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李光满冰点时评(78)阿里巴巴正在变成一头互联网怪兽?

李光满冰点时评(78)阿里巴巴正在变成一头互联网怪兽?


李光满|文


本文由作者授权在“李光满”公众号独家发表,欢迎各位朋友在朋友圈、朋友群、博客转发。


如果要问我们的生活习惯正在被什么彻底改变,绝大多数人一定会说是互联网,当下中国人的生活正在被两个东西所捆绑,一个是网店,一个是微信,微信让我们变成了低头族,网店让我们变成了网络淘宝狂,因此腾讯和阿里巴巴在为我们带来生活和交友便利的同时,也在毒化我们的生活,甚至毒化我们的精神,它使人与人远离,使人们的心与心之间变得陌生、隔阂和微妙起来,真正的好友少之又少,自从有了网购,人们就开始失去在实体店的购物体验,网店变成了女人的精神寄托所。


2015年的双11注定要成为阿里巴巴的节日,912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使阿里巴巴成为全球单日交易之王。这一天,美国纽交所专门为阿里巴巴举行远程开市敲钟仪式,这种开市敲钟仪式只在全球重大活动中举行,是一项极高的荣耀,在中国只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美国馆开馆时举行过。而另一则消息或许更让人震惊:阿里巴巴官方微博公布,马云收到了国务院总理委托工作人员来电:“总理对双11的创举和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和鼓励。向所有电商和广大网购消费者表示问候。”以一国总理为一电商表示祝贺,恐怕也是极为罕见的。


以阿里巴巴、京东商城、苏宁易购、当当网、唯品会为代表的中国电商群体正在崛起为全球电商中的皎皎者,而阿里巴巴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消费者中都在产生重大影响力,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就带着一批中国互联网精英访美,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成长为一个能与美国互联网企业相抗衡的商业群体,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最高达2461亿美元,一举超过Facebook,成为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


近期的另一则消息虽然被双11淹没,但意义同样重大:11月6日,阿里巴巴和优酷土豆对外宣布,阿里巴巴将收购优酷土豆,收购总金额将超45亿美元,约280亿元人民币。当下的阿里巴巴四处出击,不仅出租网上店面,而且在几乎所有经营领域无所不买,无所不购,像一头从侏罗纪来到人类时代的恐龙,大到我们几乎无法看清它的全貌,整个国家经济似乎随时都会被他踩到脚下,正因为如此,我们在倾听纽交所的开市钟声时,既感到高兴,又感到恐惧,我们无法说清阿里巴巴到底是一头飞龙还是一头怪兽,计算机和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已经使我们无法理性判断,一则来势汹汹,对我们的冲击太过强劲;二是时间太短,尚无时间沉淀,理清其规律。


阿里巴巴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公司恐怕无人能说清。许多中国人现在对阿里巴巴对马云不是感到骄傲而是开始感到恐惧,这样一个巨无霸似的怪兽(有人说马云是外星人)出现在中国,既让中国人无所适从,更让无数商家感受到末日的惊悚。阿里巴巴所改变的不仅是人们的消费习惯,而且是整个经济和商业的生态环境,不仅造成大量实体店关门倒闭,而且它引导消费者追求低价而非理性购物,鼓励商家血拼杀价而不讲创新品质,导致严重摧残商品价值,整个商业生态早早地被互联网大佬拖入严冬,形成了百花凋零一花独艳的格局,互联网商业正在把我们引进一个为购物而购物、缺失购物体验和购物乐趣的商业王国,购物越多,品质越低,乐趣越少,一些网购者收到邮包后甚至都不打开,或打开后几乎不使用就弃置一旁,然后继续购物,纯粹是为购物而购物,为便宜而购物,为冲动而购物,就像吃了慢性毒药或被人注射了毒品一样,欲罢不能,变成了购物的奴隶。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阿里巴巴模式对中国经济的伤害,对人们生活的伤害,并开始恐惧互联网和电商对人们未来生活的影响:面对面的互动越来越少,逛商场体验购物的乐趣越来越少,朋友坐在一起交流越来越少。更可怕的是,网上竞争对生产商和网店主的负面影响,那些出售低价产品的店商可以获得流量,而出售高品质的店商则车少人稀,门可罗雀,最后不得不去生产和销售价低质次的商品,阿里巴巴的网购模式正在扼杀商品生产者的创新力,使他们甘于平庸,渐渐地将商品的品质和价格都向地板看齐,而不是去追求天花板的理想。郎咸平在一次演讲中说:“所有商品如果想参与竞争就只有打价格战,中国的创造之路或许将从此步履蹒跚,自甘堕落,沦为世界分工中最没有价值的一环!”


