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宇 陈达飞

从“缩减恐慌”到“缩减平静”,货币退潮季,小盘价值股赢来春天?

与2013年相比,此次Taper的影响会比较温和,表现在主要新兴市场国家2020年的经常账户赤字大幅收窄,储备充足率也显著提升,资本外流的压力远低于2013年。且美联储这次吸取了历史经验和教训,更注重与市场的沟通。这些因素都有助于缓解Taper或缩表…

货币主义的失灵与幽灵——兼谈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专栏”

写在前面的话: 去年10月开始写作通货膨胀专题,并持续提示通胀风险(通胀,等风来(PPT)| 通胀,等风来!(全文)),认为在关注短期脉冲的同时,不应忽视四大转变:全球化逆转、人口老龄化、政治意识形态左转(新自由主义的“终结”)和货币政策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