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厚辰

再见啦,奥特曼

文 | 李厚辰 前不久才在讨论游戏《巫师之昆特牌》“特供”图画的事件中,讨论过文艺作用对于人的影响,作品监管的问题,没想不到一个月,我们就要再次谈论这个话题,因为家长对孩子们殷切的关怀和期待,《奥特曼》等许多动画片被全网下架,这本身的对错完…

游戏让人上瘾,所以游戏不存在就好了?

很难想象,游戏成瘾在当下依然可以成为一个话题。 倒不是说游戏成瘾这件事不存在,只是我们竟然还在从游戏让人成瘾,就批判游戏是种“精神鸦片”,这个“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角度来看待这个现象。 当然问题的反向,是另一种过于简单的说法:游戏成瘾只是表象,家庭…

“逼捐”与谩骂奥运选手,别再打着“正义”的旗号

毫无疑问,互联网环境在以自由落体的速度恶化。 最近的事情依然令人困惑,不管是针对奥运选手的各种攻击,针对清华大学录取赠书《老人与海》的攻击,针对除鸿星尔克外一切其他品牌的冲击和谩骂。这仅仅是最近两日,一些争议颇多、比较显著的事件而已,密度已经令人窒息…

“凭什么老师有寒暑假?凭什么你们加班有工资?”

“ 哪方人数更多,哪方获得更大权力的支持,便会以此质问他人“凭什么”,干涉他人生活,进而罗织罪名,带给他人更大的恐惧和不安。 当然对于这些打着“凭什么”旗号、“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人,恐怕最大的幼稚是认为自己永远可以处于“势众”的一方,而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