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认怂

采访的那天下午,黄志忠手腕上贴着一块绿色的膏药,右脚跟腱处还有一块伤疤——2012年他曾在拍戏过程中遇到车祸,后来跟腱断裂,现在两面肌肉不对称。黄志忠坐在沙发上,永远在动,来回活动手,活动脚,总在晃荡,一个姿势坐不长,因为疼。但他在身体频繁疼痛的情况…

「温吞之美」许鞍华

最近,一部有关许鞍华的纪录片《好好拍电影》引起影迷圈的热议。 《好好拍电影》中的许鞍华,很符合我们对于艺术家最美好的想象——不沉迷于物欲,也不因此自我标榜。有才华,却始终保持自我怀疑。坚持自己的兴趣,却不把它拔高成某种可笑的立场。始终以一个普通人的方…

世界参差,数学平等

办一场这样的比赛,最大的意义也许在于,让天下的数学爱好者在数学光谱上各得其所,并且知道彼此的存在。「数学人都在寻找同行者,莫愁前路无知己。」       文|阿米 乌干达年轻人的甜蜜数学 「为什么我们乌干达没有数学竞赛呢…

「四大天坑」专业,奢侈的理想,还是被抛弃的夕阳?

没人能准确追溯「四大天坑」的帽子是什么时候扣在生化环材(生物、化学、环境、材料)专业的头上的。在知乎和豆瓣等社交平台上,可见天坑专业的「劝退帖」和「自救分享」。一众「报志愿咨询」机构也来拱火,「家里没钱千万别选天坑专业」,「生化环材专业慎入」。 &n…

北京环球影城终于开园了,而我却选择了离职

今天,北京环球影城终于开园了。从2001年签署合作意向书,到今天开业,整整20年过去了,环球影城终于开到了中国。 过去几个月,北京环球影城称得上是当之无愧的流量密码,社交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讨论中,有一些是关于环球影城的一线员工的——一部分网友会吐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