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大圣的小宇宙

 第295篇原创文章
 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何以解忧,唯有青楼




文/ 大圣


北宋仁宗皇祐五年,也就是公元1053年,冬,襄阳城内,大雪纷飞,万物肃杀。


这一天,城里所有的青楼妓馆都挂出了暂停营业的告示,好多人议论,是不是朝廷的扫黄打非督导组又来了,要避避风头?


并没有。对于娱乐圈来说,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朝酒精考验的著名嫖客,婉约词派的杰出代表,广大歌姬的金牌词作者和亲密炮友,柳永先生今日出殡。


据《大宋娱乐周刊》报道,三天前,我国著名词人柳永在湖北襄阳天上人间娱乐会所意外身亡,享年69岁。


关于他的死因,坊间有各种传言。怎么说呢,毕竟已年近古稀,有些事情对年轻人不算啥,老年人如果不注意方式方法的话,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柳永客死异乡,身边既没有亲人,也没留下什么财物,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后事怎么办?


青楼的姐妹们聚在一起商量,说咱唱的歌都是柳老师给写的词,而且人家平时也没少照顾咱的生意,一辈子的钱都花在青楼了,如今人没了,咱可不能不管,众筹募捐,说啥也得把柳老师的后事给办了。


欢场无情人有情,人间处处充满爱,襄阳城各大青楼妓馆的小姐姐们积极响应,纷纷慷慨解囊,并自发成立了柳永治丧委员会,硬是把柳永的后事办得排排场场,风风光光。


出殡当日,襄阳各青楼妓馆停止一切娱乐活动,闭馆志哀,全城妓女悉数到场。


明代冯梦龙在《喻世明言.众名妓春风吊柳七》中描述当时的场景:“只见一片缟素,满城妓家,无一不到,哀声震地。数万群众走上街头,冒雪为柳永送行,场面颇为壮观。


而且,每年清明,妓女们都会结伴到坟前祭拜,逐渐成为行业惯例。


此事入选“1053年感动襄阳十大新闻事件”,载于南宋祝穆所著《方舆胜览》:“柳永卒于襄阳,死之日,家无余财,群妓合资葬于南门外。每春日上冢,谓之吊柳七。


看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嫖客,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声望,死后受到整个行业的推崇,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1

   天上人间


柳永,原名柳三变,因为在家排行老七,也有人叫他柳七。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父亲柳宜原本是南唐李后主手下的监察御史,南唐灭亡后归顺大宋,因为是统战对象,所以被降级安排,当了一名县令。


作为一个官二代,柳永自幼聪颖好学,文采出众,尤其擅长诗词,在老家福建武夷山脚下的崇安,柳三变远近闻名,与哥哥柳三复、柳三接一起,并称“柳氏三绝”。


学而优则仕,到了18岁,柳永主动跟家里提出,要进京赶考。


家里当然是全力支持啊,福建崇安到河南开封,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柳永带足了银子,提前半年出发。


儿行千里母担忧,临行前,母亲拉着他的手说:“变变啊,你长这么大第一次单独出远门,我得提醒你几句,到了大城市花花世界,你可能会看到一些咱们县里没有的东西,男人嘛,偶尔尝试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千万不要过于沉迷,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啊。


柳永一脸正气地说:“妈你放心吧,我对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不感兴趣,保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公元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带着亲人的期望和重托,赴京赶考。



北宋仁宗年间,国泰民安,经济富足,南方大城市娱乐业发达,酒肆客栈、勾栏瓦舍、青楼妓馆鳞次栉比,而且宋朝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没有宵禁制度的朝代,每到夜晚,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夜生活十分丰富。


一路上,柳永真是长了不少见识,果然见到了许多县里没有的东西。卧槽,原来城里的月亮就是比家乡的圆,城里的小姐姐也比家乡的妹子好看,而且,她们都好有爱心啊,不嫌弃你丑,不要你负责,不要任何名分,不要你买礼物,不要房产证上写她的名字,只要每次给她200元就陪你聊天,300元就陪你喝酒唱歌弹琴跳舞,500元就陪你睡觉,各种花样,如果再加点钱还能包夜,连住宿费都省了,我的天呐,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嘛。


在北宋的娱乐之都杭州,柳永彻底沦陷了,啥高考不高考的,先玩儿够了再说,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年轻就要折腾,不折腾,要青春干嘛?


