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丝剥茧,正本清源:褚时健的功过是非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褚时健可以说是一个家喻户晓、也充满争议的人物,他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把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的现代化大型烟草企业。

 


然而1999年,71岁的他因为经济问题形影相吊儿郎当入狱,2002年保外就医,承包荒山二次创业,2012年成功创造了褚橙品牌,号称“中国橙王”。

 

201935日, 91岁的褚时健因病去世,网络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悼念活动,足见其社会影响力。

 

蛋总本来也想写一篇,但是中国人有个挺有人情味儿的传统,叫“为长者讳,为逝者讳,为尊者讳”。但中国人还讲究盖棺定论,现头七已过,我们不吹不黑,聊聊他的功过是非。

 

首先褚时健是有能力的,而且能力比普通人高出不是一点半点儿。褚时健15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他不得不接班做小酒坊的生意,他在那时就流露出不凡的商业天赋。

 

很快他认识到,烤酒是要讲究出酒率的。出酒率不行,就会亏本,不光补贴不了家里,自己也读不成书。所以他非常注意观察与思考,也善于总结和实践。

 

比如在发酵环节,他发现冬天靠近灶边的发酵箱出酒率高,于是他自造了一个取暖器帮助发酵,出酒率提高了20%以上。

 

别人家三斤苞谷烤出来一斤酒,褚时健两斤半就可以烤出来同样分量的酒,而且在冬天基本上也能做到和夏天差不多的出酒率。

 

褚时健的这种能力,也曾让新平县某糖厂扭亏为盈。1963年,他刚去的的时候,糖厂的经济效益奇差,县政府每年倒贴20多万,工资经常发不出来。

 

他担任副厂长之后,经过观察发现制糖工艺有问题。他发现厂里用的是高温蒸发法熬制红糖,结果这种方法容易导致两种次品,不是熬过了头颜色太深,就是蒸发后结晶太硬。

 

于是他琢磨出一套新方法,把白糖厂的原理引进了过来,那就是采用低温煮、低温蒸发的办法提高红糖质量。这一改革,让红糖的一级品率从10%提高到了85%

 

除此之外,他还仔细核算制糖的生产成本,然后对症下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比如用甘蔗渣代替木柴,减少燃料消耗。

 

总之,他担任糖厂第一年,就填平了20万的亏损,并且还有8万元的盈利。这对于新平县财政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褚时健走向巅峰是从1979年他调任玉溪卷烟厂开始的。1979年的玉溪卷烟厂,纳税额9793万元。

 

但到90年代中期,玉溪卷烟厂年利税达200亿元以上,占到了云南财政收入的60%1994年,褚时健当选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号称“中国烟草大王”。

 

有一组数据这么描述:中国当时的烟草行业大蛋糕,三分之一被红塔集团占据,三分之一被走私烟分走,其余的烟草企业加在一起只能共享剩下的三分之一。

 

可以说在当时,玉溪卷烟厂简直就是一部巨型印钞机,除了节假日可以说每天都为国家“印”一个亿,而且不会引起通货膨胀。

 

所以,此时此刻,我内心感慨万千,一种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为了国家利益,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勇于牺牲自己,该出手的时候毫不纠结。这是怎样的一种奉献精神?

 


对了,我说的是中国烟民。中国烟民实在太伟大了,牺牲了自己的健康,用自己的血汗钱,为国家创造了50多万就业岗位,每年还要给国家贡献一万多亿的财政收入!

 


回到褚时健。褚时健的经历的确很励志,75岁保外就医,依然不服输不服老,上山种橙,成功开创褚橙品牌,的确体现了中华民族那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艰苦奋斗精神。

 

总之,我对褚时健的工作能力以及奋斗精神是非常肯定的,但是我反对夸大他的功劳,更反对掩盖他的罪行。

 

先说功劳的事。不错,红塔集团的确成长很快,跟褚时健管理有方有很大关系。他锐意改革,积极引进先进设备,改善经营管理,提高产品质量,最终赢得了市场青睐。

 

但也应该看到,红塔集团的发展,其实也有集国家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原因。1988年,云南澜沧、耿马连续发生了7.6级和7.2级两次强烈地震,这是唐山地震后最严重的震灾。

 

当时的中国,物价闯关失败,财政也极其紧张,财政部要低三下四向地方省市化缘,对这种突发灾害,根本无力应对。

 

所以黑色幽默的一幕出现了,内谁去灾区视察,带去了国家烟草专卖局的局长江明。因为但是云南提出的救灾和重建资金,就要从烟草上出。

 

云南省提出了名烟翻番计划,三四年内可以上缴国家财政60亿元,而云南省的 15亿元救灾资金也有了着落。

 

