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吸星大法:当年希特勒用铁和血没做到的事情,被你们用欧元做到了!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今天我们继续剖析强大的德国。德国是GDP第四大国和制造业强国,每年都有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顺差,每年财政都有惊人的财政盈余,成为欧洲绝对的一枝独秀。

 

德国2017年的GDP3.6万亿美元,但出口总额就高达1.56万亿美元!德国的出口总额和GDP的比值高达令人恐怖的43.3%

 

问题来了,德国制造都卖给了谁?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德国对欧盟其他国家出口额为9146亿美元,占德国总出口的58.6%(将近六成)。

 

 

再说德国的进口,2017年德国的进口总额是1.26万亿美元,其中从欧盟其他国家国家进口7204亿美元,也就是说德国从欧盟其他国家赚取了1942亿美元的顺差,占总顺差的三分之二。

 

可以看出,欧盟其他各国,已经沦为德国最大的商品倾销市场、最大的原材料和廉价劳动力的来源地,希特勒当年用铁与血没做到的事情,现在用一种叫欧盟与欧元的东西做到了!

 

欧盟正式成立于1993111日,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前身是成立于196771日的欧洲共同体(欧同体)。而欧同体的前身,是1952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

 

而欧洲煤钢共同体,就不得不从二战说起。二战中,希特勒和他的第三帝国,把整个欧洲打了个稀巴烂。

 

最后虽然以德国战败投降而结束,但是欧洲人依然焦虑不安,还没开始重建新的生活,冷战的阴云又扑面而来,欧洲被夹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那是相当没有安全感。

 

二战给法国带来的心理伤害最大,毕竟法国当年跪怂太快了。二战结束后,为了防止纳粹德国死灰复燃,法国占了法德边境附近的萨尔地区,这是欧洲第二大原煤出口地。

 

但是后来,随着德国实力的不断壮大,向法国提出了收回萨尔主权的要求,法国从现实力量对比以及长远利益出发,提出了法德煤钢联盟的构想。

 

那就是建立一个超国家的高级管理机构,管理法国和德国全部的煤钢生产和销售,取消两国间煤钢的关税,建立共同的煤钢市场,相当于建立一个国家间的行业合作社

 

法国的这一想法是通过联合经营,来遏制和监控德国煤钢这两大军火工业原材料的流向,看看你炼钢是不是去造坦克去了。

 

没想到这一计划(舒曼计划)得到了比利时、荷兰、卢森堡、意大利等国的响应,我也要!我也要!这就是欧洲煤钢共同体,又称欧洲煤钢联营。

 

就这样,煤钢工业合作化运动,在资本主义西欧轰轰烈烈的地搞开了,跟东方某爱种菜大国的合作化运动遥相呼应。

 

很快大家都尝到了甜头,实现了优势资源的互补,避免同质化竞争。德国的煤遇到了法国的钢,就像卖钢管的遇到了跳舞的一样,那么和谐自然。

 

后来大家觉得还不过瘾,西欧的“合作化运动”掀起高潮,在运输、农业等其他经济活动部门建立超国家机构的建议,纷至沓来。

 

欧洲防务集团、欧洲政治集团,欧洲农业共同体、欧洲卫生共同体等计划提上日程,欧洲一体化加速了。

 

欧洲为什么要一体化,用法国总统戴高乐的话说:我们要从政治上、经济上以及战略上的观点出发,把欧洲大陆组织起来,成为世界三大势力之一。一旦需要,就可以充当苏联和盎格鲁撒克逊这两大阵营的仲裁人。

 

戴高乐的话也反映出欧洲大陆对英国的戒心,就知道他是搅屎棍,身在欧营心在美,所以1960年、1961年、1967年英国写了三次申请书,都因法国反对而遭到了拒绝。

 

196771日,欧洲煤钢共同体、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欧洲经济共同体正式合并,统称欧洲共同体。

 

欧同体还是比较成功的,在1970年左右,欧共体已经可以跟美国、日本叫板,世界经济形成了美日欧三足鼎立的格局。

 


然而欧洲的政治家并不满足经济上的一体化,他们开始把一体化的进程推行到政治领域,企图用一个声音在世界舞台上说话,这就是欧盟。

 

19911211日,欧共体马斯特里赫特首脑会议通过了建立“欧洲经济货币联盟”和“欧洲政治联盟”的《欧洲联盟条约》(简称“马约”)。

 

根据《马约》,欧盟1993111日成立,然后成立欧洲中央银行, 1999年欧元正式开始流通。

 

欧盟给生活带来了便利。货物流通方便,人们可以在任何成员国购买到欧盟的产品,人们也可以在任何成员国工作、学习、居住、退休和旅行,在任何成员国都可以享受到医疗保健服务。

 

