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凡树

浙江闽将老郑调走了

近期浙江钱塘江大潮风起云涌,但很显然连抓省市两位大员的最高潮已经过去了,省里那位老郑办完差事,调去安徽当一把手。安徽可不是一个风平浪静之地,特别是北安徽的人都不是善茬。不过老郑最不怕的就是困难,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出一番成就。 老郑不是浙江人,他是地地道…

厦门人快憋不住了

受这一轮瘟疫影响,厦门人的中秋节没了,如今国庆节也要泡汤了。上一轮瘟疫是厦航飞行员带进来的,还好发现得早,虚惊一场。这一次就非常困难,第一次感受到瘟疫围城的感觉,人人自危。前后两轮瘟疫,几乎没有间隔,又一个月过去了还能清理干净,厦门人的整个下半年都荒…

房地产又打鸡血了?

央行会议罕见地又提到了房地产,声称要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说白了,就是稳房价,不能快速下跌。股市率先做出反应,地产股全面飘红。央行最后的结语是,维护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 房住不炒是对的,房价再继续炒下去,那就会一地鸡毛。但是房价不跌也会让大家买不起,…

拉闸限电,七伤拳

最近一段时间,各省突然拉闸限电,公开的名义是说电不够用,但往年也是一样的行情,却不见如此大规模拉闸限电。所以电量不够用的理由是否是一种借口,目前看来更像是主动限制产能,从而推高出口订单价格,从而把美元的输入通胀踢回去,让美国本土人民也承受下美元泛滥带…

一位中年妇女回国

一位中年妇女回国,这是一次胜利,尽管更像是一桩交换的生意,但枫叶国那两个废物哪能和这位中年妇女的重要性相提并论。大国交战中扣押人质,历史上没少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希望通过扣押一位中年妇女来击垮别人,显然低估了任我行破釜沉舟的勇气。 这位中年妇女回国,这…

海航怎么了?

海航,就是海南航空,但是并不仅仅只有飞机,还有机场基础配套设施,以及海航投资公司,甚至还有金融业务。所有的这一切构成了一个庞大的集团,这就是海航集团。刚刚得到的消息,海航集团的董事长陈峰和CEO谭向东双双被抓,标志着海航集团终于彻底改朝换代,将创始人…

钱到账了

很多很多年前,那时候迟志强演唱的《铁窗泪》几乎人人都会唱,而且他还唱了一首歌《钞票》:钞票,钞票,你在世上称霸道,有人为你愁眉苦脸,有人为你哈哈笑。今天的内容不方便写得太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反正懂的人懂就行。 一直在纳闷这几天厦门为何不继续搞全员排…

厦门究竟有多排外?

排外,意思就是说本地人排挤外地人。闽南人排挤外地人的方式很简单,就是看你会不会讲闽南话,毕竟闽南话属于上古汉语的“鸟语”,古文词汇太多,还是相当难以学会的。在闽南话地区,你要是不会讲几句闽南话那就麻烦了,买东西会被宰客,遇上什么麻烦事不会讲闽南话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