,便是俄罗斯硬核防疫垮台的第二道门。
3:文化矛盾阻扰抗疫
俄罗斯虽然不算是以英美为首的“西方阵营”,但俄罗斯的社会文化和欧美各国是相近的。也因此,在西欧和美国出现的“劝民众戴口罩难”的问题,在俄罗斯也出现了。
世卫组织驻俄罗斯代表梅利塔武伊诺维奇也表示:疫情这么严重,是民众松懈的结果,因为(早期确诊数字)不是很高,众人觉得这与我无关。

此外,就像早期分析西欧和北美各国防控问题的时候提到的“欧美民众不好强制性管理”一样,俄罗斯人是更难进行严格的强制性管制的,这就好比三四月的时候俄政府颁布法令禁止“5000人以上的集会”一样,俄民众照样各种“无惧聚集”。
这其实和俄罗斯人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因为长期处于严寒状态,俄罗斯民众性格往往比较烈,因此爱喝酒的人很多,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频率也比较高,被人们戏称为“战斗民族”。但这种文化特性在防疫过程中是一种弊端,要使用强制性的方式管住人,难度比较大。
总的来说就是,特殊时期防疫政策与本地区的“豪放文化”的相冲突,是俄罗斯疫情失控的第三道门。

4:信息建设限制抗疫
在中国防疫的过程中我们看到,借助发达的信息系统,从最初手机短信发放、电视新闻滚动、网络媒体密集推送等各方面的全方位普及,到后期利用发达的信息系统追踪“密切接触人员”、预测疫情发展方向,高度“信息化”的中国借助自身的优势向世界展现了防疫过程中的“中国实力”。
但这一点,在任何一个中国以外的国家,都没能做到。这主要是因为各国的社会信息化服务相比于中国都比较落后,一些欧美发达国家至今还未全面普及4G,一些西欧发达国家的智能信息设备的普及率甚至不及中国。这也就导致了各国向民众普及防疫知识的时候,会受限于社会信息服务基础建设的不完善。

俄罗斯也同样存在这种问题,地广人稀的俄罗斯,网络基站的密度小,智能信息设备的普及率也不高,对于一些没有智能设备的群体以及社会信息覆盖盲区的民众来说,是“病毒跑得比信息快”。这就好比意大利和法国,疫情大爆发之后,很多人对新冠病毒还是一无所知,甚至以为是放假上街狂欢。
总的来说,和西欧及北美一样,受限于本国信息服务的基础限制,俄防疫的中前期在病毒面前有点“跑不赢病毒”,而这也成为了俄罗斯疫情失控的第四道门。
▲地广人稀的俄罗斯,信息服务并不发达。
写在最后:
虽然说俄罗斯疫情现状令人担忧,但其实俄罗斯做得已经比美国及其西欧发达国家要好上许多。从人口上看,虽然俄罗斯确诊超30万,但俄罗斯人口近1.5亿,不管是确诊率还是死亡率,都远低于西欧各国和北美国家。
值得提及的是,由于早早就在中国的建议下开建方舱医院,并囤积了大量中国提供的医疗物资,俄罗斯虽然确诊人数多,但病亡率却一直维持在低位,仅为西欧和北美疫情重灾国的十分之一左右。
眼前,俄罗斯的疫情正有好转的趋势,日增人数也在相对放缓,并没有出现像美国那样日增数万的情况。在此,我们也相信,在俄政府的领导下,在中国人民的帮助下,俄罗斯人民终能战胜可怕的新冠病毒,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

来源:郎言志

关注公众号,看正能量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补三刀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