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上打听打听,老子怕过谁?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孙继胜的小宇宙

 第205篇原创文章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一山不容二虎

除非一公和一母


大约2500年前,东周王朝首都洛阳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时任国家图书馆兼档案馆馆长、中央文史办主任李耳弃官叛逃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虽然馆长行政级别不高,算不上政府要员,但是,此人在文化界、思想界的地位却非同一般,知识渊博,见解独到,其无为而治的学说在当时很有影响力,被世人尊称为老子。


所以,他的出走轰动一时。


1
  生的伟大


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世人称之为老子或老聃。


孔丘被称作孔子,孟轲被称作孟子,庄周被称作庄子,为啥李耳不叫李子?


这要从老子传奇的出生说起。

据说,李耳的母亲怀胎十月,预产期早就过了,胎儿却迟迟不肯降生。


他妈急了:“到底还出不出来你?准备在里面待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李耳在肚子里说:“别着急嘛,我还需要思考一些问题。”

他妈说:“先出来再说嘛,小小年纪思考啥?”

李耳说:“是关于宇宙未来和人类命运的终极问题,关于…哎呀,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你别催我,再等等,该出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出来的。”


这一等就是81年。


红颜少妇变成了百岁老人,自觉大限将至,他妈说:“小兔崽子,我警告你,再不出来就没机会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耳才不情愿地降临人世。一出生就白发苍苍,人生直接从老年开始,进景区不要钱,上车就有人给让座,周围人都尊称他为老子。



这故事谁编的?这也太特么扯了吧?童话都不敢这么写。


怎么说呢,真实的历史尚且可以编造,何况是民间传说。每个大人物降生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天呈异象,晴天霹雳啥的,我觉得同学们不必纠结于这些事情的真伪,这些不是我们的考试重点。


总之,老子的不辞而别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一时谣言四起,特别是那些讨厌的自媒体,各种版本的猜测演绎,众说纷纭。


为正视听,周王朝在洛阳举行了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国家图书馆内藏有三皇五帝之书等极为重要的史料和珍宝,周景王去世后,王室起了内讧,王子朝做了叛贼,从图书馆中偷走了很多典籍宝物逃到了楚国。李耳身为馆长,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涉嫌渎职和行政不作为,因为害怕受到牵连,所以西出函谷关,畏罪潜逃,下落不明,有关部门现正在全力缉拿。请各媒体自重,以官方发布的信息为准,只帮忙不添乱,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群众对官方的说法总是持怀疑态度,所以,千百年来,关于老子出走的各种猜测和传言并没有就此消失。


若干年后,司马迁在《史记》中说:


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


仅用11个字解释了老子出走的原因。


如此隐晦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这其中到底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老子出关的历史真相究竟是什么?


2
  历史性的会面


日月穿梭,斗转星移,时光到了20世纪初期,一个石破天惊的说法横空出世。


根据章太炎和鲁迅的研究,老子西出函谷关,是被自己的半个学生,号称万世师表的孔子逼迫的。


《史记》记载,孔子曾多次向老子求教,周游列国时,更是专程前往洛阳老城老子的家中,向老子请教礼乐制度方面的问题。


我们知道,周朝实行的是分封制,到了春秋时期,诸侯雄起,各自为政,天子被架空,处于政令不出周王城的尴尬境地。各国诸侯根本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为争夺国土,战争频发。这就是孔子所说的“礼崩乐坏”


孔子的理想是通过“克己复礼”,恢复周朝过去的秩序,所以,专程向老子请教这方面的问题。


在洛阳老城东关大街上,“孔子入周问礼乐至此”的石碑至今仍在,默默见证并记录了当年两大思想巨星之间,那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会面。



但遗憾的是,这是一次并不愉快的会面,双方并没有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达成任何共识,反而埋下了日后老子被逼出关的种子。


当时,孔子在政治上不得志,周游列国四处推销自己的思想主张和治国理念,但“一君无所钧用”,孔子“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而老子虽然官职不高,但在文化学术界德高望重,如日中天,论学问论水平论境界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所以难免有一些老子天下第一的骄傲自满情绪。


加上老子的思想见解与孔子完全不同,话不投机,双方年龄又相差悬殊,听了孔子这个晚辈后生的困惑和苦闷后,老子说话很不客气:“小孔啊,性是不能改的,命是不能换的,时是不能留的,道是不能塞的,只要得了道,怎么都行,如果失掉了道,怎样都不行。我听说富贵的人送人钱财,仁义的人送人良言,我不富贵,也不能窃仁者的名声,但还是要告诉您:观察问题透彻、言辞犀利善辩的人,假如遇到危及自身生命的事,主要原因就在于他喜欢议论别人,总是揭别人的短处,所以,不论何时何地,都必须谨言慎行。”


老子只顾信口开河,完全没有顾及到对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继续批评孔子:“自重的人,得意的时候,可以在诸侯当个官;不得意的时候,就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一个优秀的商人,好东西从来深藏不露,就像什么也没有;道德高尚的人,看起来都是大智若愚。你啊,应该去掉身上的骄气和过多的欲望,还有那些得意洋洋的脸色以及好色的欲念,这些对你没什么好处!我能够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了。”


当时,孔子听了老子的话,“好像受了当头一棒,亡魂丧魄的坐着,恰如一段呆木头。”(鲁迅《出关》)


平白无故被老子训斥了一顿,垂头丧气地回到住处,学生们都围过来问:“跟李老师谈的怎么样啊?”


