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妞妞的父亲怎么就冒犯到你们了呢?

妞妞的父亲怎么就冒犯到你们了呢?

文/六神磊磊
最近被喷得也挺诡异的。

郑州水灾里,那个哀悼女儿“妞妞”的父亲,总算被证明了“清白”。警方也澄清,他的女儿确是在地铁里遇难了。

朋友李天飞发文说了这事,表达了对妞妞父亲的同情,对无端网暴别人的谴责。

没想到被劈头盖脸地一顿喷。

骂的什么呢?很有意思,和这事都不挨着!

什么美国啦……日本啦……香港啦……国际局势啦,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谁相信同情那人谁是王八蛋。

问题是这和妞妞有什么关系?你说前门楼子,他说大马猴子。

李天飞疑惑问:你这是说郑州警方说谎?

对方大怒:你就和那个六神磊磊一样傻逼。

我其实也挺抱歉的,公号里老会说些沉重的事。

其实我也希望号里都是开心的,一篇一篇,像类似《金轮法王到底丢了几个轮子》一样,全是好玩的文。

自己平时就爱吃火锅、玩手游、看小书,太沉重的东西根本不喜欢。哪怕看电影,我也要先问悲伤不悲伤,悲伤的就怕去。最近除了看看奥运,就是在继续奋战三国战略版,同时二刷网络小说诡秘之主。

我是这样,相信大家很多也是这样。

一群喜欢武侠的人,因为金庸聚到一起,看点开心的多好,谁想整天找不痛快?
关心风雨经联榻,轻命江山博壮游,说着很牛逼,谁真想这样?谁也不想。

宁愿多啃几只叫花鸡。

我的文学偶像里,杜甫、鲁迅,都是幽默好玩的人。他们本人应该也都希望文字里都是开心欢乐。

奈何生活中总有些事儿太扯淡,总有一些悲痛不能不被看见,有一些遭际不能不被同情,偏偏天生了杜甫鲁迅他们的共情能力又太强。

所以才要同情,要表达,天性如此,勉强不来。如果大家爱看纯武侠的欢乐文字,这里有,下期就安排。
 
说正事。那个妞妞的父亲,你说他冒犯谁了?

披着雨衣,写上女儿的小名,枯坐在地铁口,表达着痛苦。本来就这么个事。

人类的悲欢不相通,你可以相通,也可以不相通。作为同胞,你可以有许多选择。

如果你觉得同情,那就适当关怀一下,表达一下,说句节哀。

如果你觉得深感无力,关心不来,又或者是眼窝子浅、不忍心看,那么路过就好。

该上班上班,该娱乐娱乐,过自己的生活。没人强迫咱们做什么对吧。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有人愤怒起来,觉得自己严重被冒犯到了。

先是质疑:你女儿真死了吗?“妞妞”是谁?查一查。

还有理中客出来振振有辞:

假的,肯定假的!真死了女儿绝对没心情穿雨衣!就跟《局外人》情节一样。

如果事情止步于此,倒也还算不是离奇得出格。

可接下来的是汹涌的网暴,这个父亲成了坏人了,成了敌人了,谁派你来的,赶快交代。

还有起哄呼吁赶快举报他,抓起来,奖金50万。

还有人说散了吧,妞妞是条狗。

知情者懵逼了,着实无奈了,只能作证:他女儿死了,真死了。

不行,“群众”不接受。这样不过关。

媒体出来澄清,他女儿叫张某月,是死了。

然后警方出来作证:是真的,他女儿真的遇难了。

结果呢?还是不行,“群众”还是不接受!

李天飞不就被骂么:像六神磊磊一样傻逼。
 
这个事情是闹剧,也是悲剧。

最悲伤的不是一个父亲突然失去了挚爱的女儿。

而是他还必须反复向凶恶的同胞证明:我女儿死了,真的死了,死的透透的了。

这样才能“过关”。

我们有一些同胞,自己素质、能力、逻辑、人性,其实样样不过关。

但是他们却特别喜欢纠集起来,在网上让别人过关。

警方都证明过关了,他们不接受,不行,把你女儿抬来我们看!这真是你女儿吗,找阎王爷开证明了吗?怎么证明你不是别人派来的?

他们还特别容易被冒犯。

共情能力无比之低,但又极度容易被冒犯。

杨倩晒几双乔丹鞋,冒犯他们了。

王璐瑶发个自拍,说这次怂了,三年后见,冒犯他们了。

一个平凡的父亲痛苦女儿之死,冒犯他们了。

总而言之,生命中的一切鲜活之物、真挚之情、单纯的表达、个人的空间,都会冒犯到他们。

郭德纲说的,你发一个灯,都会冒犯到他们:怎么着,显摆你们家有灯啊!
 
这还牵涉到一个很基本的常识问题:

一个人失去了挚爱,他要怎么表达,要怎么排遣悲痛,总是他自己的事。

黄药师失去了女儿,又唱又哭,那是黄药师的方式。

俞莲舟失去了师弟,内里伤心欲狂,但表面上只是沉默,那是俞莲舟的方式。

你管人家什么方式呢?

有些人不行,作为网络上的暴徒,他们要求你按照规定去伤心。

你得按照我规定的范围去流泪,按照我理解的方式去痛苦,按照我相像的节奏去哀悼,要求“齐步悲”。

像李天飞说的:其实他们骂来骂去,意思我也懂,就是你家死了人就得了,还跑出来嚷嚷什么。

违反了就不行。

事实上,归根结底冒犯了他们的是什么呢?

说穿了就是觉得丢人了、抹黑了。

不外乎就是这个原因嘛。

他们除了爱一个虚假的“面子”,谁也不爱,不爱任何同胞,不爱任何同类,没有任何正常情感。

关心同胞的时候,没有他们;弥合裂痕的时候,没有他们;守望相助的时候,没有他们;创造价值、推进文明的时候,没有他们。

等我们取得了胜利,他们就跳出来欢呼了,好像他们一直在努力,这光荣真有他们的一份一样。

很搞的是,网虐妞妞父亲最猛、最极端的那个博主,被发现原来是个……

算了,都不好意思说。经历太传奇。大家自己去查。
 
在我观察,有那么一些人,其实是“喜欢”疫情的。疫情来了,他们就能吆五喝六了。

就像有那么一些人,是“喜欢”灾难的。灾难来了,他们就能跑到网上搞人人过关了。

平时什么都不是,现在逮着机会,开始体验人生巅峰了。

一直以来都些专家说:眼下这个病毒可能会和人类世界长期共存。

这咱也不懂,咱也不知道是不是。

但借用这个道理,我们可能要面对一个基本现实:

就是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们要和一群极度糟糕的人在互联网上长期共存,就像和病毒共存一样。

正常人类要有准备,生理和心理建设上都要有准备。

要调整预期,保护好自己和亲人,做好准备。

最后回复一个问题,微博上有人问的;

糟糕的人只是一部分,是“支流”。你怎么总盯住支流看?

问题是,每一个伤害,在你的口中都可以是“支流”。但在当事人那里就是真实的、具体的,是成千上万,是不可承受之重。

“时代的一粒灰”那句话,还要重复吗?


不说了,推一下新到的酒,爱喝的入
好喝不贵葡萄酒又上新,来自阿根廷的南美热情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