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对外开放的辩证法

对外开放的辩证法

作者| 明海論策

反封锁斗争远远没有结束,也不能片面强调越开放越好,避免陷入误区。

对外的体制有没有理想的状态呢?笔者以为是没有理想状态。最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压根儿不存在理想的对外体制机制。阶段性适应,如果目标任务变了,体制机制也要跟着变,按照新要求调整甚至必要时重新构建。

什么是开放?
开放是相对于封闭或者限制而言。我们当然反对关起门来搞建设,但是开放要看对象,要有范围,要设定规则,总不能主动引狼入室吧?
近一些年有很多人不赞成说新中国前三十年封闭半封闭,或者说闭关锁国的说法。因为客观条件所限,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对新中国长期实行禁运封锁围堵政策,我们实行与亚非拉第三世界人民携手政策,不断打破形形色色的封锁围堵,不断扩展政治经济文化合作空间。老一代革命家从来就没有搞闭关锁国,而是不断打破封锁扩展国际空间。
封闭半封闭或者闭关锁国这种说法,显然不符合实际。关键看站在哪个角度,第三世界国家没有觉得我们闭关锁国,但我们没有听凭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产品,涌入我们市场。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角度看,我们自主建立工业体系科技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只要我们所需要的他们又逐步放开限制的产品技术和装备。
我们当初有竞争力产品少,工业化水平和科技水平落后,三座大山压迫下千疮百孔,尽管我们发展速度已经很快,底子差水平依然不高。
咱们不允许他们产品长驱直入,不允许他们来经商办企业,不允许他们随意雇佣中国劳动力,从外部的角度看当然有限制的一面。咱们真正需要的先进技术很多,他们限制转让的也数以万计。
所谓的发达国家,无不以从第三世界低价获得原材料,高价倾销产品为主要攫取暴利模式,这与咱们当年与第三世界互通有无相悖,在他们看来当然不舒服。咱们当初只要有条件,就想方设法引进技术设备,很多条件也是当年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制约,比如跟美国没建交,经济技术合作谈不上,但跟英国法国苏联等等都有尽量拓宽的合作。
当年与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彼此没多少限制,我们反而是帮助和支持很多国家发展,比如贷款建设坦赞铁路,比如持续几十年派出中国医疗队援助非洲,比如互通有无贸易往来和经济技术合作。
就说美国吧,新中国成立后,美国持续二十多年对新中国实行贸易禁运,禁止美国人与新中国做生意,禁止美国人来华,甚至连美国人到新中国旅游都属于禁止之列。与其说咱封闭,倒不如说是被美国拉帮结派政策性封锁,是帝国主义封锁与咱们打破封锁的斗争。
开放的功能
一定要开放当然没错,但不是为开放而开放,不是尽可能开放!开放是为战略发展目标服务,打破封锁的主动权在我。

本地区本部门发展战略目标任务是什么,决定采用何种方法手段。撇开战略目标任务,罔顾环境土壤,把一切都敞开,是不是荒唐?

清除发展中的障碍,解决发展中的问题,把对外开放置于全局恰当位置,或者说回归到本来位置,而不能替代一切,更不能发展中心任务之上!

立场是出发点
很多人有些日子不爱谈论立场了,不谈不等于不存在。有些人东学西学海阔天空头头是道,方法手段到处挖掘借鉴选择性吸收,但偏偏忘记最根本的立场问题,尤其是在外面吸收了别人的东西,更不用说把人家的东西奉若神明那些人。最可恨的是背离立场的“借鉴”。
像抗击疫情,有网红专家整天看外面这样那样,明知道别人那套不管用,不是帮别人做宣传洗脑?咱们自己的有效办法,反视而不见。现实生活中,比这更普遍的随处可见:搞金融不总结历史经验,整天研究华尔街;搞经济的不分析成败得失,整天这理论那学说;搞法律的热心宣扬西方法制……这都不是个别现象。
开放为了谁就是立场问题,为了外国外资利益而开放,还是为了人民利益开放有本质不同。有种论调说什么顺应外面的压力和要求开放,这就是立场方向有问题!只顾外人满意,考虑自己人满意与否了吗?当然逻辑上不对,现实上不通。
对外开放有立场差异,对朋友开放,还是对“敌人”开放?强调双向开放属指引方向。有国家专门限制咱们,凭什么要咱们对他们开放呢?开放的对象、范围、程度,必须根据咱们自身发展需要,兼顾与朋友互利合作,不该先考虑欺负咱们那些人的需求,逻辑没错吧?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越开放越好这个道理,谁家里富起来没锁?不要边界海关怎么行?有些领域开放永远有限制,比如涉及国家安全体系,涉及国计民生根基,涉及精神信仰和文化主权。美国对咱们有种种限制措施,限制就是对咱不开放!过度开放容易给自己挖坑!

没人想搞封闭而反对开放,有些领域该开放的要扩大,开放过度的要加限制。概念认知不能糊涂,该澄清的要澄清……

荐阅读

阅读原文更多文章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