就这样,柳永以欢场为家,终日沉溺于青楼,乐不思蜀,居然放弃了东京汴梁的礼部考试。


没钱了就找父母要,今天说报了个一对一考前强化辅导班要交学费,明天说要买复习资料,后天又说要请监考老师吃饭,各种理由,一直跟家里连蒙带骗地要钱,大把银子都花在了青楼,在杭州逗留了足足两年时间。




2

   求职受挫


柳永太喜欢杭州了,想干脆在当地找个工作定居下来,毕竟一直骗家里钱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沉下心来,连续三天没有去青楼,在住所苦心创作了一首赞美杭州的诗词《望海潮》,准备以此为敲门砖,献给杭州知府,求得一个职位。


这是柳永早期诗词的巅峰之作: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词写好了,却无法递到知府大人手上,领导日理万机,岂是你一个老百姓想见就能见的。


柳永多聪明啊,打听到知府平时最喜欢去的一家娱乐会所,就过去把词免费送给那里的歌妓,叫她们排练好,等知府啥时候来了,点歌环节,就唱这首。


果然,歌曲引起了知府大人的注意:“这歌谁写的词?写得不错嘛,完全可以作为我们杭州的市歌啊。


为此,知府大人在百忙中专门抽时间接见了作者柳永,对柳永的这首词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勉励他继续努力,为人民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柳永激动地表示,杭州就是自己的第二故乡,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争取为杭州全国文化娱乐之都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会见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结束,领导对这个年轻人的才学十分欣赏,但是,并没有给柳永安排任何职位。



妈蛋,正事不办,净给老子扯些个没用的,柳永很生气。


但值得宽慰的是,虽然求职未成,但这首《望海潮》却一炮走红,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连续数周雄踞十大流行金曲排行榜榜首,柳永名噪一时,也因此奠定了他词坛新秀的地位,各大青楼妓馆的当红歌妓纷纷找柳永约稿,一时竟应接不暇。


据说,若干年后,金国皇帝完颜亮读了柳永的这首词,对江南“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美景和“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的富庶繁华十分向往,于是,决定“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挥师南下,入侵大宋。




3

   初试不利


柳永在杭州生活了两年,把全城的娱乐场所玩了一个遍,难免心生厌倦,便又到了苏州,后来又到扬州,果然,每个城市有每个城市的特色,其中的妙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柳永那几年,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公元1008年,柳永终于到了京城汴梁。此时,距离他离开家乡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时间,把他爹妈给气的,说你个熊孩子骑着蜗牛去也早该到了,你说,这几年都干啥了?


柳永说也没闲着啊,参加社会实践考察民情民生研究民风民俗调研女性特殊行业发展状况体验民间生活诗词艺术创作啥的,可把我给累坏啦,今年来不及了,明年科举,“定然魁甲登高第”,等我好消息吧。


柳永在汴京咬牙复习了一年功课,第二年春天,踌躇满志应试,答题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全场第一个交卷,走出考场的那一刻,满面春风,志在必得,不少考生家长羡慕:“啧啧,你看人家孩子。



但是,意外不期而至,柳永初试就落榜了。


什么情况?不应该呀,自己估分起码600分以上,怎么可能落榜呢?


柳永要求查卷,主考官告诉他,不是分数问题,是政治思想问题,对此次高考,上级明确指示:“读非圣之书,及属辞浮糜者,皆严谴之。


就是说,文章必须弘扬正能量,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对作文内容格调低下的考生,就算写得文采飞扬天花乱坠,也一律不予录取,您写的那个,经鉴定,属于三俗作品,低俗、庸俗、媚俗,懂了吧?


