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深度互掐,中日韩自贸区进程受阻,但东亚经济格局却迎来最优解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G20的茶水尚温,日本和韩国突然撕了起来。日本经济产业省71日,突然对韩国企业发起了“美国搥华为”式儿的制裁,宣布从74日起,限制对韩国出口三种涉及半导体制造材料。

 


这三种关键材料分别是“含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将波及韩国两大核心产业——面板和半导体。

 

其中含氟聚酰亚胺,是生产OLED显示器部件的必备材料,用于制造可折叠屏。所以韩国这下麻烦了,因为日本这种材料日本的产能占90%,韩国几乎全部要从日本进口。

 

5G折叠屏手机的玩家并不太多,目前只有三星、华为、小米和中兴。被日本卡了这么一下,跟三星折叠屏对标的华为,将成为最大赢家。同时这也给华为提了个醒,要准备备胎了。

 

再说光刻胶。我们知道,集成电路的生产,离不开光刻机,然而在进行光刻之前,还需要在晶圆片上涂抹一层光刻胶,然后经过一系列工艺,才能把电路图“刻在”晶圆片上。

 


光刻胶技术壁垒非常高,日本的JSR、东京应化、富士电子材料、日本信越占全球市场的72%,美国的罗门哈斯占15%

 

 

中国自己的国产化率不足20%,全球市场占有率不足5%,严重依赖进口。韩国也是一样,但是韩国的形势要更加严峻,90%需要从日本进口。

因为中国具有体制优势和市场优势,国家对光刻胶企业大力扶持,进步很快,正在摆脱依赖,比如北京科华、苏州瑞红、强力新材等公司正在追赶。

 

再说高纯度氟化氢气体。这是半导体工艺中应用最多的电子化学品之一,主要运用在集成电路、太阳能光伏和液晶显示屏等领域,用以去除氧化物。

 

而日本,在高纯度氟化氢领域,也具有绝对的优势,占据了全球市场的70%,但中国并不怕日本卡脖子。

 

第一,生产氟化氢气体的萤石矿,中国储量比较丰富,位居世界第三。萤石矿产量更大,占世界的63.5%2015~2017年),目前已经跟稀土一样,列入战略性矿产资源进行保护。

 


第二,日本生产氟化氢气体所用的萤石,大部分要从中国进口,因为本国几乎不生产这种矿物。

 


第三,中国氟化工产业链非常完整,并且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逐步向高端市场爬升,全球无水氟化氢产能正逐步向中国转移。

 


但是韩国就不一样了,韩国集成电路产业非常发达,半导体生产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0%,对高纯度氟化氢气体需求量大,有一半以上需要从日本进口。

因此,日本突然对韩国发起制裁,限制三种重要的半导体生产必需的原材料,只能用“稳、准、狠”来形容,简直是一剑封喉。

 

第一,时机拿捏非常准确,起到了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的效果。自从去年12月,韩国出口已经连续七个月下滑,6月出口同比减少了13.5%,要知道出口占韩国经济的50%

 

其中芯片、显示器等关键产品的销售情况更是每况愈下。数据显示:韩国芯片出口下滑25%,创2009年以来最差表现。

 

第二,出手力度又准又狠。这三种原材料日本掌握绝对的话语权,直接瞄准了韩国的半导体和显示面板产业,恰恰是韩国的两大支柱产业。

 

由于日本出手非常快,没有什么征兆,打了韩国个措手不及,如果存货用光之后,韩国的三星、海力士、LG等,不得不进行减产,甚至停产。

 

这件事对韩国影响有多大?韩国政府召见日本大使抗议,敦促日本取消相关措施,并表示将采取诉诸世贸组织等反制措施,韩媒直接用“进入紧急状态”来形容韩国企业。

 

第三,日本还有后手。74日开始,日本企业向韩国出口三种核心材料,已经要进行单独许可和审查了,日本还计划8月份从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国家“白名单”中剔除韩国。

 

这个名单包括美国、德国、法国等27个国家。如果不在名单之内,有可能转用于军事的产品在出口时,就需要得到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批准。

 

这个涵盖面就非常大了,包括电子零部件、精密零部件、机床等都属于管制对象。这意味着,日本出口到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将从原来的优先通关,变为至少需90天的审查时间。

 

日本突然对韩国痛下杀手,跟最近韩日关系和国际形势都有关系。韩日关系非常复杂,基于历史,日本是韩国两千年的世仇,但要从美国这儿论,日本又是韩国的干哥哥。

 

韩国两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联合中国反抗日本侵略的历史。历史上,只要日本一统一,必然打朝鲜。日本总共对朝鲜发动了一千多次大大小小的侵略战争。

 

尤其是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朝鲜逐渐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在日本军国主义铁蹄蹂躏下,半岛人民遭受了难以言状的灾难。

 