为了支持这个计划,政出台了一个规定:“特许云南作为烟草试点省放开烟草买卖”,也就是说云南的烟草可以卖到全国各地,其他地方的烟草只能本省卖,这是非对称的政策性偏斜。

 

褚时健抓住机会,跳过烟草公司直接对接烟农,绕过供销局、地方烟草专卖局,自己在全国开设了1.2万个专卖店,将红塔山卖得全国到处都是,实际上是变相取得直销权。

 

有了这个特惠政策,不仅仅是玉溪卷烟厂发展快,整个云南的烟草行业的发展,都如同星火燎原一样,归根结底中国的烟民太给力了。

 


比如昆明卷烟厂、曲靖卷烟厂、楚雄卷烟厂、昭通卷烟厂。更惊人的是红河卷烟厂,1989年才开始正式销售的云南红河卷烟厂,只用了7年时间,就在1995年进入了全国500强。

 

 

所以,褚时健的个人能力是很强,但归根结底是国家政策关爱所致,秘诀就是奉旨抢别人家的蛋糕,而不许别人动自己的蛋糕。

 

有人用白手起家夸大他的功劳。他接手之前的1978年,玉溪卷烟厂上缴的利税,已经高达9793万元,不但不是名不见经传、快要倒闭的小厂,已经是利税大户。

 

而且1988年取得特权之前,玉溪卷烟厂年均增长率也只有10.8%,与当时国家经济增长基本同步。这说明红塔集团的起飞,归根结底是坐上了政策火箭。

 

另外,数字的迷惑性扩大了他的功劳,动不动说他一年创造200多亿的利税。但其实他出事之后,红塔集团利税严重下降,但是同期国家烟草总利税大增。

 

这只能说明红塔集团对云南意义重大,但是并未影响全国的烟草行业。因为决定行业利润的不是烟草企业,而是烟民。我认为如果因为买不到红塔山而戒烟的烟民,一定不是真烟民。

 

因此是国家成就了他,是全国烟民成就了他,而不是他成就了红塔。对于国家没有褚时健,也会有刘时健;没有红塔山,也会有红旗渠。总之,他的功劳被严重夸大了。

 

再说他的过错,其实不可饶恕,但是在很多文章中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我们接下来谈谈他案发的来龙去脉。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正处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过程中。很多商品都实行价格双轨制,香烟也不例外。

 

比如红塔山,政府定价比较低,但市场定价比较高。只要有人按照政府定价拿到烟,每条到手就赚50元,这在当时可能可是工人一月的收入。

 

如何才能买到,那就要褚时健批条子。褚时健在厂里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俨然一个圡皇帝。重要的是,尤其是批烟,全凭他的条子和电话。

 

1993年,贵州省某干部刘某的夫人阎建宏FB大案东窗事发,她利用职务之便,疯狂敛财。敛财之道之一就是利用褚时健的条子,倒卖了5万件红塔山香烟,获利大约一千万。

 


据说阎建宏的涉案金额超过了一亿美元,但是阎建宏死不开口,拒绝交代赃款下落,最后只认定了437万元。巧合的是在事发之前,阎建宏已经安排儿子儿媳携巨款出国。

 

这时褚时健也开始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野。19952月,一封来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举报信再次惊动了第一排。

 

信中揭露,三门峡市烟草分公司某人伙同洛阳水泥厂的临时工林政志,用行贿手段,先后给褚时健送去大量礼金,还包括金龟子一个,金佛一尊,金表一块,以及大量美元和金条。

 

作为回报,从199111月至19939月,他们从玉溪卷烟厂5次购进卷烟8167件,获利818万元。

 

一个临时工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到了818万,令人触目惊心。所以上边立刻派人到洛阳进行调查。

 

林政志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交代了自己行贿的细节,他还交代了多次给褚时健的妻子马静芬、妻妹马静芳、妻弟马建华等人送钱送物达80万元。

 

司法部门根据掌握的线索,先后在云南、广东、海南等地收审了犯罪嫌疑人马静芳、马静芬、马建华,以及褚时健的女儿褚映群、外甥喻斌、昆明市公安交警刘云等人。

 

这也说明,“一身飞升,仙及鸡犬”,褚时健把自己的亲友全部安插到了红塔集团等要害部门,他们能够左右香烟的销售。

 

司法部门对相关人员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其中褚时健夫妇的赃款赃物高达1000多万元,仅从其床底下起获的密码箱内,就有金表、金条、金佛、金项链、金耳坠以及各种名贵玉器。

 

比他更凶猛的是他的女儿褚映群。褚映群索要和接受了3600多万人民币、100多万港币、30多万美元的贿赂。

 