柳永一听,当时就傻了,我酒席都订好了,你跟我说没考上?主考官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瞎的?你们不录取我,不是我个人的损失,是整个大宋朝的损失你们知道吗,算了,老子以后再不求取什么功名了,跟青楼的小姐姐们在一起,我看比啥都强。


愤懑失意的柳永回去就写了一首牢骚满腹的词《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首词道出了广大落榜考生的心声,可谓直击痛点,所以很快在坊间流行开来。


柳永当时并没有想到,自己只顾逞一时口舌之快,正是这首词,断送了他一生的仕途。




4

   奉旨填词


说从此不再求取功名,那都是气话,男人嘛,总得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有个一官半职才好在社会上混对不对,哪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理想呢,胜利往往出现在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公元1015年,柳永第二次参加科举,第二次落榜;

公元1018年,柳永第三次参加科举,第三次落榜;

公元1024年,柳永第四次参加科举,第四次落榜。


屡战屡败之后,柳永决定,再特么也不考了。


为啥?这些年来,柳永沉迷于烟花柳巷,不但耽误了学业,也影响了自己的名声,全国人民都知道,柳三变是专门为青楼歌妓写艳词的著名嫖客,这样一个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怎么能吸收到公务员队伍里呢,明显不合适嘛。


据说,柳永第四次参加考试的时候,已经晋级到了复试阶段,仁宗皇帝亲自阅卷。


宋仁宗平素也喜爱诗词,但文风一向儒雅,对柳词的“浮艳虚美”极为反感,特别是读了柳永第一次落榜写的那首《鹤冲天》之后,更是不满:“什么叫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大笔一挥,直接把柳永给淘汰了。


后来,还有人拿着柳永的词专门向皇帝推荐,说您看这词写的确实不错,不但在娱乐圈特别流行,在群众中也很有影响,“凡井水处,皆歌柳词”,年度十大流行金曲评选,柳永每年都有好几首上榜,确实是个人才,是不是可以破格录用,在文化部之类的地方给他安排个职位?


仁宗皇帝说:“呵呵。”提笔在上面批了四个大字:“且去填词”


既然如此擅长填词,那就填词去好了,要什么工作。


领导这样批示,相当于断了柳永的仕途,从此以后,柳永不再追求功名,以青楼妓馆为家,流连于京城各大欢场,你要找他,不是在青楼,就是在去青楼的路上,以作词为生,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



光靠写词就能维持生活,而且是这种花天酒地的生活吗?


对柳永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当时,柳永在京城娱乐圈极受欢迎,歌妓如果不会几首柳永的词,在这一行根本就混不下去,点唱率太高了;一些三四流歌妓,往往因为拿到了柳永的新词首发,就一炮走红,跻身一线明星行列。


人人都以能得到柳永的青睐为荣,青楼内部甚至有这样的歌谣: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

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

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你说,红到这种程度,嫖宿还用得着自己花钱吗?


据《醉翁谈录》记载:“耆卿(柳永)居京华,暇日遍游妓馆,所至,妓者爱其词名,能移宫换羽,一经品题,声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资给之。


也就是说,柳永逛妓院,不但不用花钱,还能挣钱。




5

   因为爱情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是柳永在失恋苦闷中写下的一首《蝶恋花》。


柳永本来在家乡是有妻子的,但自从18岁离开故乡,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在漫长的青楼生涯中,柳永先后谈过数不清的女朋友,每一段感情都是全身心投入。


对,在柳永的内心深处,从来没有看不起这个职业,工作只有分工不同,哪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为人民服务嘛,所以,柳永的历任女友都是青楼歌妓,包括(排名不分先后):虫虫、香香、英英、瑶瑶、心心、佳佳、酥酥……


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是有据可查,曾经写到过词里面的。比如:


写给香香的《昼夜乐》:

“秀香家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


写给英英的《柳腰轻》: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


写给瑶瑶的《凤衔杯》:

“有美瑶卿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


写给心心的《木兰花》:

“心娘自小能歌舞,举意动容皆济楚。


写给佳佳的《木兰花》:

“佳娘捧板花钿簇,唱出新声群艳伏。


写给酥酥的《木兰花》:

“酥娘一搦腰肢袅,回雪萦尘皆尽妙。


写给虫虫的《集贤宾》:

“就中堪人属意,最是虫虫,有画难描雅态,无花可比芳容。



这其中,虫虫是柳永最喜欢的一个,两人相爱时间最长,柳永为她写的诗词也最多。


虫虫因此动了真情,缠着柳永为自己赎身,要与他厮守终生。柳永虽然喜欢虫虫,但是,你懂的,谁愿意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呢?每谈到这件事,柳永就顾左右而言他,躲躲闪闪,虫虫很生气,两人感情因此陷入低谷。


后来,柳永又有点后悔了,回过头又找虫虫,请求原谅,下面这首《征部乐》,就是柳永写给虫虫的表白词:

雅欢幽会,良辰可惜虚抛掷。每追念,狂踪旧迹。长只恁,愁闷朝夕。凭谁去,花衢觅。细说此中端的。道向我转觉厌厌,役梦劳魂苦相忆。


须知最有,风前月下,心事始终难得。但愿我,虫虫心下,把人看待,长以初相识。况渐逢春色。便是有,举场消息。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


“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宝宝,这次我一定好好待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呸!骗子,都是骗人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虫虫说:“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坚决要跟渣男分手。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柳永因为事业受挫,原本就有些消沉,如今最喜欢的恋人又闹分手,一时万念俱灰,心情坏到了极点,感觉人间不值得,一切都没有意义,决定离开京城,南下漂泊。


临行前,柳永与虫虫见了最后一面。


那是一个深秋雨后的傍晚,知了在寒风中凄凉地鸣叫,十里长亭渡口,曾经的一对恋人手拉着手,泪眼相对,千言无语竟不知从何说起。


分别后,柳永在途中写下了那首著名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6

   暮年及第


柳永离开京城后,仍以作词为生,浪迹天涯。


这期间,因为空虚寂寞无聊,他曾经偷偷回来过一次,见汴京繁华依旧,但知交零落,物是人非,旧日情人都已有了新的男友,新的生活,不由感慨万千,自己留在这里也是徒增伤感,于是再次离开京城,四处云游。


这首《满朝欢》,就是柳永当时的心境:

花隔铜壶,露晞金掌,都门十二清晓。帝里风光烂漫,偏爱春杪。烟轻昼永,引莺啭上林,鱼游灵沼。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


因念秦楼彩凤,楚观朝云,往昔曾迷歌笑。别来岁久,偶忆盟重到。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



公元1034年,仁宗皇帝为彰显朝廷宽厚爱才之心,特开“恩科”,也就是对历届科举考试多次落榜屡战屡败的大龄考生放宽录取尺度,进行一场照顾性的特殊考试。


柳永闻讯,从外地星夜赶往京师应试,为保险起见,吸取以往教训,特地将自己的名字柳三变更名为柳永。


录取分数线已经降到了250,你再考不上就是猪了。这一次,柳永终于登上了进士榜,被授予睦州团练推官之职,从八品。


这一年,柳永已经整整50岁了。


所以说啊,什么无心仕途,什么淡泊名利,什么视功名如粪土,都是没办法才那样说的,真给他个当官的机会,跑得比兔子都快。


这之后,柳永才算融入体制,有了正经工作,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浙江定海晓峰盐监、泗州判官、著作佐郎、西京灵台山令、太常博士、屯田员外郎等职。


