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拥有好多男朋友的文艺女青年,最后怎么样了?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选择置顶,第一时间关注更新


这是小宇宙的第 126 篇原创文章



/ 01 /


大唐盛世,不仅政治开明,经济富足,文艺事业也是空前繁荣。


特别是诗歌成就,在唐代达到顶峰,可谓佳作如云,人才济济。


流传下来的唐诗多达5万余首,其中,有名有姓的诗人就有2千多位。


除了你熟悉的李白杜甫白居易这些诗坛大咖的名字之外,作为一个经常看公众号的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有一位女诗人你应该了解一下。


《全唐诗》48000首,她一人独占81首,居女诗人之冠;


她和鱼玄机、李冶、刘采春一起,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 


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一起,并称蜀中四大才女。


对,她就是集美貌和才学于一身,在官场、诗歌界和娱乐圈长袖善舞,叱咤风云,辗转于无数男人之间的文艺女青年:薛涛。



薛涛自幼聪慧,8岁那一年,父亲闲坐庭院,吟出“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两句诗,薛涛当即续出“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出口成章,对仗工整,构思巧妙。


别人都夸:哎呀,这小姑娘真聪明!


可父亲却在惊喜之余,隐隐有一种不祥之感。


这两句诗,分明预示着,其女日后将沦为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

 

一语成谶。


几年后,父亲去世。迫于生计,16岁的薛涛在成都加入乐籍,成为一名歌妓。


那又怎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不要你的房子,不要你的存款,不要求你买礼物,不嫌弃你长得丑,也不要任何名分,只要你这个人,这样一个好姑娘,我就问你,每次给300块,不应该吗?提上裤子你还看不起人家?!


更何况,薛涛从事的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工作。



在大唐时期,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是不屑于去妓院找小姐的。


想去消遣了怎么办?


针对这些高端客户,一种叫做“教坊”的高档娱乐会所应运而生。


名义上是中央歌舞团下属的二级机构,官办文艺单位,其实除了吹拉弹唱之外,特殊服务才是它的主业。


就是在这里,薛涛凭借“容姿既丽”和“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的才艺,很快成为当地炙手可热的名妓。

 

成都的文人骚客,不论诗会还是酒局,无不以能请到薛涛参加为荣。


她的业务越来越繁忙,身价也水涨船高,普通人千金难买一睡。


而对那些社会名流和诗坛大腕儿,比如白居易、刘禹锡、杜牧、李商隐这些人,却是我家大门常打开,有求必应。


所以我跟你讲,约美女,人家说忙,没时间,不是嫌你穷就是嫌你丑,要不然就是嫌你没品位。不必纠缠,自行退下就好了。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忠告。



 / 02 /


薛涛形容曼妙,风情万种,色艺双绝,不仅文艺界为之倾倒,就连当时的四川最高行政长官,蜀中节度使韦皋,也对薛涛情有独钟,常招其入官府陪侍。


尤其难得的是,薛涛不仅能歌善舞,诗词歌赋,喝酒应酬,床上功夫样样精通,而且还能帮领导写写工作总结啊汇报材料啊心得体会啊讲话稿啊之类的东西。


没错,薛涛绝不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她不仅是男人生活中的好伴侣,还是事业上的贤内助。



可是,让一个歌妓经常出入办公场所,毕竟社会影响不好,所以,韦长官异想天开,居然上书奏请朝廷,要授薛涛以秘书省校书郎官衔(正九品),相当于领导秘书。


按照大唐干部人事制度,只有进士出身的人才有资格担当此职。


众所周知,秘书岗位相对比较容易进步,白居易、王昌龄、李商隐、杜牧等人都是从这个职位上做起的。


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一个没有文凭的女子担任过校书郎一职。


所以,此事最终未能获准。


但从此以后,人们都尊称薛涛为“女校书”。


她的情人之一王建曾作《寄蜀中薛涛校书》诗称:


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自韦皋之后,连续11任蜀中节度使,相继成为薛涛的情人,开创了娼妓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辉煌业绩。



薛涛的超凡魅力和非常手段可想而知。


由此可见,后世将其与苏小小、李师师、梁红玉、陈圆圆、柳如是、董小宛、李香君、赛金花、小凤仙一起,并称中国十大名妓,绝非浪得虚名。

 


 / 03 /


薛涛的一生是不断恋爱的一生。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段情史发生在她42岁那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薛涛跟比自己小11岁的诗人元稹相识,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姐弟恋,轰动一时。

 

那一年,31岁的元稹一表人才,与白居易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在文坛并称“元白”,根据自身经历所写的《莺莺传》一书,更是被奉为爱情经典,连续多年雄踞畅销书排行榜。可谓名满天下,如日中天。


因此,跟薛涛一样,元稹也属于大众情人,国民偶像。



元稹当时官任监察御使,其办公驻地与成都相距400多里。


因为对薛涛仰慕已久,所以到任没两天,元稹就迫不及待地策马扬鞭,翻山越岭与薛涛相会。

二人一见钟情。


元稹说: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那段时光,是薛涛一生最快活的日子。


《池上双鸟》一诗,描写的正是她当时的心情: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阅人无数的薛涛终于在元稹这里找到了感情的归宿。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很快,朝廷一纸调令,命元稹赴洛阳任职。


二人就此分别。


细算起来,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不过才三个月而已。


临别之时,薛涛说: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元稹则作诗《寄赠薛涛》:


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辞客多停笔,个个公卿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元稹信誓旦旦地许诺,在洛阳安顿好之后,就派人来接薛涛团聚。


谁料想,这一别就是数年。


 

我说什么来着,男人的话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特别是枕边的那些承诺:我只爱你一个人;我不进去就在外面蹭蹭;我轻轻地一点都不疼;我不射里面不会怀孕的;我将来一定会来娶你。


呸!都是骗淫的!

