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孙继胜的小宇宙

 第219篇原创文章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世事一场大梦

人生几度秋凉



公元1079年,也就是北宋元丰二年,阳春三月,43岁的苏轼接到朝廷调令,由徐州知州调任湖州知州,即刻赴任。


这是一次正常的平级调动。干部交流制度古已有之,不仅是为了锻炼队伍,激发干事创业热情,也体现了朝廷对广大干部的爱护,在一个地方干太久的话,容易出问题对不对。


依照惯例,这个时候,轮岗官员需要给皇帝写一份报告,大概内容就是表个态,感谢领导信任,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今后一定继续努力,在新的岗位上创造新的业绩,为振兴大宋王朝作出更大的贡献……巴拉巴拉诸如此类的套话。


公文嘛,大家都是这么写的。


但苏轼就不一样了,享誉全国的文坛领袖,大宋朝第一支笔,豪放派诗词开创者,散文唐宋八大家,写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跟他们一样?



很快,一篇文采飞扬的《湖州谢上表》,递交到了神宗皇帝的手上。


让苏轼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这篇文章,无意间闯下杀身之祸,拉开了“乌台诗案”的序幕,让自己身陷牢狱之灾,差一点儿丢了性命。




1
  因言获罪


《湖州谢上表》洋洋洒洒三百余字,皇帝一口气读完,忍不住赞叹:“牛逼!苏爱卿果然有学问,文章辞藻华丽,字字珠玑,来来来,复印50份发下去,各位大臣你们都好好学学,看看人家这文笔,再看看你们写的那玩意儿,简直就是屎。”


满朝文武灰头土脸,人手一份苏轼范文,现场学习。


看着看着,一个叫何正臣的监察御史站出来了:“不对呀陛下,这文章有问题呀!”

宋神宗问:“咋了,发现错别字了?”


何正臣说:“不是,我觉得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有问题,您琢磨琢磨这句话:“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这是啥意思?啥叫“新进”?啥叫“生事”?这分明是对陛下推行的新政不满啊,冷嘲热讽,妄议朝廷,这是一篇彻头彻尾的反动文章!要开历史倒车,阴谋复辟呀!”


一句话戳到了皇帝的痛处。

当时,宋神宗为改变国家积贫积弱的局面,启用王安石为参知政事,正大力推行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史称“王安石变法”。


改革遇到了巨大阻力,以司马光、欧阳修为代表的保守派坚决抵制,朝廷内形成新旧两党之争,各不相让。而苏轼,恰恰是保守派一方,平时就对新政颇有微词,正因为与变法派水火不容,不久前才自请离京,到地方上任职。


平心而论,这篇《湖州谢上表》,苏轼在字里行间,确实有对变法新政的不满情绪。


但仅凭这一两句话就降罪于苏轼,显然难以服众。监察御史舒亶、国子博士李宜之、御史中丞李定等变法派趁热打铁,纷纷站出来举报苏轼:恃才自傲,在诗词文章中多次妄议新政,抹黑朝廷,国家但凡出点事儿,他就在一边煽风点火瞎哔哔,热衷于传播负能量,这种人不给他点教训怎么行,“正宜大明诛赏以示天下。”


这些行为无疑是神宗皇帝所不能容忍的。在变法派的弹劾下,宋神宗授意御史台,秘密成立苏轼专案组,彻底清查其反动言论和政治背景。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很快,专案组就在苏轼诗词中搜集到了一大堆妄议变法的证据。比如:

讥讽青苗法:

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山村五绝》);

讥讽均输法盐禁:

岂是闻韶解忘味,尔来三月食无盐。(《山村五绝》);

讥讽农田水利法:

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八月十五日看潮》);

讥讽取士法课试郡吏:

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戏子由》)。


诸如此类讥讽新政的诗词比比皆是,最恶毒的是这首《王复秀才所居双桧》:


凛然相对敢相欺,直干凌空未要奇。

恨到九泉无曲处,世间唯有蛰龙知。


皇帝陛下犹如飞龙在天,洞察秋毫,你却说唯有地下的蛰龙才知道,居心何在?不臣之意昭然若揭,其狼子野心何其毒也,是可忍孰不可忍!


调查材料最后总结道:


至于包藏祸心,怨望其上,讪渎谩骂,而无复人臣之节者,未有如轼也。


如此狂妄大胆之徒,前所未有,必须予以严惩,以儆效尤。


宋神宗看罢,龙颜大怒,当即派钦差大臣赶赴湖州,缉拿苏轼。




2
  生死之争


事先就得到消息的苏轼知道自己因言获罪,闯下弥天大祸,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见到钦差,只提了一个要求:


苏轼自来疏于口舌笔墨,着恼朝廷甚多,今日必是赐死。死固不敢辞,乞归与家人诀别。


临死前让我回家跟家人见最后一面,道个别吧。


钦差大臣说:“没那么严重啊苏老师,一切还没有定论,只是因为一些事情,需要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当然这都是场面上的话,苏轼心里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为了不连累家人和朋友,同时免受皮肉之苦,在途径扬州江面和太湖时,两次欲投水自尽。


御史台,中央最高行政监察及司法机关,也叫乌台,办案人员在这里对苏轼进行了连续突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在强大的政策攻心下,苏轼彻底崩溃,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御史台立即向皇帝汇报苏轼诗案的审理情况,呈上苏轼数万字的交代材料和悔过书。


铁证如山,接下来,围绕如何处置苏轼的问题,朝野上下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御史中丞李定等变法派主张对苏轼处以极刑。


为啥要判这么重?因为苏轼所犯虽然只是言辞之罪,但其在知识分子中影响力巨大,“妖言惑众,诽谤朝政”,造成的后果极其恶劣,必须从重从快,杀一儆百,以此打击社会上那些反动文人的嚣张气焰:


臣叨预执法,职在纠察,罪有不容,岂敢苟止?伏望陛下断自天衷,特行典宪,非特沮乖慝之气,抑亦奋忠良之心,好恶既明,风俗自革。


只有这样,才能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舆论环境。



此言一出,朝野震惊。文武百官纷纷上书,刀下留人之声不绝于耳,甚至连变法派中的有识之士都站出来劝谏神宗皇帝,不可因言论不当而诛杀大臣。


宰相吴充说:


陛下以尧舜为法,薄魏武固宜。然魏武猜忌如此,犹能容祢衡,陛下不能容一苏轼何也?