二战结束后,美军为了对付苏联,反而对韩国的亲日派网开一面,大量启用亲日派。比如朴槿惠她爹朴正熙,曾经加入过日本关东军,并被派到中国东北镇压抗日武装。

 


朴正熙是在1961年靠着政变上台的,那时候的韩国,比朝鲜穷多了,是一个穷困、落后、混乱的国家,当时韩国人都想办法往朝鲜逃。

 

他上台之后,想要大力发展经济。但当时韩国的经济严重依赖美国的援助。此时美国对韩援助急剧下降,从1957年的3.7亿美元,下降到1959年的2.2亿美元。

 

而这时候,日本经济迅速崛起,于是朴正熙把与日本建立友好关系视为外交重点。但是考虑到国民的情绪,许多谈判都是在暗中秘密进行的。

 

谈判的焦点有三项:第一,关于战争索赔权问题;第二,对侵略历史道歉问题;第三,韩日基本条约问题。

 

先说索赔权问题。根据2005年韩国卢武铉政府公开的《韩日索赔权协定》,韩国要求日本向103万多名曾被日本征兵和征用的韩国人总共赔偿3.64亿美元。

 

经过协商,朴正熙政府从日本接受了相当于赔偿性质的3亿美元无偿资金、2亿美元有偿贷款和3亿美元私人贷款。

 

再说道歉问题。1965217日,日本外相访韩,期间提到:“……在两国关系悠久的历史中也有一段不幸时期,对此我实在表示遗憾,也进行了深刻反省。”

 

急于改善日韩关系的朴正熙,赶紧就坡下驴,认为这是日本首次正式对韩国日据时期的统治表示道歉,排除了日韩正常化的一个障碍。

 

随后,两国签订了《韩日基本条约》,韩日关系实现正常化,吸引了大量日资来韩投资,承接了日本的产业转移,促进了韩国经济的快速崛起,缔造了“汉江奇迹”。

 

韩国人有钱了,民族主义也开始抬头。攀附祖宗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暴发户心理,促使韩国的一些学者不断地“发明”历史,自欺欺人。而政客和大众媒体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与此同时,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进入了滞胀阶段,政治上开始右转,小泉开始参拜靖国神社,开始否定历史、美化侵略,大大刺激了韩国刚刚膨胀起来的民族主义情绪。

 

表现有三点:第一,剖腹切手指抗议参拜靖国神社和慰安妇等问题;第二,对内清算韩奸,凡是当年跟日本沾点边的都是“韩奸”,甚至要株连子孙;第三,独岛(日本称竹岛)等领土争端陡然升温。

 

卢武铉政府还发现了《韩日索赔权协定》的漏洞,说协定虽然放弃了官方索赔,但没说民间不可以索赔。


 


卢武铉政府的这一态度,促使韩国掀起了民间向日本索赔的高潮。卢武铉政府之所以这么做,第一是因为卢武铉是律师出身;第二是受到了中国启发。

 

1995年起,中国大陆24位“慰安妇”幸存者、4个起诉案控告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

 

卢武铉公开《韩日索赔权协定》,在韩国掀起了反日高潮,因为文件显示,日本从一开始就拒不承认这是“战争赔款”,根本不打算低头认罪,为了掩盖战争罪行,要求协定中不使用战争赔偿权的表述。

 

在利益和美国的敦促下,朴正熙最终选择了妥协,满足了日方提出的以“经济合作”替代“殖民受害清算”的要求。

 

所以文件一公开,许多韩国人大呼上当,称这是一份“黑箱操作的,既不平等、也不全面”的协定。

 

而日本人也不高兴,认为这件事情已经处理过了,日本曾支付的赔偿金用于韩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为韩国的经济起飞打下了基础。那时的几亿美元,已经有了几千亿美元的成果。

 

日本人认为,这是韩国值得向全世界夸耀的历史性成果,所以韩国应该懂得感恩才对,现在反而恩将仇报,同是美国的干儿子,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一点诚信都没有。

 

民间索赔分两种,一种是慰安妇起诉日本政府,一种是被强征劳工起诉日本企业。

 

201612月,20名韩国“慰安妇”及遗属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但是日本政府以国家主权豁免”为由,拒不应诉。

 


被强征劳工也在韩国法院对日本企业发起了诉讼。注意是在韩国法院起诉的,所以自然是被强征劳工胜诉了,不胜诉韩国人能把法院烧了。

 

这引起了日本政府的强烈不满,称韩方裁决结果令人遗憾、无法接受。但是韩国不管这个,逼着日本三菱、新日铁等企业支付罚款,不支付就冻结他们在韩国的资产。

 

2018年底,这件事吵得沸沸扬扬,韩日关系日益恶化。韩国的潜台词是:美国、俄国、中国摸得,我摸不得?日本的潜台词是:美俄中欺负我也就算了,你也配?