电子商务并不是一个坏东西,而且它一定代表着商业的未来,甚至代表着人类生活的未来,但电子商务也是一种商业模式,任何过度膨胀、具有毁灭特征的商业模式必然不会长久,商业一定是互利互惠的双赢或多赢,它同样需要良性有序的商业环境,任何自私自利、一家独大、以屠杀别的商家为目、以血腥的商业竞争为手段的商业行为都必将自取灭亡,不是它自己灭亡就是和别人一起灭亡。阿里巴巴模式鼓励的是恶性竞争,而它自己却独家发财,它是一种利用先入优势进行的垄断经营,如果不调整战略或策略,这种模式终将随着整个商业环境的恶化而崩塌,而且膨胀得越快崩塌得越剧烈越彻底。


我认为思考互联网或电商未来时应更多地关注到国家整体经营环境及社会就业状况,如果一种商业模式并不能优化商业环境、增加就业、提升创新能力,就需要对它进行反思,它是不是一个好的模式,为什么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美国没有阿里巴巴这种恐龙似的通吃一切的倡导恶性竞争的商业巨头?是因为中国的电商走在了全球互联网商业的前头,还是我们未能按照商业应该遵守的规则去发展电商?是因为我们急功近利还是人性使然?是我们在发展市场、放生资本的时候放大了资本恶的力量还是应该从互联网商业的源头将规则制定好,将资本之恶牢牢的锁住,还互联网一个更加纯粹的商业购物环境?阿里巴巴所提供的平台应该是一个微利的平台,而不是一台老虎机,获利的应该主要是商品生产者和网店店主,受惠的应该主要是消费者,不是除了平台获取暴利,其它商家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以前我们常常说要经营百年老店,如果大家都急功近利,别说百年老店,就是在网上经营三五年能存活下来也并非易事,如此如何打造各自独特的商业文化?如何确保商品的品质?如何实现商品生产和商业经营的创新?阿里巴巴模式鼓励的是廉价而不是创新,是由一家独大和商业环境恶化导致的商业畸形和商业怪象,如果最后赚钱的除了阿里巴巴,绝大部分产品制造商和网店店主在价格血拼之后退出了竞争,那么最后留下来的少数网店将会形成比从前的实体店更严重的价格垄断甚至价格操纵。


为什么欧洲和日本都没有大力发展这种虚拟电商而仍然以实体店经营为主?阿里巴巴这种模式在讲究商业诚信的发达国家并没有得到消费者疯狂的追捧,据了解日本便宜的折扣店仍然经营得非常好,那些商品不仅便宜而且还有很高的品质,中国人抢购日货也都是在实体店购买,这说明并非只有网店可以做到低价,实体店同样也可以做到低价,而且可以保证品质。电商本来可以省去很多中间成本,惠及消费者,可最终这种优惠既没有给消费者,也没有留给网店店主,而是被孙正义马云等投资者拿跑了,于是中国无论是实体店店主还是网店店主都变得十分悲摧。


引入市场经济就意味着我们打开人性的潘多拉魔盒,资本的力量无孔不入,也无坚不摧。阿里巴巴模式正是资本力量的充分展示,它让财富快速地向少数人聚集,既垄断了市场,也垄断了财富,它让少数人成为千亿富翁,让多数人沦为贫民。政府的责任在于规范市场行为,打破不利于市场良性发展的垄断,让市场有利于中小经营者,而不是让一家电商成为庞然大物而让其它店主因为血拼而大面积死亡。


让中国人心里更不舒服的是,牺牲了中国无数商家和消费者利益的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并不是中国人,而是日本人和美国人,当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商在中国无坚不摧、弄得中国商业环境血流成河、摧毁无数实体店的时候,它所成就的其实并不是中国政府,也不是中国商人,更不是中国消费者,而是几个外国投资者,阿里巴巴所赚的巨额利润绝大部分被日本人和美国人拿走了,中国人甚至都难得分到一杯羹,面对此情此景,中国人心里更多的是酸酸的难受。我以为这一点尤其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和深思。



郎咸平说:“马云是一个毁灭家,淘宝如同吸毒让人无法抗拒,恶性竞争已经无法避免,愈演愈烈的火爆会慢慢吞噬所有行业,让更多人失业,让更多工厂关闭,让财富越来越集中到更少的人手里。”这是否就是互联网商业可怕的未来?阿里巴巴已经不是一匹狼,而是一头庞大无比的怪兽,从远古来到当代中国,将来到底是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还是一幕类似《三体》的可怕结局,我们只能静静地观察和等待。


(期待大家关注“李光满”公众号。

李光满微信号:ligm479210127,可添加好友。)

(者:李光满,高级编辑,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长按二维码,关注"李光满"公众号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

类似文章