问题还不仅仅是贪污受贿。褚时健还偷偷设在厂外和境外设立小金库,有高达10亿元和2500多万美元的账外资金。

 

这些资金必须由褚时健授权才能支取,分别存放在香港、珠海的下属公司和广东的几家烟草公司,只有总会计师罗以军等少数人知道。

 

正当调查深入进行时,褚时健坐不住了,19961228日,他经过充分准备以后,出现在云南边陲河口企图叛逃出境,被边防检查站截获。

 

他被抓之后,在证据面前心理防线迅速崩溃,还交代了自己伙同副厂长、总会计师共同分赃300多万美元的事实(他个人分得170万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1500万元左右)。

 

褚时健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但是在赤裸裸的诱惑面前,还是走上了违法乱纪的道路。教训深刻,也令人惋惜。

 

但无论有多大功劳,也不能成为贪污腐败的理由。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也不应有特殊人物。褚时健贪污腐败的事实铁证如山,永远无法洗白。

 

其实国家待他已经不薄了,当时贪几百万的基本都是死刑。而他是无期,并且2002年就因为糖尿病保外就医了。

 

再说励志的事。褚时健的种橙子的事情的确挺励志,但是他的励志故事经过了包装以后,成了味道鲜美的毒鸡汤。

 

首先人家的谷底可能是我们这辈子无法企及的高度。人家一出狱就有300多平的房子,一出狱就能募集到千万资金,就能租下2400亩地种橙子。

 

褚橙真正打响是从2012年,因为2011年底,历经几次减刑的褚时健,终于恢复了自由之身。

 

这时候嗅觉灵敏的本来生活网发现了这个故事,于是花了一千万,通过讲故事,加上大V的助推,在网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舆论高峰。

 

助推的有王石,他把褚时健跟巴顿相提并论;柳传志说褚时健“就是一个下金蛋的母鸡”……

 

故事当中,夸大了褚时健的功劳,回避了他的罪行,把他描述成一个受害者,描述成一个女儿自杀、80多岁仍然在田间地头奋斗的老农形象。

 

那么逻辑矛盾就出来了,既然身体还能参加田间劳动,为啥不在监狱服刑呢?因此,这时候的褚时健,已经沦为了资本炒作的工具。

 

这些炒作,其实充分利用人们的心理,其中一条就是期望值管理。比如电视剧《大宅门》里的三爷,标准的地痞流氓,平时无恶不作。到了最后一集,这货突然抗日了!

 

这时候观众的好感度会突然爆棚,甚至超过了许多没有爆点的正面角色,为非作歹几十集突然一笔勾销了!

 

褚时健从巅峰堕入谷底,大家对他的期望值降为零。70多岁入狱人生也就这样了,没想到最后折腾出新花样。这就是期望值被压低后的福利。

 

你看看中国足球,我们期望值很低,现在赢了越南、叙利亚都要庆祝一番。但是乒乓球就不行,只要不是包揽,可能就要挨骂。

 

你看程开甲、你看于敏、你看黄旭华,他们隐姓埋名奋斗一辈子,但是大家对他们期望值已然很高,关注度反倒不如褚时健。

 

所以蛋总都动心了,在考虑是不是去东莞犯个错误,把大家的期望值降到最低,然后浪子回头,说不定还可以换点儿金子。

 

另外,蛋总手上还有很多励志典范,说起来并不比褚时健差,讲起故事来更是波澜壮阔,动人心弦。


先说一位美女,服务员出身,后来丈夫因担心法律制裁而远遁异国他乡,她也不离不弃,追随到了美国。

 

后来离婚,她得到了一大笔经费,然后创立一家珠宝公司,现在已经杀回中国,生意风生水起。她就是阎建宏的儿媳妇。

 

再说一个励志典范。他早年出国打拼,从1980年到1992年混得很一般,妻子看他不争气离他而去。

 

后来机缘巧合,他在纽约认识了一位刚刚离婚的年轻女性,他们同病相怜,一拍即合,迅速结婚, 并用妻子离婚得来的巨款创立了一家珠宝公司,并成为一位知名投资人,并杀回国内,成为一名投资人大V。

 

2013年如日中天的他再遇挫折,在北京嫖娼被抓,人设崩塌。但他没有灰心,专心做投资,并杀入币圈,圈钱无数。他就是……所以有人说,他嫖娼的钱,其实是褚时健出的……

 


总之,别人的故事听听就好,别当真。可怕的是,有些人为啥要趁机把褚时健神化?是为自己洗白原罪?还是为进一步私有化造势?

 

最后一句提醒大家:吸烟有害健康!放林则徐的图镇楼。



【 ↓苹果拦不住你对蛋总的赞赏↓ 】




    超级学爸               超级学妈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超级学妈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