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奥运的最大冷门:这个世界配不上安娜的自由和全红婵的纯真

点击上方卡片关注我 文丨将爷 今天立秋了,外面山雨欲来了。夜里,估计就是一觉转凉了。此后,梧桐芭蕉夜雨,应能带给我好的诗篇吧。 最是文章愁煞人,落笔无力怨秋池。 这两句话,是我自己的矫情随感。我这个人,一旦写不出好文字,对诸君就有强烈的抱愧之感,真是…

孟晚舟在替所有人担罪?经济学网红为何势不可挡走向脑残

点击上方卡片关注我 文丨将爷 这几天,心情颇不宁静。洪水、疫情与酷暑,轮番对老将身心进行轰炸。计划中的读书写作,以及社会实践,都被摧残得支离破碎。 今天我醒来后,看到一个消息——余英时先生逝世了。一时间,不由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叹,真是无限忧思。 余先生…

很多河南人现在才开始哭,请你不要假装听不见

文丨将爷 开局一个视频。 视频上,炸坝守堤,风雨侵袭,树倒房倾。请注意,这不是旧闻,而是发生在昨夜。对,7月31日,浚县。 今天,我从我21世纪经济报道中打捞出来这些新闻,不过,它已经被南京郑州疫情,奥运会冠军升旗,以及终于夺得淫牌的吴亦凡,给深深掩…

今天起不要再关注吴亦凡,只忧虑大地上的“涝疫结合”

文丨将爷 此时时刻,是7月31日23点15分,本不想更新的我,还是要说几句心里话。 今天的热点新闻,一波又一波涌出来,看得我惊心动魄的。特别是全国各地疫情,让内心一次次感受到心悸。南京、扬州、张家界,真是乱成一锅粥了。 早上,我看到郑州发布了一条消息…

南京大萝卜大战德尔塔

?? 文丨将爷 我病怏怏几天了,真写不动文章。 期间,一直在跟新乡朋友追踪着洪水细节,从卫辉到浚县,真是我的忧愤我的忧。 今天,我与官媒介绍的子卿谈好了后续援助,我才安心安心昏睡起来。 卫辉、浚县,我的心,此时此刻,都是孤城闭呀。 黄昏醒来,刷朋友圈…

拆去鲜花边上的围栏,我们一起行过死荫的幽谷

文丨将爷 今天,是郑州地铁5号线遇难者的“头七”。 我不知道,今天的郑州有没有下雨。天地如此不仁,这个日子,全天下所有的落雨,也只应是老天的忏悔之泪吧。 痛定思痛,对我来说,有的也只能是更加怯懦。我不仅莫敢问郑州,就连悲伤也是在苦苦抑制。 如今的我,…

最残忍的不是洪水,而是蠢得让骨肉绝望的庸众

文丨将爷 我今天生病了,此时还发着高烧。这篇文章,是撑着在写,多原谅。 标题用的是“蠢得让骨肉绝望”几个字,我是引用孙立平老师的。他这个朋友圈的截屏,今天有很多人都在转。 上面两位,都是我信任的知识分子。 那么,蠢到让骨肉绝望,结果又是什么呢? 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