孔子长叹一声道:


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於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翻译一下:鸟,我知道它能飞;鱼,我知道它能游;野兽,我知道它能跑。跑者可以用网对付,游者可以用钓丝对付,飞者可以用弓箭对付。至于龙我却无法了解,它乘风驾云直上青天,见首不见尾。我今天见的这位老子,大约就是像龙一样的人物了。


双方的思想境界高下立见,话里话外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春秋时期,思想空前活跃,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各种流派天天打嘴仗,谁也不服谁。孔子虽然对老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也聆听了李老师的教诲,但他并没有继承道家衣钵,而是另辟蹊径,自立门户,开创了儒家学说。


老子消极处世,一切顺其自然;而孔子则积极入世。参政不行,便著书办学,曲线救国,教育学生,让自己的学生从政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


三观不同的人是没办法在一起说话的。

儒家后来面临的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就是老子的道家学派。


孔子成名前曾多次求教于道家,这在儒家弟子看来无疑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这就好比张三丰在自立门户之前曾在少林寺当过和尚这件事,在武当派是不许妄议的话题禁区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儒家学派逐渐在诸子百家中脱颖而出,一枝独秀。


儒学兴起之后,黄老之道逐渐衰落不再流行了,但当年孔子入周问礼的事情成了儒道两家的一块心病。


这让老子感到了深深的危机和莫名的恐惧。



3
  西出函谷关


公元前485年,一个看似平常的早晨,函谷关关令尹喜站在城楼眺望洛阳方向,见“日出东方,紫气东来”,便知有贵宾驾临。


果然,86岁的老子须发皆白,骑着一头青牛慢悠悠从远处飘然而至。

对,骑马就俗了,一定要骑牛,方显仙风道骨,从容不迫。


老子是文化名人,尹长官当然认得:“李老师您这是要去哪儿呀?”

老子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尹长官说:“可有关牒?”

老子说:“飞碟?在哪儿呢?”。

尹长官说:“别装行吗,就是问你有没有通行证?”


老子不辞而别当然没有通行证,所以被扣下不让通过。


这可如何是好?无为而治一切顺其自然的老子当然一筹莫展。好在尹喜是个文艺青年,素仰老子大德,说想过关也行,在这儿给我写篇文章就让你过去。


老子大喜过望,说:“一言为定。”

尹喜说:“说话不算是小狗,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当晚,老子秉烛伏案,挥笔写下洋洋洒洒五千余字的《道德经》。

第二天,骑着青牛扬长而去。



这是老子留存于世的唯一著作。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尹喜一读之下,如见天书,惊叹不已:这特么才叫文章啊!这才叫学问啊!这才叫人生啊!我在这儿当个小破官儿有什么意思啊,不如随李老师修道去吧!


当即挂印封金,尾随老子而去。


老子去哪儿了?

《史记》记载,老子带着尹喜西去,“莫知其所终。”


《后汉书》中说,老子到西部教化胡人去了;也有人说老子到甘肃临洮修身养性,闭门炼丹,最终得道成仙,也就是后来我们熟知的道教始祖太上老君;还有人说,老子出关后并没有西去,而是到了风景秀丽的洛阳栾川老君山隐居了下来。



4

  走的聪明


不管去了哪里,后来发生的事情都证明,老子的出走绝非杞人忧天。


当年孔子办学,隔壁学校的少正卯因为师资力量强,办学条件好,加上学费低,升学率高,又舍得在主流媒体打广告,把孔子的学生吸引过去了不少,孔子十分恼火。


几年后,孔子担任鲁国大司寇,代理宰相,上任第7天,就找借口诛杀了跟自己抢生源的少正卯。


尸骨未寒,前车之鉴犹在,老子知道,“能够明白他的底细的,只有我,一定放心不下。我不走,是不大方便的……”(鲁迅《出关》)


思前想后,只有自己主动出走,退出思想论坛,才是唯一安全的选择。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啥特么思想不思想的,先保住命再说。

老子西出函谷关,后世评价:生的伟大,走的聪明。


到了西汉时期,儒家代表人物董仲舒向汉武帝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方案,直接把与儒家颇有渊源的道家打入十八层地狱。


自此后,儒家学派登堂入室,成为封建统治阶级的主流思想价值观,长达两千年之久。


司马迁评价儒道纷争时曾说:


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儒学亦绌老子。道不同不相预谋,岂谓是也?!


意思是说,世上崇尚老子学说的人,都想除掉孔子的儒学;同样,信奉儒学的人,也想除掉老子学说,这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真实写照。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编      辑:小   丽

│图      片:夏   阿

│推荐阅读:

? 辛弃疾: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钱和数不清的姑娘

? 论吹牛逼,我只服诸葛亮

? 一路向西:一个男人面对美色诱惑时的心路历程

? 冰冰,不哭!

? 桌上只有你不喝酒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微信又双叒叕改版啦,

加了星标才能不错过我的每一次推送鸭,

置顶 / 设为星标方法:


   



评论美颜,点    瘦身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圣的小宇宙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