 

由于日韩关系持续恶化,文在寅和安倍,在各种国际场合也形同路人。文在寅可以说三见安倍而不日,错了,三见安倍而不握,握手的握。

 


包括G20的时候,由于日本是东道主,文在寅只是礼节性地握了一下,并送上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其实日本的G20,是双方化解矛盾的最后一次机会,但是双方都没有抓住这次机会。G20之后安倍立刻祭出杀招,说明这已经是蓄谋已久的事情,而韩国方面显然对困难估计不足。

 

韩国没想到日本会真的痛下杀手,也因此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相关原材料只够用几周,用光了就得减产甚至停产,所以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目前,韩国方面也在积极地应对,应对的方案有三种:一哭二闹三上吊。

 

一哭,包括企业负责人亲自上阵,悄悄地去日本求和,而且是求爷爷告奶奶那种,这么忙的老总(三星总裁李在镕)一去就是6天,可以看出形势的危急。

 


韩国政府虽然嘴上强硬,但是背地里却悄悄地向日本求饶,要求谈判解决。但是基本上算是吃了闭门羹,因为日本只安排了处级的会谈。

 

 

这个级别的会谈,就是礼貌性地接待一下,因为日本方面代表级别太低,根本没有决定权。

 

韩国同时还向WTO以及美国政府进行了哭诉。WTO有争端解决机制,然而拖沓冗长,严重地远水不解近渴。就算是判韩国胜诉,三星坟上的树估计已经够给LG打一副棺材板了。

 

韩国还寄希望于美国爸爸。但是对美国来讲,手心手背都是肉,左手右手都是狗,这个态度不好拿,加上自己因为中美贸易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根本无心管这狗咬狗的事。

 


二闹,韩国上下掀起了一股抵制日货的高潮。有韩国网友制作了宣传“抵制日货”的海报:中间是大写的英文单词NO,下面用英文或韩文写着“抵制日本”、“不去”“不买”等文字。

 


韩国的大学生团体在首尔多处发起抗议活动,前往日本驻韩使馆门前、光化门优衣库门前、丰田代理店和龙山站的强制征用劳工像前。

 


在这次抵制日货过程中,最惨的就是乐天了。乐天因为萨德问题,被中国抵制的破了产,撤出了中国,结果这次抵制日货中,乐天再次中枪,市值蒸发了一万亿韩元(58亿人民币)。

 


三上吊,指的是韩国向全世界发出求助,但更像是威胁,大意是如果你们不管日本,内存生产不出来,产业链就断了,要完大家一起完(波及全球)。

 


但是,这三招之后,韩国发现根本没啥用。所以文在寅710日,召集30家大型公司和经济团体商讨对策,文在寅鼓励企业要拓展自己的产业链,摆脱日本依赖。

 


怎么看待这次会议?蛋总打个比方,就好比一个人掉水里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不会游泳,然后下决心开始学。

 

所以财阀们反映很冷淡,自己几斤几两心里跟明镜一样。所以最终的结论,还是要走外交途径解决危机,第一是继续求日本,第二是求助于国际社会,尤其是中国。

 

有人认为,韩日突然互撕,都是美国人的主意,最终是为了破坏中日韩自贸区,同时由于内存价格暴涨,中国作为最大买家,又要吃大亏。总之,中国又被阴了。

 

这种观点其实本质上是另一种“中必输”的论调,是受迫害妄想症的一种表现,好像国际上一有啥事,中国一定会中圈套一样。

 

客观的说,这件事对中日韩自贸区非常不利,肯定会被无限期推迟的。但是必须认识到,中日韩自贸区,中国压根就没抱太大希望,也不应抱希望,这压根儿就不是最优解。

 

自贸区的定义,也就是各国商品和服务,可以在这个区域自由流动(零关税或者低水平关税)。中日韩自贸区,其实就是中日韩三国之间的多边自贸协定。

 

对中国来讲,中韩自贸协定2015年已经签订并生效,中日自贸协定也在谈判。只要中日自贸协定谈好了,中日韩自贸协定自然就无所谓了。

 

也就是说,对中国而言,只要中日谈好了,中日韩自贸区就形成了,中国跟韩日两国都可以自由贸易了,至于韩日之间能不能谈成,关我鸟事?

 

甚至蛋总邪恶地认为,中日谈好了,而韩日互撕,对中国最有利。韩国和日本都不得不采购中国的产品,都不得不依赖中国的市场。

 

至于内存涨价,我认为也是有利有弊。因为中国的内存企业,这两年正是破茧成蝶的关键期,我原本还担心韩国采用低价策略杀死中国内存企业呢,这下中国企业迎来了黄金周期!

 

这种狗咬狗的互撕,本来就难得一见,何况又不是自家的狗,有啥可悲观的?目前就是东亚经济格局的最优解!

 

【 您的赞赏,就是鼓励 】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超级学妈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