欧盟也刺激了经济。成员之间,相互取消商品关税和配额,使商品可以自由流通,对非成员国商品进口,则要求建立共同的关税,执行共同的关税法规(对内取消,对外一致)。

 

与此同时,成员国之间内部逐渐实现了资本、劳动力和劳务的自由流通,通过这些措施,创造了更大的市场,防止了外来冲击。

 

很多国家挤破了头、弄虚作假也要加入,生怕落了单。2013年,克罗地亚成为欧盟第28个成员国。至此,欧盟发展到极盛,面积437万平方公里,人口5.1亿,官方语言24种。

 

但正是因为步子大了,所以扯着蛋了。所以有些事情并不是越大越好、越快越好,欧盟的弊端越来越突出,存在严重的设计缺陷,当然这个设计缺陷可能是人为的。

 

这个缺陷就是无法克服的马太效应。马太效应指的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这个现象在各个领域普遍存在。

 

比如好学校,大家都趋之若鹜,所以能招到好的生源,所以学校教学质量更好,引进人才的门槛也会提高,老师的整体水平就提升了,更不愁生源,形成了良性循环。

 

对于学生也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学校领导称赞他,班主任更是经常表扬,回到家中也倍受宠爱,如此优越的成长环境,不优秀都很难。

 

华为也是。因为投入了巨大研发资金,所以技术先进,进而赢得市场青睐,这又给华为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华为有了底气投入更多的研发资金。

 

为什么蛋总说过“老大跟老二打架,老三老四死了”,其实也是马太效应的表现,因为强者比以前更强,弱者就被挤下去了。

 

对于社会也是,“富者更富,穷着更穷。”同样是在网上骂人,王思聪人家一边骂还赚了几个亿,而怼王思聪的网友,可能因为耽误工作,被老板扣了一星期的工资。

 

世界也是,100年前美英法德日意是列强,现在还是列强,亚非拉穷国还是穷得一塌糊涂,除了中国,世界力量格局没有大的改变。

 

欧盟盲目扩张以后,内部的马太效应也非常明显。因为德国法国太强了,跟其他国家不是一个档次,放在同样竞争环境下,就会出现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

 

在欧盟28国和欧元区19国中,德国无疑是最大的受益国。大家可以看下图,自199311日欧盟正式成立、1999年欧元正式启用之后,德国的出口量占GDP的比例猛增。

 

 

比如典型的汽车行业,以前欧洲的汽车行业可以说是百花齐放,结果欧盟成立之后,由于德国在技术上实力明显高出一筹,基本全部被德系车扫地出门了。

 

网友牛世克:以轿车和跑车为例,德国大众借助欧盟这个平台,几乎兼并了除法国外的欧盟汽车制造公司,兰博基尼和法拉利、大奔和奥迪都是大众旗下公司。

 

 

著名豪车品牌劳斯莱斯,说起来也是英国的百年老店了,还曾设计飞机发动机,但是2003年被宝马给收购了。

 

劳斯莱斯的对手宾利,原本也是英国的超级豪华轿车品牌,总部位于英国克鲁,然而1997年被宝马的对手大众收购。

 

Mini轿车,原本是英国中产阶级的标志,现在也是德国宝马旗下的产品了,除了商标已经完全没有了英国血统。

 

意大利的豪车兰博基尼,全球顶级跑车制造商及欧洲奢侈品标志之一,1998年归入奥迪旗下,现为大众集团(Volkswagen Group)旗下品牌之一。

 

上边的网友说除了法国车,基本被德国兼并了也不对,比如瑞典的沃尔沃和英国的Lotus汽车是被中国吉利收购了,英国的捷豹是被印度的塔塔集团收购了。

 

另外,其实法国车的情况也不妙。比如中国东风汽车集团早在2014年就成为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表决权达19.16%

 

希腊以前也是可以生产汽车的,当时生产的大巴风靡一时。但是加入欧同体之后,进口车汹涌而来,此后一蹶不振,后来改行去做房地产了……

 

 

当德国制造凭借着技术优势和价格优势,汹汹而来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既没有办法通过关税手段,也没办法用汇率贬值来保护自己的产业,因为各国没有发行欧元的权利。

 

平时还好一点,觉察不出来,只是觉得市场竞争导致了社会分工细化,德国就应该负责机器制造,意大利成了博物馆,波兰成为菜地,西班牙人就安心搬砖吧!