曹操能容得下击鼓骂曹的祢衡,您为啥容不下苏轼呢?


曹太后说:


昔仁宗策贤良,归喜曰:‘吾今又为子孙得太平宰相两人。’盖轼、辙也。今杀之可乎?


苏轼兄弟俩都是宰相之才,能说杀就杀吗?


到最后,就连苏轼的政治对手,已经退居二线的变法领导小组组长王安石也上书神宗皇帝:“安有圣世而杀才士者乎?”

哪有太平盛世诛杀才子的道理?万万使不得。


本无杀心的神宗皇帝当即送了个顺水人情给王安石:“以公一言而决。”

就听你的吧,从轻发落,对苏轼免于刑事处罚,只给予朝内行政纪律处分。


苏轼在狱中关了整整130天,以为难逃一死,给弟弟苏辙写了两首诀别诗,连后事都安排好了。


万万没想到,年终岁末,喜讯传来,神宗皇帝宽厚仁慈,法外开恩,仅对苏轼做了如下处理决定:朝内严重警告,记行政大过一次,下放到偏远落后地区挂职,职务由正省级降为副处级,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也就是湖北省黄冈县武装部副部长。且“本州安置,不得签书公事。”不但没有签字权,还要受地方长官的约束,不得擅自离境。相当于在基层挂了个没有实权的虚职,接受监督,以观后效。


苏辙、司马光、黄庭坚等39名与此案有牵连的官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理,轰动一时的“乌台诗案”就此终结。




3
  免死金牌


在封建专制社会里,皇帝想置人于死地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历史上因“文字狱”而丢掉性命的例子不胜枚举,同样是因言获罪,为什么苏轼能逃过此劫?


除了文武百官劝谏力保,社会舆论压力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这儿必须表扬一下我们大宋朝开国皇帝太祖赵匡胤,临终前为后世立下了铁律:


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


赵匡胤出生于河南洛阳瀍河夹马营,本是一介武夫,靠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成为宋朝开国皇帝。虽然自己没受过高等教育,但太祖皇帝一向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特别是对喜欢发牢骚提意见议论朝政的知识分子,颇为宽容。


自古忠言逆耳,谁不喜欢听好话?为了防止后代帝王打压不同意见,阻塞言论,宋太祖专门定下这条遗训,刻于石碑之上。“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这相当于给广大知识分子和持不同意见者的一块免死金牌。


宋神宗也不敢违背祖训,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掉苏轼,只想借机震慑一下那些不听话、不支持变法的官员和文人。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大臣为苏轼求情,甚至连他的政敌都站出来劝谏力保?


除了苏轼才学过人,自有其人格魅力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唇亡齿寒”。今天能杀苏轼,明天也能杀其他持不同意见者,一旦开了这个头,往后朝堂之上,市井民间,人人自危,噤若寒蝉,谁特么还敢再说话?!


所以,对赵匡胤的这项决定,后世给予高度评价。范仲淹曾说过:


祖宗以来,未尝轻杀一臣下,此盛德之事。


理学家程颐也有类似的言论:


太祖之有天下,救五代之乱,不戮一人,自古无之,非汉唐可比,固知赵氏之祀安于泰山。


在这种宽松的政治环境下,大宋朝各项事业取得迅猛发展,特别是经济之发达,简直让人瞠目结舌,人均GDP高达2280美元,占全世界的65%(还有人说80%),是中国历史上最富裕的朝代,远远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比现在的美国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经济的繁荣带来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宋朝文人社会地位极高,收入有保障,无后顾之忧,广大知识分子创作热情空前高涨,宋代文化艺术的天空群星璀璨,达到了封建社会的顶峰。


著名史学家陈寅恪曾说过: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这一切成绩的取得,固然有多方面原因,但不可否认,这与宋朝历代皇帝都始终不渝执行“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的基本国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事实上,正是由于舆论环境相对宽松,苏轼的性命才得以保全。而社会内部的稳定和谐,也使得大宋王朝在外患不断的情况下,仍延续300年之久,书写了华夏民族荣耀一时的辉煌篇章。


公元1082年,也就是“乌台诗案”后的第三年,苏轼在黄州城外的赤壁古战场写下千古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编      辑:小   丽

│图      片:王东晟

│推荐阅读:

? 如何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年人?

? 温庭筠:彪悍的人生,无需高考证明

? 江湖上打听打听,老子怕过谁?

? 辛弃疾: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钱和数不清的姑娘

? 论吹牛逼,我只服诸葛亮

? 一路向西:一个男人面对美色诱惑时的心路历程

除了有趣  啥也没有

 作者简介 

孙继胜

坐标洛阳,电视媒体人

喜欢摆弄文字,假装文艺青年



转载/约稿/商务合作

请加助理微信18637938918


??小编今日推荐??

全抖音最火口红机!只要闯三关,大牌口红寄到家!!!



点    的意思就是朕已阅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圣的小宇宙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