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亚萍

便利店调酒,属于年轻人的“微醺自由”

年轻人把便宜大碗的小酒馆“海伦司”喝上市之后,又盯上了便利店。不同于去海伦司需要呼朋唤友、提前抢位,还得在嘈杂的音乐声中艰难聊天,安静明亮的便利店,为年轻人实现最后的微醺自由,提供了港湾。 喝上一杯“长岛冰茶”有多么简单呢? 走进一家便利店,买一瓶5…

当代大学生有多爱立Flag?

当代大学生,谁还没有立过几个“这学期好好做人”的Flag呢? 从外在要变美、减肥、健身,到成绩上考六级、雅思、拿奖学金,还暗自发誓这学期必须脱单,找到一颗可以依靠的心。 “从今天开始,每天刷一百个英文单词” “这学期我要每天都去图书馆” “雅思一定要…

年轻人没有客厅

27岁的程敏在北京搬了四次家,和四波不同的人合租过,住过四居室,也住过三居室,然而没有一间房子有真正意义上的客厅。 物理意义上的客厅空间当然存在,但在程敏看来,客厅的功能已经消失不见。她现在所租住的房子,没有客厅标配的沙发、电视和茶几,有的只是容下一…

年轻人没有追剧自由

完整看一部剧,需要多少钱?在视频网站推出超前点播模式后,追剧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 一位在2019年追《陈情令》的网友表示,“花30元就能提前解锁《陈情令》最后六集大结局。但是在今天,12集的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超前点播追完整部剧集需要花费48元…

不会骂人的年轻人,催生了“代骂”产业链

“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有口难开,没关系交给我,我来帮你。请叫我陪骂侠。” 因拒绝了出轨前男友的求复合申请,昭昭被对方骂了一通。昭昭是越想越憋屈,却偏偏骂不出口。经朋友推荐,昭昭在网上找到了陪骂服务。商家自称陪骂侠,给不愿或不擅长骂人的客户提供骂人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