 

然而,热恋中的女人总是最愚蠢的。


为情所困的薛涛执迷不悟,靠鸿雁传书,又与元稹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异地恋。


这期间,因为嫌平时写诗的纸幅太大不够浪漫,为了写情书,薛涛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对造纸工艺加以改造,将纸染成桃红色,裁成精巧窄笺,人称“薛涛笺”,在市场上深受广大文艺女青年的喜爱,一时成都纸贵,流传至今。



 / 04 /


元稹当时已有妻室,再加上两人不论年龄还是身份地位都相差悬殊,所以,薛涛起初并没有奢望元稹会迎娶自己。


然而,后来发生的一些事,让薛涛燃起希望之火。


首先是元稹被贬,事业落入低谷。


紧接着,元稹的老婆去世了。


后来流传甚广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正是他吊念亡妻之作。


元稹通过书信对薛涛倾诉苦闷之时,也表达了对薛涛的思念。这让薛涛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的机会终于要来了。


谁料想,出于仕途方面的考虑,元稹续弦时还是娶了世族之女。


这第二任妻子也是短命,婚后仅仅三年就去世了。


元稹的第三次婚姻娶的又是一位名门闺秀。



而那个曾经与之山盟海誓的薛涛,却始终徘徊在元稹的门外。


对于男人来说,喜欢不喜欢你是一件事,娶不娶你则是另外一件事。


多少人曾羡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拥有再多的男朋友,也不过是浮云,有人肯陪你到老,才是王道。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薛涛伤心欲绝。



如果不能携手一生,尽量不去打扰对方,又何尝不是一种爱呢。


风流成性的元稹偏偏做不到。


与第一次相见时隔十年之后的某一天,元稹忽然心血来潮,书信告诉薛涛,趁着去四川出差的机会,要与之见面。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已经年过半百心如止水的薛涛死灰复燃,重新焕发了生机,连忙梳妆打扮,每日翘首以盼旧情人的到来。



然而,最终还是没有等到。


据说,风流成性的元稹在途中与另一个文艺女青年刘采春相识,双双坠入情网。


据史料记载,刘采春“诗才虽不及薛涛,然容貌佚丽,非薛涛能比”。不仅更年轻更好看更妩媚,而且是当红歌妓。


元稹陷入温柔乡之后,又把已经过气的薛涛抛在了脑后。

 

二人的绯闻很快传遍了文艺圈,远在成都的薛涛却一无所知,每天还在痴痴地等待元稹的到来。



多情女偏遇薄情郎。此情此景连老流氓白居易都看不下去了,派人给薛涛送去一首诗:


蛾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北路迷。
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


暗示薛涛: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必一往情深;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 05 /


哀莫大于心死。


垂暮之年,已经彻底厌倦了红尘的薛涛移居到碧鸡坊(今成都金丝街附近),筑起一座吟诗楼,以道士的装扮隐居起来。


每日青灯黄卷,在孤寂中独自度过了人生的最后时光。


 

大和五年(公元831年),元稹在武昌节度使任所猝然离世。


好友白居易作《祭微之文》,哭得惊天动地。


薛涛得知消息,缄默不语,面无表情。


第二年,一代才女薛涛香消玉殒,郁郁而终,享年65岁。



当时的剑南节度使为她亲笔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墓碑上刻了“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几个大字。


北宋词人晏殊曾作《清平乐》一首,缅怀薛涛: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多年以后,坊间有传闻说,薛涛死后,于民国九年(1920年)转世投胎,取名张爱玲。

 

再后来,薛涛家族的后人中一个叫薛之谦的,专门创作了一首诗,纪念祖上的这段感情经历:


反正现在的感情都暧昧
你大可不必为难找般配
付出过的人排队谈体会
趁年轻别害怕一个人睡


可能是现在感情太珍贵
让付出真心的人好疲惫
谁不曾用过卑微的词汇

想留住谁


还贪恋着衣衫昂贵

却输给了廉价香水
他先诱你入位

还刻意放低了分贝
可感情越爱越妩媚

像烂掉的苹果一堆
连基因都不对

还在意什么鱼腥味


反正现在的感情都暧昧
你大可不必为难找般配
何必给自己沉迷的机会
不如用误会来结尾




─  END  ─


│责任编辑:小丽

│图片来源:网络



/ 小丽说 /


小丽第一眼看到这篇文章题目的表情是

人家一点也不羡慕嫉妒恨
吟诗我也会呢
“两只黄鹂鸣翠柳,我还没有男朋友”
真是的,双十一都快到了
你怎么还没找到我?
公号界面回复关键词“男朋友”
送你泡妞界学术研究巨著《撩妹法则50条》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往期精彩

孙悟空到底是谁家的熊孩子?

唐僧师徒选择徒步取经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一路向西:一个男人面对美色诱惑时的心路历程

苍井空,或者村上春树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圣的小宇宙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