但本性丝毫不改,任职期间,青楼妓馆依然是柳永最常去的地方。


在宋代,官员逛青楼妓馆是允许的,不涉及生活作风问题,为了拉动内需,繁荣经济,振兴第三产业,皇帝本人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也经常出入色情娱乐场所,有时候不小心还会碰见手下大臣:“哎呦,老柳你也来了。


柳永也很尴尬:“啊啊,我我,我就是路过,进来随便看看,内什么,您先忙着,我那边还有几个朋友,咱回头见啊。




7

   三俗代表


柳永一生流连于青楼,不仅仅是为了享乐,这里,也是他创作的源泉和不竭动力。


我们知道,宋词是可以用来唱的,所谓词牌,既是文字的格式,也是旋律曲调,都是固定的,所以,写词也叫填词。


整个宋朝319年,一共诞生了880多个词牌,柳永一个人就原创了100多个,是两宋词坛创用词调最多的人。


在柳永之前,词坛流行的是小令,特别短,一共二三十个字,你一瓶啤酒还没喝完,那边就唱完了,不过瘾。柳永是第一个大量创作慢词的人,上下两阕,动辄一百多字,曲调舒缓,意境深远,回味悠长。可以说,柳永以一己之力,将宋词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柳永的词不但极大丰富了大宋娱乐行业的文化内涵,丰富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也对后世许多诗词名家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宋代另一位作词大家苏轼,每有新作,都忍不住问别人:“我写的咋样?跟柳永比如何?


别人回答的也很巧妙:“柳永的词,适合十七八岁的青楼女子,执红牙板,歌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的词,则须关西大汉,用铜琵琶铁绰板,歌唱大江东去。


一个是豪放派的掌门,一个是婉约派的代表,双峰对峙,并驾齐驱,实在难分高下。


但苏轼本人对柳永的评价却十分矛盾,既欣赏他的文采,又看不起他的风格。


学生秦观词中曾有“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的句子,苏轼看了很不高兴:“你这孩子咋不学好呢,这不就是柳永的画风嘛。


秦观赶紧辩解:“我咋能学他呢,你看,我这不到关键时候就掐了嘛。”居然以跟柳永词风相近为耻。



柳永在京城求职期间,曾求见当朝宰相晏殊,也就是晏几道的父亲,因为晏殊也喜欢写词,柳永想拉拉关系走个捷径。


晏殊问他:“你都会干啥呀?

柳永也是不会说话:“跟您一样,喜欢作词。


晏殊当时就不高兴了:“谁跟你一样,我虽然也作词,可写不出‘针线闲拈伴伊坐’那样的三俗句子。


说罢,拂袖而去。


柳永心里不服气啊,“针线闲拈伴伊坐”咋了?什么叫三俗,这是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三贴近好吗。就你们写的那些高雅?大家都是豆子磨出来的东西,喝咖啡高雅,喝豆浆低俗,还有天理吗?


我觉得,群众喜欢的才是最好的,你们拼命贬低我,打压我,其实就是嫉妒对不对?听听外面的歌声,你管得了我,还管得了群众爱看谁吗?


柳永流传下来的词共有两百多首,虽然描写青楼歌妓与男女情爱的作品占了绝大多数,但据此就说人家低俗、庸俗、媚俗,确实有失公允。


扫黄打非办翻来翻去,找到的这首《菊花新》,大概就是柳词中尺度最大的了: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

 

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看伊娇面。


你看,用词非常含蓄,非常克制,关键部位也是打了马赛克的。


什么叫淫词艳曲?什么叫三俗?一直打压柳永,以词风儒雅著称的仁宗皇帝,后代出了一个叫赵佶的,史称宋徽宗,曾为情人李师师写过一首《醉春风》: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成颠狂。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看清楚了,这样的,才叫三俗。



– End –


│编      辑:小   丽

│图      片:谢之光

│推荐阅读:

?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人类穿越时空的梦想

? 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 都别拦我,趁着过年,有些话必须讲清楚



转载/约稿/商务合作

请加助理微信18637938918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圣的小宇宙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