 

昔日的地球霸主西班牙,目前在欧盟中主要负责搬砖(建筑业)、旅游业、农业(欧洲的菜园子和果园子,橄榄油第一大国)和再生能源,也有一些相对低端的矿业、纺织业和加工业。


 

但是做这些也挺好的,因为收入也挺高。很多人都是开着奔驰宝马去搬砖,修个水管一次也得百十欧元。

 

然而危机以来,德国人有钱有制造业可以扛得住,这些靠旅游、奢侈品生产的国家就倒了霉了。大家日子过不上来时,第一项开支就是压缩奢侈品开销,然后就是节省外出经费。

 

2013年,希腊、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四国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分别为80.2%73.5%72.1%74.5%。法国也达到80%,而德国为69%,我大天朝自有特殊国情在,所以是46.1%

 

一旦遇到经济危机,我们可以用各种金融工具和财经杠杆进行经济刺激,或者刺激出口,或者拉动消费,或者扩大投资。

 

德国有强大的制造业,也有大量的财政盈余可以支配,因此在经济危机中完全可以屹立不倒,但是其他国家就扛不住了。

 

其他国家遇到危机咋办?那只能是找有人钱人借高利贷。谁有钱,自然是盟主——年年盈余的德国。借钱也是有条件的,德国主导的欧盟有权否决希腊的改革方案。

 

资本如同小鸟,最害怕风险。一旦这些国家出现债务危机,那么受惊的小鸟就会逃离,自然要飞到风险小的地方,哪些地方风险小?自然是每年财政都有盈余的德国……

 

欧盟的经济统一、政治不统一是个巨大的bug,强国如同有了吸星大法一样,从弱国身上吸取功力并据为己有,让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所以在德国的吸星大法之下,欧盟28国尤其是欧元区19国,却陷入了相对的衰落。2007年的时候,欧盟GDP是美国的1.24倍,但是到了2017年,扩大了的欧盟只是美国的89%

 

因此,我认为欧盟是没有希望的,吃枣药丸。正确的做法其实在中国,那就是神奇的转移支付

 

2018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力度继续加大,支付预算为6.22万亿元,其中一般性转移支付3.9万亿元。

 

 

简单的来说,中央把税收收上来以后,再分配给地方,在分配的过程中,要考虑到地区差异,对落后地区给予财力上的补助。

 

如果是专项转移支付,服务于中央的特定政策目标(比如精准扶贫),地方政府应当按照中央规定的用途使用资金,这一资金与项目挂钩,种类繁多,几乎覆盖了所有预算科目。

 

2018年,中国的GDP90万亿,中国拿出6.22万亿做转移支付,占到了GDP总量的7%,其实这就是先富带动后富的落实过程。

 

这就是邓公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不可断章取义)。其实从沿海发达地区收取税收,再到西部山区精准扶贫,就是在落实这句话。

 

我在财政部官网上查到了2018第二批中央对地方的均衡性转移支付下达表,看到河南有972亿,蛋总心里美滋滋的,感受到了全国人民对种粮大省和劳务输出大省的关爱。

 



大家需要注意的是,没有北京、上海、江苏、天津、浙江,广东也只有 83亿,要知道上海的税收总额是13823亿,广东2018年税收总额是23636亿元。如果不用转移支付,广东早就把德国干趴下了,目前只能干俄罗斯。


转移支付也是应该的,因为人才、资源、资本都是在全国范围自由流动的,市场也是全国市场,国家安全、国际地位都是有14亿人一起背书的。

 

问题是德国占了“北上广”的便利,但是却没有承担起“先富带动后富”的责任。就算是默克尔有这心思,选民也不答应啊!

 

就拿当年救希腊的问题,如果救希腊,德国民众会不满,“宁与难民,不与希腊”;如果不救,可能导致欧元区解散,进而影响了整个欧盟,民众更不满。最后还是抗住压力救了。

 

因此,欧盟以及欧元的设计,让德国的吸星大法得以施展,而且让德国制造在国际竞争中也占尽了优势。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国家产业优势具有明显优势,贸易顺差很大,那么本国货币是要升值的,一升值出口竞争力就会减小。

 

但是德国通过跟一大票穷兄弟结盟,把自己的优势给平均了下去,欧元没有了升值压力,保持了德国的出口优势(实际上损耗了欧盟其他国家的出口优势)。

 

所以英国的脱欧,不仅仅是因为难民问题。法国其实也就自己的小九九,没有把自己在一棵树上吊死,法国还在撺掇一个法国版的欧盟——地中海一体化进程。

 

我觉得欧盟的设计缺陷有可能是德国故意的,或者意识到了也不愿意纠正,因为目前德国对现在的状态最满意,既可以殖民欧洲,又不用承担责任,像白嫖一样爽。



更令人绝望的是,德国不但没把吸星大法吸来的钱去扶贫,而是一转脸去养难民……这一定是体制问题!

 



欧洲的问题无解,根本原因是:古代缺一个秦始皇,现代缺一个东方红。


【 ↓苹果拦不住你对蛋总的赞赏↓ 】




    超级学爸        超级学爸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超级学妈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